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久之后,收到段南打来的电话,已经确认古柏鸿所住的酒店位置。

    挂断电话后,秦彦转头看了叶峥嵘一眼,说道:“走吧,陪我去见个人。”

    “谁啊?”叶峥嵘愣了愣,问道。

    “长老会最有资历的家伙,古柏鸿!”秦彦边说边朝外走去。

    叶峥嵘紧跟而上,诧异的问道:“长老会的人?跟这些老家伙有什么可聊的?”

    “这个古柏鸿不同于其他长老,在天门拥有很高的地位,可以说,足可以跟师父平起平坐。而且,他在长老会的声誉和名望很高,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的话,做起事情就方便许多了。”秦彦说道。

    “不是吧?你都打算撤销长老会了,你觉得他会同意?你这样过去不等于是自取其辱嘛。”叶峥嵘尴尬的说道。

    “事在人为。很多事情只有试过才知道结果,你说呢?”秦彦态度认真,叶峥嵘也不好再说什么,到停车场开了车子,径直朝古柏鸿所住的酒店驶去。

    路上,秦彦收到薛冰发来的关于古柏鸿的资料,认真的看了起来。仔仔细细,一丝一毫都不错过。在薛冰的档案库中,恐怕除了刑天的资料少的可怜之外,天门每一个成员的资料都十分的详细。包括他们什么时候加入天门,做过什么事情,身居什么职位,详详细细。

    看到古柏鸿的资料时,秦彦暗暗吃惊不已。

    长老会作为可以媲美门主的存在,古柏鸿在其中更是毫无疑问的领导者,其他长老基本都唯他马首是瞻。三十多年前,罢免墨离门主之位的事件就是由古柏鸿牵头,最后虽然以失败而告终,可是墨离因为顾及到古柏鸿在天门的地位却也没有对他采取过激的举动。他跟墨离在天门管理路线上有着截然的不同,属于非常强势的一方。

    更重要的是,长老会所拥有的实力绝对不亚于其他堂口。他们也有着自己单独的情报网、战斗力,不受门主管辖,可以说是独立于天门之外的另一个天门。创立长老会之初,本是用来遏制门主的势力一家独大而导致天门走偏走差,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而随着时间的发展,长老会的作用已经远远不止如此。

    若非皇擎天的提醒,秦彦贸贸然的取消长老会,一旦引起叛乱,后果将会不堪设想。秦彦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暗暗庆幸差点没有酿出什么不可估量的后果,否则,真是愧对了老家伙墨离的信任和培养啊。

    香格里拉酒店!

    停好车,秦彦径直朝内走去,进了电梯,直上三十三楼!

    刚出电梯,便看见三三六六的房间门口站着两位年轻男子,整层楼再没其他客人,已经全部被古柏鸿包下。

    “站住!”两名男子拦住秦彦的去路,眼神警惕。

    “麻烦通传一声,秦彦特来拜访古长老。”秦彦态度摆的比较低。

    两名男子微微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虽然并未见过秦彦,却也知他是天门的门主。只是,他们是古柏鸿的人,根本不率属于秦彦管辖,因而也未行礼。这让叶峥嵘有些气愤,若非秦彦阻止,叶峥嵘已然忍不住动手。

    通过耳麦通报之后,房门打开。一名年轻男人扫了秦彦一眼,说道:“古长老有请!”

    “谢谢!”秦彦微微一笑,举步入内!

    屋内,端坐着一名老者,身材不似墨离般高大,有些矮小,然则,眉宇间煞气很浓。看模样,也不过五六十岁而已。然则,根据薛冰的资料记载,古柏鸿的年龄可是跟墨离相差无几,想必也是保养得当。

    古柏鸿的目光缓缓从秦彦身上扫过,眼神如电一般,就连身在一旁的叶峥嵘也感觉到仿佛有座大山压了下来,喘气都变得有些沉重,浑身冷汗直冒。不由的暗暗想,果然不愧是天门长老会的首领,当真了得,只是一个简单的眼神就已然让人承受不住,更别提跟他交手了。只怕在他的面前,连动手的心思都生不起吧?

    “你就是秦彦?墨老头的徒弟?”古柏鸿的态度傲慢,并未因秦彦是天门门主而又任何的敬意。这也正常,连墨离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秦彦呢?

    “晚辈秦彦,见过古长老。”秦彦态度不卑不亢,既给予他足够的尊敬,也未拉低自己的身份。

    微微的点了点头,古柏鸿又转头看向叶峥嵘,“你就是新上任的玄武叶峥嵘?也是墨老头的半个弟子?听说他把龟息功都传给你了,看样子对你倒是很器重啊。”

    “晚辈有幸得到墨老先生指点,只可惜,无缘拜在墨老先生门下。”叶峥嵘说道。

    “坐吧!”古柏鸿挥了挥手,示意二人坐下。

    “你师父他还好吗?我也有很久没见过他了。”古柏鸿问道。

    “师父他老人家云游四海,我也很久没见他老人家了。偶尔通通电话,听得出他老人家身体康泰。”秦彦说道。

    “他还真放心啊,哼!”古柏鸿哼了一声,看得出他对墨离也很不满。“他没有说我坏话吧?”

    “怎么会呢?师父很少跟我谈及古老的事情,就算说起,每次也都是赞许之言,说古老是我天门的顶梁之柱,对天门有着很大的贡献,让我以后见到您老一定要尊敬,绝不可怠慢。”秦彦说道。

    “得了吧,这话骗骗小孩子还行,我可不吃这套。那老东西能说我好话?估摸着巴不得我死才对呢。”古柏鸿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他跟墨离之间的恩怨在天门不算是什么秘密,谁都知道他们彼此敌对,怎么会说他的好话?

    “好的没学会,倒是跟那老东西学会了溜须拍马,年轻人还是脚踏实地一点的好。”古柏鸿眉头微微一蹙,脸上显露出一丝对秦彦的不满之色。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不管在外人看来如何,晚辈却是打心眼里觉得古老对天门所做的贡献是无法磨灭的,这也都是晚辈的肺腑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