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出乎意料,秦彦也未曾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说服了古柏鸿。得到古柏鸿这个在长老会拥有着极高低位的人支持,无疑等于吃下了定心丸,对于两日后的大会撤销长老会一事,秦彦也更有把握。

    告别古柏鸿之后,秦彦和叶峥嵘离开了酒店。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古柏鸿的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微微的点了点头,喃喃的说道:“想不到那老东西竟然能教出这样的徒弟。也许,他真的能让天门不一样吧?”

    离开酒店之后的秦彦,心情也顿时豁然开朗,虽然已是黑夜,却依旧感觉充满了阳光。如果不是皇擎天忽然到来,告诉自己这件事情,恐怕两天后的大会会被自己弄得一塌糊涂吧?想起皇擎天,秦彦的心底依旧提不起一丝的敌意。

    “哧……!”忽然间一个急刹车,叶峥嵘停下车。看着站在车前的一名年轻男子,不由的愣了一下,伸出头去,“我擦,你他娘的不要命啊?要死也死远点啊。”

    秦彦看了车前的人一眼,微微一愣。转头看了看叶峥嵘,说道:“他是来找我的,你先回去吧。”说完,秦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叶峥嵘愣了愣,也未多说什么,驱车离去。

    “有事?”秦彦看了南宫凯旋一眼。

    对他,可不像对待独孤白辰那样,毕竟,南宫凯旋所做下的事情已经到了他无法原谅的地步。虽然答应了韩山放他一条生路,但是,沈惊天的仇最后还是要由沈家姐妹考虑究竟是不是要报。

    “我收到消息胡兆祥到了龙城,我希望你帮我找出他的下落。”南宫凯旋倒是直接,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俨然好像感觉秦彦必须要答应他似得。

    轻蔑的笑了一下,秦彦说道:“你是在跟我说笑吗?我为什么要帮你?”

    “上次在盛京被胡兆祥逃走,我好不容易才又追踪到他的消息。他知道你除掉了凌云霄,一统东北的地下秩序,因而跑来找你。我相信这几天他就会联系你,我希望你能把他交给我处理。”南宫凯旋说道。

    “我好像没什么理由一定要帮你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你上次透露胡兆祥的行踪给我,不就是希望我帮你解决他吗?现在我主动帮你解决麻烦,你没有理由不帮忙吧?”南宫凯旋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我担心他跟凌云霄结盟,所以希望你出手解决他。如今凌云霄已死,他又想找我合作,我为什么要帮你?”秦彦说道。

    淡淡一笑,南宫凯旋说道:“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堂堂的天门门主又岂会惧怕胡兆祥跟凌云霄合作?就算他们联合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你不是想帮国安局的人除掉胡兆祥吗?我可以帮忙,他手底下的生物公司研究的生化武器所有的资料都在我手里,国安局完全由足够的证据可以查封那家公司。只要你帮我找到胡兆祥,这份资料我就给你。”

    秦彦愣了愣,眉头微蹙,“你知道的事情倒是挺多啊。可是,我可以自己找他的犯罪证据,不一定要靠你。况且,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沈惊天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你算账呢。”

    “杀了胡兆祥之后,沈惊天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还有杨家的事情,你不想知道杨家的风风雨雨到底是谁在幕后策划吗?只要你帮我找到胡兆祥,我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南宫凯旋说道。

    顿了顿,南宫凯旋又接着说道:“况且,胡兆祥也是你的敌人,我杀了他对你百利而无一害,何乐而不为呢?”

    微微的撇了撇嘴,秦彦说道:“我这人就是这臭脾气,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自以为是的装着很了解我。就算我想对付胡兆祥,也不一定要借你的手,我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倒是你,如果不能亲手杀了胡兆祥的话,你就永远也无法报仇。南宫家的大仇压抑在你心底这么多年,如果不能亲手手刃仇人,你的心里应该会更难过吧?说不定我喜欢看到你那种不能得偿所愿的失落呢?”

    南宫凯旋愣了愣,眉头不由紧紧的蹙在一起,冷声的问道:“既然我知道胡兆祥是来找你,只要我跟着你就不能找到他,就算你不答应也没有关系。”

    眼神一凝,迸射出阵阵杀意,秦彦冷哼一声,说道:“你可以尽管试试。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到时候若是有什么后果你自己负责。别当真以为我不敢动你,若非是我答应韩山给你一条生路,上次在盛京就已经杀了你了。”

    南宫凯旋深深的吸了口气,终究败下阵来,语气软了下来,“究竟你要怎样才愿意帮我?我南宫凯旋长这么大没求过人,我只想亲手手刃胡兆祥报仇雪恨。”

    “把他生物科技公司的所有相关资料给我,我考虑考虑是否帮你。不过,等你解决了胡兆祥,你也必须对沈惊天的事情给我一个交代。我考了好之后会联系你,别试图想跟踪我,否则后果自负。”秦彦说道。

    “好。”南宫凯旋一边说一边掏出一个U盘递了过去,“这里是他生物科技公司所有的相关资料,包括他的合伙人的资料等等。我把电话告诉你,等你考虑好之后告诉我。”

    “希望你的资料有用。”秦彦淡淡的说道。

    “当然,我费心查出的资料断然不会有错。”南宫凯旋说道。

    微微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我不联系你,你别联系我,我考虑好之后自然会给你答案。”

    南宫凯旋应了一声,不再言语。

    经过上次盛京发生的事情后,胡兆祥越发的小心谨慎,凭南宫凯旋的遮天都无法查出他的落脚点,以至于他不得不来求秦彦。

    这么多年来,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报仇。至于杀了胡兆祥以后的事情,再说吧,他不想考虑的那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