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相信不用我给大家介绍你们也都认识,白虎刑天,天门执掌执法堂的负责人。所有的证据都是他所搜集得来,人证物证齐全。”秦彦环视众人一眼,说道。

    “人证物证齐全?哼,这些证据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弄出来。就凭这些东西就让我们相信你,有些说不过去吧?”蒋真冷哼一声,说道。

    淡淡一笑,秦彦扫视其他长老一眼,问道:“你们也都是这么想吗?”

    “蒋长老所言不无道理,想伪造这些证据太简单了。司徒昭然在天门这么久,深知天门门规森严,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他真的这么做,我想也必然有他这么做的理由。既然要判他的罪,咱们至少也该听听他说些什么,而不是听你一个人在这里指鹿为马吧?”潘辰附和着说道。

    除了古柏鸿之外,其余的长老会成员纷纷附和,俨然就是站在同一阵线。这些年来,他们深知一个道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同一阵线,也惟有如此,才足以跟门主抗衡。

    而作为长老会的领衔人物,古柏鸿以往也都甚少发言,他一句话就足以定鼎乾坤,是以往往话较少。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说道:“我这人很公平,既然是公审,大家有理由提出不同的意见。司徒昭然就在这里,有什么话你们可以问他。”

    “司徒,你老实说,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蒋真厉声问道。只是那副严厉的态度却分明有些个惺惺作态。

    “等等!”司徒昭然尚未说话,秦彦开口打断。

    转头看向蒋真,秦彦冷声的说道:“敢问蒋长老,我在天门是什么职位?”

    蒋真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门主啊。”

    “好,既然我是天门的门主,按照天门的规矩,虽然长老会有权利在门主犯下过错的时候罢免门主之职,但是,却也必须要分尊卑。我敬重你是天门元老,处处以礼相待,你称呼我时,称呼一句门主也不为过吧?却以‘他’来称呼我,我觉得你这是在藐视我,是视门规于无物。”秦彦厉声喝道。

    蒋真不禁一愣,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你这是摆明了找茬了?”

    “蒋长老认为我这是找茬?我倒是觉得是这些年的优越生活已经让你渐渐忘记了门规,忘记了对门主应有的尊敬。我现在毕竟还是门主,你以门主称呼我也是正常,我不觉得自己有错。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让你跟我道歉,否则,我将会以门规处置。”秦彦冷声说道。

    接着转头看向刑天,问道:“按照门规,藐视门主当处以什么刑罚?”

    “藐视门主视轻重而言,轻者处棍刑,杖责三十。重者,处剜目之刑。”刑天面无表情的说道。

    “秦彦,我不信你敢动我。”蒋真“啪”的一声,重重的拍了桌子,起身愤怒的喝道。

    “你可以试试,我是以门规做事,有理有据。”秦彦强势的说道,双目紧紧的凝视蒋真,没有丝毫的退让。

    出乎其他长老的意料,根本不曾料到秦彦会借这样的借口发难,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然而,这也的的确确是门规所清楚标明的,他们也无力反驳。只是曾经墨离并未太多的追究,以至于他们也都渐渐的忽视,甚至忘却所以的以为他们足以跟门主平起平坐了。

    古柏鸿却是暗暗的点了点头,对秦彦的强势十分的满意。在他看来,身为天门门主,就应该要有强势的作风,不必事事畏首畏尾。秦彦越是强势的态度,他反而越是欣赏。

    “蒋真,还不道歉!”古柏鸿看了他一眼,说道。

    似乎是在帮衬着蒋真,给他一个下台的机会,却也等同是在给秦彦树立威信。

    古柏鸿既已发话,蒋真自是无话可说,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对不起,门主!”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微微一笑,说道:“天门屹立江湖千年,最重要的除了团结就是有一套详尽的门规,以为标准。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以门规出事,不要视门规于无物。好了,你可以说了。”

    后面一句,自然是对司徒昭然说的。

    然而,被秦彦刚才这么一闹,司徒昭然的心中不由的泛起嘀咕。原本,他以为长老会的人能够维护他,可如今这么一看,似乎他们也难维护自己啊。秦彦的强势是他也所料未及的事情。

    深深的吸了口气,司徒昭然说道:“不错,是我要杀你。可是,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天门着想。他无功于天门,凭什么坐上门主之位?继任之后,杨昊就出事,天罚金陵的负责人又意图叛变,足见他根本没有能力领导天门。门主之位,应该是有能者居之,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天门毁在你的手中,仅此而已。”

    淡淡一笑,秦彦问道:“你们呢?也这么觉得吗?”

    “司徒说的不无道理,我想门主也有必要跟我们解释一下这两件事吧?”潘辰阴森的笑着,问道。

    “可以。不过,我们先谈的是司徒昭然的事情。我想知道,司徒昭然的事情还有谁预先知道?各位长老不会也支持他这么做吧?是否也觉得我根本无能,不配坐门主之位?”秦彦微微的笑着,问道。

    “不错,我们知道,司徒昭然所行之事也是我们授意。你根本不配做天门的门主,既然如此,就应该取而代之。”蒋真傲然的说道。

    “你们?那就是说除了你还有其他人了?看来我还真的不配做这个门主啊,哎。”秦彦叹了口气,一副很是为难的模样。

    “根据天门的门规,长老会有权利在门主犯错的情况之下罢免门主之位。你刚刚上任,就导致天罚内乱,旗下人员意图叛乱,这个责任理应由你担当。因而,我们觉得你不适合担任门主之位,让司徒昭然杀你也是附和门规。”蒋真说道。

    其余的长老皆不发言,而是静观其变,不过,看他们的态度显然是支持蒋真的。唯独古柏鸿,听到蒋真的话语,眉头不由微微一蹙,暗暗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