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搞定了司徒昭然的事情,又顺利的让独孤白辰接掌貔貅之职,一切的发展都让秦彦十分的满意。不过这一切都离不开古柏鸿的支持,若非古柏鸿站在他这一边,只怕事情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剩下的,就是如何撤消长老会。这件事情可不比前两件事,一个不慎,很有可能会引起轩然大波。一旦长老会的众位长老叛乱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天门千年的基业也很有可能毁于一旦。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今天大会,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宣布,我……。”

    “等等,我也有件事情,我先说。”古柏鸿打断了秦彦的话。

    秦彦愣了愣,微微笑了笑,说道:“古老请说!”

    看在古柏鸿这么支持自己的份上,秦彦对他也必须是客客气气,礼敬有加。

    “时代在发展,天门也必须要不断的变革创新,才能不被这个世界淘汰,才能够一直屹立不倒。可如今,天门有些不合适的制度也是时候改变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是该好好休息休息,让出我们的权利,这样也有利于门主的集权,对天门将来的发展有很大的推进作用。所以,我建议门主废除长老会。”古柏鸿说道。

    秦彦不禁一愣,感激的看了古柏鸿一眼。的确,由古柏鸿出动的提出废除长老会制度,这要比他提出来更为的合适。

    其余的长老皆是一愣,愕然的看向古柏鸿,一脸茫然。他们显然是未料到古柏鸿竟然这么说,他们可是一体的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废除长老会对他古柏鸿有什么好处?再联想起前面的两件事,其余的长老恍然,看来这一切根本就是古柏鸿的主意,他已经背叛了长老会投靠了秦彦。

    “古老,长老会制度存在几百年,怎能说取消就取消?当初成立长老会的目的,就是为了限制门主的权利,防止门主因为权力过大而将天门引致歪路。如今你却说要废除长老会,这不是置天门几百年的规矩于无物?当年想要将墨离赶下台的也是你,如今说废除长老会的也是你。如果要废除长老会,至少也应该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吧?”潘辰愤愤的瞪着古柏鸿,有种被出卖的感觉。

    虽然古柏鸿在长老会的地位和声望很高,可如今,他的举动俨然是已经背叛长老会。平时对他言听计从的长老们,此刻也都纷纷提出抗议。权力,是无数人追求的目标,谁愿意就这样放手?一旦手中没有了权力,他们还能够像如今这般逍遥自在?谁能保证秦彦不会秋后算账,将他们一个一个除掉?

    “解释?哼,好,那我给你们解释。”古柏鸿冷哼一声,说道,“长老会成立的目的,不仅仅是监督门主,也是协助门主处理一些事情。可是,你们都做了些什么?这些年长老会不停的壮大自己的实力,俨然已经对门主构成一种威胁,这也是为什么你们敢指使司徒昭然谋杀门主的原因。”

    “司徒昭然的事情看似解决,实则没有。你们应该清楚,除了蒋真以外,你们其中还有人参与这件事情吧?门主仁慈宽厚,不愿意继续深究下去,为的是天门的和平。可是,我却不能坐视不理。当年提议罢免墨离的门主之位,跟如今我的提议一样,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希望天门越来越强大。如果长老会不废除,谁能保证日后不会再有类似于司徒昭然的事情发生?”

    古柏鸿声色俱厉,表情有些痛心疾首。一直以来,他都希望可以壮大天门,可如今这些人竟然背着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怎能让他不寒心?一旦他们成功,必然会招致天门内乱,届时,岂非给别人有可趁之机?

    潘辰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冷哼一声,说道:“古老,你也是长老会的人,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只要天门能够壮大,就算是让我死也甘愿。江山代有人才出,也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应该退出的时候了,至少,还能保留最后的一点好名声,有个好的结果。”古柏鸿说道。

    “好的结果?哼,你敢保证事后他不会找我们算帐?当我们手中没有了权力,我们就成了瓮中之鳖,还不是任人宰割。”潘辰丝毫不退,眼神紧紧的盯着古柏鸿,再没一丝的畏惧。

    段南等人却是一脸的茫然,神情诧异,根本不曾想到古柏鸿竟然主动提出这样的提议。想起秦彦让自己查古柏鸿的落脚点,段南心中似乎有些了然,只是他也不明白秦彦为什么能够征服古柏鸿。要知道,在天门内,古柏鸿的实力完全不弱于秦彦。

    “我可以跟大家保证,我绝对不会碰大家一根头发。而且,就算废除长老会制度,各位长老依旧会享受如今一样的待遇,各位也可以趁此机会好好的享受人生。烦心的事情,交给我们这些后辈去处理就好。”秦彦说道。

    “保证?你拿什么保证?我们凭什么信你?”潘辰愤愤的说道。

    “这点我可以跟大家保证,难道你们连我的话也不相信,也不听吗?”古柏鸿眉头微蹙,也未曾料到他们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以前我们敬重你,事事都以你马首是瞻,那是因为我们觉得你会给我们长老会带来更多的利益。可如今,你却出卖我们,我们凭什么还要相信你?总之,我们是绝对不会同意废除长老会。若是你们一定要强行如此,有什么后果自行负责。”潘辰说道。

    眉头微微一蹙,古柏鸿声音冷了下来,“潘辰,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是又如何?你们既然破坏门规,那也别怪我们翻脸无情,大不了我们退出天门,弄一个新天门出来。”潘辰傲然对视,丝毫没有退缩之意。

    “大胆!”

    “啪”的一声,古柏鸿一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愤怒的斥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你这是篡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