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事情虽然完美的解决,会议也就此结束,然而,事情却并未完全结束。长老会拥有着庞大的力量,一旦解散,其下属的人员该如何的安排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些人向来都只认长老会而不认门主,必须要分开打散,重新规整,并且给予一定的监督。

    “会议就到这吧。门主,我们就先告辞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安排,稍后我会将命令传达下去,让下面的人接受你们的安排。”古柏鸿起身站了起来。

    “好,辛苦古老了。”秦彦也跟着起身,恭敬的握手行礼。

    这是发自内心的尊重,若非古柏鸿的支持,事情又岂会这么顺利?会酿成什么样的后果谁也无法预料。

    “明天来找我,我有事情跟你说。”古柏鸿说道。接着,转头看了其他长老一眼,说道:“走吧,各位,晚上我做东,请大家吃顿便饭。”

    事已至此,他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谁也不想落得一个跟蒋真潘辰一样的下场。如今只有依靠着古柏鸿,或许能得个善终吧。既已放手,那就彻彻底底,藏着掖着反而可能落得个家破人亡。

    “我吓出一头的汗,以为今天要开战呢,没想到那个老头竟然会站在我们一边。”白雪吐了吐舌头,说道。

    “是啊,门主,你是怎么说服古柏鸿的?按理说,他应该很反对这件事情才对,怎么会这么支持我们?今天若非是古柏鸿帮忙,事情恐怕没有这么顺利。”薛冰也同样诧异的问道。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古老为人虽然有些强势,但是对天门却是忠心耿耿,他也十分的清楚,该做什么样的选择才是对天门最有利的,他也不想天门有朝一日会分裂。”

    “依我之见,还是门主的个人魅力征服了古柏鸿,否则他怎么肯做出这个选择。”许海峰趁机拍了一个马屁。

    “门主,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虽然长老会解除,但是,难保那些长老不会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危而闹出事情来。咱们是不是应该……?”说完,段南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行,绝对不行,如果这样的话,别人怎么看我?”秦彦说道,“况且,有古老在,相信其余的长老也不敢再闹事。”

    “我觉得段堂主说的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他们真的闹起事情来得话,后果不堪设想。”叶峥嵘附和着说道。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的规整长老会旗下的那些人。没有这些人,那些长老也就没有了实权,就算想闹事,也闹不出什么名堂。”秦彦说道。

    薛冰眉头紧蹙,说道:“长老会一直是独立的部门,在他们的眼中根本没有门主,想要规整他们,恐怕不是容易的事情。就好比先前那个褚羽,他就是潘辰的嫡传弟子,他恐怕没那么容易服输,很难保证他不闹事。”

    “天门门规森严,绝对不容任何人挑衅。若是真有人不服从命令,我执法堂会随时待命,将他们拿下,就地正法。”刑天面无表情的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转头看向许海峰,问道:“许堂主,你有什么意见?”

    “我?我一切听从门主的安排。”许海峰打了一个太极,这只老狐狸可不轻意的表达自己的观点。

    嗔了他一眼,秦彦说道:“别跟我打哈哈,你在久经商场,在人事安排上你应该十分的熟悉,你觉得应该怎么安排最好?别再说什么听我安排啊,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讪讪的笑了笑,许海峰说道:“依我之见,必须将这些人全部分散开,安排到各个堂口中去,以化解他们团结在一起的可能。而且,为了显示门主宽宏大量,必须恩威并施。一方面给他们安排一些比较高,实际却又没什么实权的职位以安他们之心;另一方面,必须实行人盯人的政策,每个人的身边都必须有我们的人负责监督,以确保他们不会趁机作乱。然后再由执法堂负责进行考核,在一段时间之后,看他们是不是完全的服从下来。对于那些朝三暮四或者是心怀不轨之徒,就以门规处置,在没有实质罪行的情况之下,将他们投闲置散,严重者,处以极刑,以示威严。如此,以我估计,约莫三到四个月的时间,应该可以完全摆平。”

    秦彦暗暗的点了点头,不愧是老狐狸,这方法的确不错。“大家对于许堂主的主意,有没有什么意见?”

    众人对视一眼,纷纷赞同。唯独独孤白辰没有说话,他刚刚接掌貔貅之职,对门众的事务一点不熟悉,自是不方便发表什么意见。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好,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的话,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许堂主、段堂主、叶堂主,这件事情就交由你们三个去办,切忌,一定要办的妥妥当当,稳定大局为重,不可造次。”

    “是!”三人齐齐的应了一声。

    接着,秦彦转头看向薛冰,说道:“薛堂主,你对貔貅的情况比较熟悉,就由你负责带独孤白辰熟悉熟悉情况,以便可以尽快的进入状态。”

    “是!”薛冰应了一声。

    “白辰,你有没有什么问题?”秦彦问道。

    “没有,我只是担心我不堪大任。”独孤白辰有些紧张的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万事开头难,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好,有什么不懂的,或者是为难的地方可以请教薛堂主,也可以找我。大家都是一家人,什么事情都好商量,也不用客客气气的。”

    独孤白辰应了一声,点点头。

    “大家还有没有什么问题?”秦彦问道。

    “门主,那个皇擎天真是老门主的弟子?还有那个天谴,到底是做什么的?”段南问道。

    “皇擎天的事情我也只是听说了一点点而已,不多。至于那个天谴,我也不是很清楚。薛堂主,这可是你的事情没做好啊,你负责情报工作,对天谴的事情一无所知,不应该啊。”秦彦说道。

    “我甘愿受罚。”薛冰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没事,我只是说说而已,你以后多留意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