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午时!

    接到来自胡兆祥的消息,约他中午见面。

    秦彦的嘴角划过一丝微笑,总算是上钩了。对秦彦来说,胡兆祥不过蝼蚁,然而却是龙王的心腹大患。既然承诺过龙王的事情,秦彦自然会信守承诺,完美的解决这件事。

    给南宫凯旋报了消息,将见面的地点告诉他之后,秦彦领着薛冰一起赶赴饭店。与此同时,秦彦也让段南调集了一些人手埋伏在饭店的四周。他不担心胡兆祥,担心的是南宫凯旋解决了胡兆祥之后,会跟自己玩些个花花肠子。跟南宫凯旋之间的事情,也是应该了解的时候了。

    包厢内,胡兆祥坐在位置上,身后站着两名保镖。饭菜已经上桌,山珍海味,应有尽有,看得出胡兆祥对这次跟秦彦的合作很是看重。

    当秦彦和薛冰进屋,胡兆祥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秦先生,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

    “也没多久。”秦彦淡淡的应着,态度一如胡兆祥第一次见他时的模样。

    能够经营这么大的犯罪集团多年却安然无恙,足见胡兆祥的狡猾,一个简单的动作和眼神或许就可以让他看出问题。秦彦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这样的表情才可以让胡兆祥释疑。

    “我还真担心秦先生不来呢,如今见到秦先生,我这颗心算是彻底的定了。”胡兆祥说道,“这位是……?”

    “我助理。”秦彦简单应付一句,没有要介绍的意思。

    胡兆祥愣了愣,暧昧的笑了笑,说道:“明白,明白。秦先生,快请坐!”

    坐下后,胡兆祥挥了挥手,示意保镖出去。

    “秦先生,你看看还需要点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意的点了一些。”胡兆祥说道。

    “随便吧。”秦彦态度冷漠。

    胡兆祥眼神中闪过一丝寒意,若非有事求他,自己也不用如此低声下气。起身替秦彦和薛冰斟满酒,胡兆祥说道:“感谢秦先生能够赏脸,来,我敬秦先生一杯!”

    “有什么事说吧,不必拐弯抹角。”秦彦说道。

    胡兆祥愣了一下,呵呵的笑道:“咱们先吃饭喝酒,事情待会再说。时间也不早了,饿着秦先生我多不好意思啊。”

    “还是先说事吧,否则,这酒喝着也不痛快。你说呢?”秦彦说道。

    胡兆祥深深的吸了口气,压抑心头的愤怒,坐了下来。“其实,这次冒昧叨扰,的确是有些合作上的事情想跟秦先生说……。”

    “打住!”秦彦挥手打断他的话,说道,“咱们之前就已经说好,我不会干涉你的事情,但是让我跟你合作,那是不可能的。咱们是大道通天,各走一边,互不相干,我看还是分清楚些的好,你说呢?”

    “秦先生先听我说完嘛,也许你会有兴趣呢?这也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不会损害到秦先生的名声。”胡兆祥耐着性子说道。

    “好吧,那我就听听吧。说吧!”秦彦说道。

    “凌云霄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想不到秦先生在短短几天之内就将凌云霄这个盘踞在东北十几年的毒瘤给拔掉。如今华夏的道上,除了天罚,再无其他势力,秦先生可以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啊。”胡兆祥说道。

    “奉承的话就不必说了,还是直入正题吧。”秦彦抿了口茶,有些不屑的神情。

    胡兆祥眉头微微一蹙,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是这样。我旗下有一个生物科技公司,最近研制出一批药物。当然,绝对是合法注册过,经过检验的。我希望秦先生可以担任华夏总代理,负责在华夏销售这批药物。”

    “药物?我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你要找这样的合作伙伴,华夏那么多医药公司比我更加的合适吧?”秦彦虽然心知胡兆祥说的是什么,却依旧假作不知。

    微微一笑,胡兆祥说道:“不需要经验,我需要的是秦先生在华夏强大的势力分布。以天罚的地位,只要秦先生一声令下,药物便可以在华夏各个地方同时推广。而且,这药物并不需要推广,一经问世,必然会受到追捧。届时,秦先生也必然可以赚得盆钵皆满。”

    “我一直都坚信天下间没有便宜的午餐,这么好的事情送到我面前,不得不让我感觉到有不寻常之处。你把这么大的便宜送给我,想必也是要我做些什么吧?说吧,我倒是也有些兴趣了。”秦彦说道。

    “其实很简单,只是想依仗天罚的人手在华夏各地释放一些个病毒。这些药物就是病毒的解药,秦先生作为华夏这边的代理人,价格还不是任由你定?到时候还不是想赚多少就是多少?”胡兆祥终于说出了真实的意图。

    秦彦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弧度,淡淡的说道:“你这是让我释放病毒武器啊,这还能不算违法乱纪?这简直就是恐怖活动,要死多少人你知道吗?胡兆祥,你是不是觉得我秦彦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

    “没有,我只是觉得出来混,图的不就是钱嘛。再说,咱们这也算不得什么,释放病毒,再出售解药,也不会有人死,也不会对人有什么损伤啊?这可是个赚大钱的机会。以华夏的人口,我相信一年赚个几十上百亿完全不是问题。秦先生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这对我们双方都是有利无害的事情。”胡兆祥说道。

    “不用考虑,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秦彦坚定的说道。

    胡兆祥眉头微微一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

    微微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把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了我,我如果不合作,为保事情外泄必须杀我灭口?无妨,不过,你还是先考虑考虑自己的小命要紧,有个老朋友找你很久了,你应该也想见见吧?”

    胡兆祥愣了愣,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进来吧!”

    话音落去,“砰”的一声,包厢的门被踹开,一群人涌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