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来人正是皇擎天,还有在龙城闯入天门大会的封不平。二人依旧是那一身长袍装扮,有些不伦不类。

    “南宫凯旋,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皇擎天微微一笑,说道。

    南宫凯旋浑身一颤,惊恐的说道:“你……,你们想干什么?”

    “你说呢?”皇擎天满脸笑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沈沉鱼紧紧的握住沈落雁的手,有意无意的拦在她的身前。这位一名刑警的直觉,她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善于之辈。

    “皇擎天,你想做什么?”秦彦眉头微蹙,问道。

    “南宫凯旋是我们组织的叛徒,组织有令,抓他回去受刑。你还是把他交给我吧。”皇擎天淡淡的说道。

    “江湖规矩,人是我抓的,也应该归我处置。”秦彦说道。

    “我看你是找死。皇擎天,你说要是咱们现在杀了他的话,首领会不会奖励我们?”封不平嘿嘿一笑,说道。

    “不要多生事端,这次咱们任务的目的是抓南宫凯旋回去。”皇擎天说道。

    转头看向秦彦,皇擎天说道:“秦彦,咱们也算是分属同门,我不想为难你。把人交给我,我们就会走。”

    “这是我的地方,你想把人带走就带走,那我多没面子?”秦彦态度坚决。

    他也不想跟皇擎天交手,非是担心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而是从心底而言,秦彦仍旧对他没有多少的敌意。只是,南宫凯旋是害死沈惊天的幕后真凶,既然已经抓捕归案,交由沈沉鱼处置,怎能凭皇擎天一句话就把人带走?

    “这么说你是想跟我过过招了?”皇擎天微微一笑,说道,“你可要考虑好,真的打起来你可占不到丝毫的便宜。我们两个人,而你却要保护两个女孩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们应该是你女朋友吧?如果她们有什么损伤的话,可不好,你说呢?”

    眉头微微一蹙,秦彦不禁一愣,不知所措。

    单单一个皇擎天只怕就已经无法应付,再加一个封不平,秦彦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更何况要保护沈沉鱼和沈落雁,秦彦完全没有丝毫招架的能力。

    “秦彦,不用管我们,绝不能跟这些人妥协。”沈沉鱼坚定的说道。

    这个嫉恶如仇的丫头以往做事的时候都很拼命,又怎愿意自己成为秦彦的累赘?然而,她虽然这么说,秦彦却不能不顾她们的安危。

    “也好,不如咱们赌一把。十招之内,如果你能打败我的话,我们就走,人交给你处置。如果你赢不了我,那么,人就交给我们带走。如何?”皇擎天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说道:“你这分明就是刁难我,十招之内我怎么可能胜得了你?”

    “那这样,我站在这里不动,你可以任意的向我进攻。只要你逼我双脚挪动半步的话,就算你赢。这样很公平吧?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我们只好硬抢了。”皇擎天说道。

    封不平吃了一惊,连忙的说道:“皇擎天,你……?”

    “没事,我有分寸,你站在一旁,不要插手。”皇擎天说道。

    封不平点点头,退开一旁。

    “他们都说你天资聪颖,是难得一见的奇才。我们都拜在同一人门下,我也很想知道,究竟我是不是能够打得赢你。好,我答应你。”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

    微微一笑,皇擎天说道:“我也想知道老家伙教的徒弟到底有他几成的功夫。来吧!”

    皇擎天招了招手,态度从容。

    秦彦也不再犹豫,抛开心中的杂念,挥拳攻了上去。刚猛霸道,夹杂着霍霍风声,直取皇擎天胸口。

    皇擎天淡然一笑,挥拳迎了上去,速度快如闪电。后发先至,双拳对接,“砰”的一声,秦彦不自觉的退后两步。而皇擎天却是纹丝不动,足见他修为强悍。

    “咦?这不是无名真气,是天罡正气。没想到古老头倒是很器重你啊,竟然将天罡正气也传授给你,而且拥有这样的成就,看样子古老头是直接将真气灌入你的体内啊。”皇擎天一眼识破,嘴角划过一丝笑容。

    同是拜墨离为师,秦彦也未曾想到自己竟然跟皇擎天的修为差距这么大。如果是真的交手,恐怕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秦彦心中有些愤愤然,挥舞着拳头再次朝皇擎天攻了过去。

    然而,无论他从哪个方向的进攻,都很轻易的被皇擎天化解。这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们分属同门,所以皇擎天对他的招式了若指掌。

    接连九招,秦彦也未曾逼皇擎天挪动半步。

    “还有最后一招!”皇擎天微微一笑,说道。

    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大喝一声,一招双龙出海打了过去。一边无名真气,一边天罡正气,一个刚猛霸道,一个柔和绵长。皇擎天不禁大吃一惊,心知自己根本不可能硬接这招,即使可以接下,想不挪动脚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情急之下,皇擎天忽然掷出一柄匕首,直取沈沉鱼。

    秦彦连忙的回身,一脚揣开匕首。好在及时,否则沈沉鱼只怕就要命丧皇擎天之手了。

    “十招已过,你输了。”皇擎天说道。

    “你使诈。”秦彦愤愤然。

    淡淡一笑,皇擎天说道:“高手过招,只有胜负之分。记住,对待你的敌人就要一开始就尽全力,出招犹如狮子扑兔,在对手还未还手之前将对方拿下。仁慈和犹豫,只会让你失去更多的机会,让你陷入被动的局面。”

    秦彦愣了愣,皇擎天的话,似乎意有所指。

    “我输了,人你带走吧。”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

    皇擎天点点头,示意封不平上前架住南宫凯旋。淡然的笑了一下,说道:“师弟,咱们后会有期,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不要让我失望。”

    “不会的,下次见面,我一定胜过你。”秦彦坚定的说道。

    “好,我等着。”

    说完,皇擎天转身走了出去。封不平押着南宫凯旋,快速的跟了上去。

    “天门门主?功夫也就那样嘛。”封不平撇了撇嘴,说道。

    皇擎天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