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缓缓抿了口茶,老者问道:“你不想知道我是谁?”

    “想。可是,如果你不想说,我问了也没用。”秦彦淡淡的说道。

    呵呵一笑,老者说道:“有个性,我欣赏。我叫傅书,韩国人。”

    “韩国人?”秦彦愣了愣,说道:“傅老先生的中文说的很好啊。”

    “华夏几千年的 ,文化底蕴深厚,我一直都很欣赏。而且,在古时候韩国也算是华夏的附属国。只可惜,华夏人的观念陈旧,不思进取,不像我们韩国人与时俱进。这也是为什么韩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经济军事力量可以超过华夏的原因。”傅书自豪的说道。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想,傅老先生是很久没到华夏来过了吧?现在的华夏不再是以前的华夏,无论经济军事,在国际上都是名列前茅。我看是傅老先生不思进取吧?”

    “无谓做这些口舌之争。经济也好,军事也罢,这都不是你我所可以决定的事情,咱们不妨在其他方面切磋一下,看看究竟是华夏固步自封,还是韩国更胜一筹。如何?”傅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眉头微微一蹙,秦彦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冷声的说道:“你是想比试武功?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的国家试图打破华夏的武术神话,可结果都是自讨苦吃而已。”

    “拳脚无眼,动手未免有伤和气。咱们对弈一盘,如何?棋如人生,亦如武术,咱们在棋盘上定胜负。”傅书说道。

    “这么说,你应该去找那些职业棋手,不应该来找我。不过,我很乐意奉陪。”秦彦说道。

    关乎到国家民族的荣誉,秦彦不想就此退缩。年少时,他也曾跟随老家伙墨离学过,虽然每次都是被他蹂躏,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不能示弱。成也好,败也好,也不能让这异族小看了咱华夏。

    “象棋还是围棋?”秦彦问道。

    “围棋。”傅书说道,“围棋发源于华夏,先秦典籍《世本》记载,‘尧造围棋,丹朱善之。’我也很想知道这发源于华夏的文化,究竟华夏人传承下来多少。”

    “好。”秦彦点了点头,吩咐道:“白雪,把围棋拿出来。”

    白雪应了一声,取出围棋,瞪了傅书一眼,愤愤的哼了一声,扭头离去。

    “咦?”傅书不禁愣了一下,说道:“想不到一个小小的诊所藏龙卧虎,一个小丫头也有这么好的修为。”

    “观一叶而知秋,我这小小的诊所也算的了什么。”秦彦淡淡的说道。分明是在告诉他,华夏藏龙卧虎的地方多了,高人也多的去,不是他所可以想象的。

    “榧木棋盘,玉石棋子,珍品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有将近千年的历史。没想到还能保存的这么好,难得,难得。”傅书的眼中迸射出阵阵精光,有些爱不释手。

    “它的价值不在于它的珍贵,而在于它的意义。”秦彦说道。

    傅书愣了愣,似乎有些错愕秦彦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后先有变宜从紧,彼此均先路必争。我远来是客,理应由我执黑子。”

    前一句,是围棋实战中的一句谚语,秦彦听得明白,这是傅书在向自己炫耀。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傅老先生年长,理应让着后辈,应该我执黑子才是。”

    傅书愣了愣,点点头,说道:“好!”

    秦彦搬出长幼之礼,傅书反倒是不好拒绝,否则,岂非显得自己是欺负一个后辈?而且,他对自己的棋艺相当自信。在韩国,虽然他为参加过任何的比赛,也没什么段位。然而,一些行内人却都奉他为棋神,即使是围棋九段的高手,在他面前也几乎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因而,他也不相信秦彦可以胜得了自己。

    秦彦的棋艺只能算是尔尔,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只是跟老家伙对弈过,算是稍微知晓一些而已。对于面前这个不知根底的老者,秦彦不敢小觑。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凝神静气,一字落下。

    “一字定中原。霸气!”傅书赞赏的点了点头,随即落下一字。

    秦彦也未理会,怕说话分心,紧跟着一字落下。然而,当黑子落在位置上时,却似乎有种无形的力量将黑子拉扯的偏离了原先的地方。秦彦不禁一震,愕然的看了傅书一眼。显然,这并非只是简简单单的围棋对弈。

    一招错,步步错!

    秦彦瞬间被傅书给压制下去,处处受制于人,陷于挨打的局面。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围棋对弈,而是一场内力的比拼。每落一字,都要小心翼翼,以防对方的内力牵扯下导致棋子移位。

    傅书的眉头也紧紧地蹙在了一起,表情惊愕。秦彦的棋艺虽是一般,然而,内力却是让傅书惊诧不已。一会柔和绵长,一会刚猛霸道,让他琢磨不透。

    棋局渐渐的进入紧张的局面,秦彦也逐渐的从被动的局面慢慢扭转过来。论棋艺,秦彦或许不是傅书的对手,可是,论聪明,秦彦可并不输给他。年少时,秦彦就遍览群书,无论是儒佛道的经典典藏,又或者是正史野史。曾经为打败老家伙墨离,他也曾阅读过不少围棋残局的棋谱,都是华夏几千年流传下来的精髓,很多早已失传。虽然每次都被老家伙化解,然而,秦彦却并未放弃。

    有心算无心,在秦彦刻意的牵引下,傅书竟然慢慢的载进了秦彦的圈套。一套七星玲珑残局出现,傅书顿时怔在当场,举棋不定。

    额头,汗珠滴滴的落下,傅书恍然间仿佛陷入了一个死局,根本走不出来。四面八方,仿佛都充满了杀气,刀枪剑戟,犹如金戈铁马似得冲杀而来。

    “你……!”傅书瞪了秦彦一眼。

    “傅老先生,该你了。”秦彦微微一笑。

    沉吟许久,傅书深深的吸了口气,“我输了!再来!”

    “傅老,你身为长辈,输也应该输得磊落。如果这样没完没了,何时是个头?你说呢?”秦彦微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