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彦的话语中含着一丝嘲讽的语气,傅书也不好再坚持,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想不到老马失蹄,竟然栽在你手里,是我太大意了啊。也好,改日我再好好的领教领教!”

    对于这个忽然窜出来带有敌意的老人,秦彦有些莫名其妙。无冤无仇,他实在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找上自己。

    “小秦,小秦在家吗?”

    人未到,声先至。陈劲松和万森火急火燎的冲进诊所,脸上满是着急之色。

    看到坐在秦彦对面的傅书时,二人的表情不禁一愣。

    “有事吗?”秦彦诧异的问道。

    “秦先生,我改日再来讨教,后会有期。”傅书起身说道。

    “最好是后会无期。”秦彦淡淡的说道。

    傅书微微笑了笑,道了声别,转身离去。经过陈劲松和万森的身边时,傅书嘴角滑过一丝笑意。

    看到傅书离去,陈劲松连忙的坐下,问道:“你认识他?”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不认识。他无缘无故的找上门找我下棋,我也弄不懂他什么个意思。怎么?你认识他?”

    “认识,怎么能不认识呢。”万森说道,“他叫傅书,棒子国人,在他们国内,他号称是第一高手。上次棒子国的武术代表团在咱们这不是吃了瘪吗?这次他就是过来找茬的。我们本想找你应战,可是,你又不在。你是不知道这老家伙有多么的可恶,赢了也就算了,还伤了我们不少人,气焰嚣张至极。”

    秦彦不禁一愣,韩国第一高手?淡淡一笑,秦彦说道:“你们的确不是他的对手。”

    陈劲松和万森的功夫对付一般人还行,可是要跟傅书这样的练气高手过招,无疑是毫无胜算。刚才下棋时,秦彦就可以察觉到傅书的深不可测,此人的功夫绝对了得,没想到竟然是韩国第一高手。

    华夏也有很多练气的高手,可一般都很低调,也不愿意卷入这样的是非当中。在他们的眼中,所谓的武术协会也不过尔尔,根本没有任何的兴趣。

    “小秦啊,你可要为咱们出这口气,争回这个面子啊。不然的话,咱华夏习武之人的颜面可就丢光了啊。”陈劲松说道。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这有什么好争的?他想做第一就做第一呗。武无第一,文无第二,不是他说他是第一就是第一的。”

    “这不是第一不第一的问题啊,而是关乎到咱华夏练武之人的颜面。咱们如果不杀杀他的气焰,等他回到国内后,还不大肆的宣扬咱华夏人的功夫都是花架子啊。这是事关国家民族尊严的事情。”陈劲松说道。

    “没那么严重。就算他赢了你们,也胜之不武,我想他也不好意思回去吹嘘的。”秦彦说道。

    的确,以傅书的武功修为,根本不是陈劲松和万森所可以抗衡的,即使赢了他们,傅书也根本没脸说胜了华夏武者。傅书是明白人,他应该清楚陈劲松等人的功夫不过尔尔,根本不入流。

    万森不由愣了一下,说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出手了?”

    “傅书约了我们三天后再战,如果你不出手,咱们就没有丝毫的胜算了啊。”陈劲松说道。

    “对不起,我真的没兴趣。”秦彦歉意的笑了笑。

    这种所谓的武术交流,对秦彦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他根本不想掺和进去。就算让傅书赢了又如何?如今他所担忧的是天谴的事情,是事关天门未来的事情,哪有闲心去理会这些无聊的事情?

    “可是……。”

    陈劲松本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却被万森挥手打断。“算了吧,既然小秦他不愿意就随他吧。这本来就是咱们的事情,应该有咱们自己解决,总不能以后事事都靠人家吧?咱俩加起来都一百好几的人了,难道还怕丢人现眼不成?顶多被人嘲笑几句。”

    “小秦,那你忙,我们先走了。”万森道了声别,拉着陈劲松离开。

    “咱们就这么走了?再多说说啊。我看小秦不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咱们多说说,他一定愿意出手的。”出了门,陈劲松埋怨的看了他一眼,责备他把自己拉走。

    万森微微笑了笑,说道:“放心,他会出手的。”

    “为什么?”陈劲松诧异的问道。

    “你没看刚才傅书来找他了吗?很明显是盯上他了,就算秦彦不愿意应战,傅书也不会罢休的。”万森说道。

    陈劲松愣了愣,嘿嘿一笑,说道:“是哦。你说的对。”

    两个老奸巨猾的家伙相视一笑,兴冲冲的离去。

    “你干嘛拒绝他们?我看那个傅书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自以为是,你应该出手好好教训教训他才对。”白雪凑了过来,愤愤的说道。

    “刚才下棋的时候我跟他交过手,他的功夫很不简单。能号称韩国第一高手,想必有真材实料。”秦彦说道。

    “那又怎么样?韩国的功夫也是咱华夏传过去的,跟咱华夏比,还差的远呢。”小丫头有些个嫉恶如仇。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放心吧,就算我不找他,他也会来找我。今天他过来分明就是来试探我,估计我想躲也躲不掉。到时再说吧,现在我哪有心情理会这些事情,必须抓紧时间把药弄出来才行。”

    “我刚刚找到一本药典,上面记载着一种药物的配置方法,不知道管不管用,你看看。”白雪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一本竹简递到秦彦面前。

    秦彦接过,细细的看了起来,浑身一震,“这是华佗的药典啊。华佗不仅医术高超,他的功夫也十分厉害,创出的五禽戏更是一绝。我再仔细研究研究,说不定真的可以。只可惜,这上面记载的很多药材现在都已经没了,就算有也都是人工种植的,药性差了许多。走,你来帮我,咱们现在就开始调制。”

    “嗯!”白雪兴奋的点点头。

    二人都有些亟不可待,当下就开始按照药典记载的开始配置。没有的药材,秦彦也尝试着用其他的药材代替。忙得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