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

    飘洒着些许寒风,瑟瑟!

    沈沉鱼如约而至。

    她是秦彦唯一承认的女友,而白雪也对她不再心存芥蒂,墨子诊所就是她的家。

    沐浴之后一番云雨,秦彦只觉得体内的天罡正气似乎变得柔和起来。当然,这只是气势上的一种收敛,有种返朴归真的感觉。一旦天罡正气发出,刚猛霸道之力却是丝毫不减。体内的天罡正气和无名真气似乎也有些许的变化,原本二者交界之处泾渭分明,而如今却似乎有一段比较模糊的地方,似是二者糅合而成。

    秦彦尝试着糅合更多,却发现根本就是徒劳,二者依旧互相排斥,丝毫不肯让出自己的地盘。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放弃。看来想要完全的糅合他们,还需要机缘。

    沈沉鱼倚靠在床头,瞥了秦彦一眼,说道:“你最近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深深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山雨欲来风满楼。”

    沈沉鱼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什么意思?”

    “你也知道我是天门的门主,掌管着这庞大的基业,而如今却遭遇到对手。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有一个叫天谴的组织正在暗中密谋,目标正是天门,试图挑战天门千年的武林超然地位。”秦彦说道。

    “天谴?”沈沉鱼说道,“天门发展千年,实力必然强悍到足以媲美一国,那天谴纵然厉害,只怕也难动天门分毫吧?你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

    “不是我杞人忧天,而是这个天谴绝对不容忽视。不说其他,就单单是今天你看到的那两人的实力就足以秒杀我,可见天谴的实力如何的强悍,尚且不知他们组织内还有多少这样的高手。而天谴的首领是我师父的师弟,实力之强只怕就是我师父亲自出手也未必能够拿下。如果天谴现在对天门发动进攻的话,我不知道能有多少的抵抗之力。”秦彦眉头深蹙,满是担忧之色。

    “我想,你师父绝对不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一旦天门真的有事,他也必会出手。而且,我也相信天门发展千年,绝对也有隐藏的高手。况且,如今你苦恼这些也没用,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沈沉鱼宽慰道,“既是如此,何不放开心怀。尽人事,听天命,若是将来真的到那一天,你死,我也陪你一起。”

    秦彦心中微微一动,将沈沉鱼搂进怀中,说道:“谢谢你。我也不是束手待毙的人,既然知道对手的强大,也就会更加的激发我增强自己的实力。只是偶尔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有些烦忧罢了,若是可以的话,我倒是宁愿找个安安静静的地方,和你一起过些简简单单的生活。”

    “有能力就有责任,这是你的使命,你推却不掉。你只要知道,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一辈子。”沈沉鱼的情话并不十分的炙热,却让秦彦的心里瞬间感觉满满的充实。

    “我现在反倒是担心你。万一天谴真的要动手,我担心他们会对你们不利,从而打击我的信心。”秦彦说道。

    微微一笑,沈沉鱼说道:“怎么说华夏还是有法制的,我又是刑警队长,如果他们真的杀了我,也势必会引起很多的麻烦。我想他们不会这么傻,放心吧。”

    秦彦却是暗暗地摇头,就如同天门一样,超然于法制外,根本不受约束。华夏的法律对这样的江湖中人根本没有多少的约束力,天谴又何尝会忌惮这些?

    “最近我在研制一些丹药,如果成功的话,倒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一个人的修为。不管如何,你也不能放下修炼,只有自身有足够的实力,才能确保安然无恙。我又无法时时刻刻在你身边,只能靠你自己了。”秦彦说道。

    “我知道,我会的。虽然起步有些晚,但是我会更努力。”沈沉鱼说道。

    她本身就是滨海警队的搏击高手,对武术也颇有兴趣,加上她的天资聪颖,在习武之途上必然也是事半功倍。对于江湖的事情她没有多少的兴趣,她更在乎的还是不希望成为秦彦的累赘,而是可以帮助他。

    “明天我也找些适合落雁练得功夫,你拿去交给她,让她也练习练习。她的体质本来就弱,这样对她的身体也有好处。”秦彦说道。

    “嗯!”沈沉鱼点了点头。

    顿了顿,沈沉鱼又接着说道:“我看的出来落雁也很喜欢你,你对落雁也有一些意思……”

    秦彦一震,慌忙的说道:“你不要误会,我只是……。”

    “你不要说,听我说完。”沈沉鱼打断了秦彦的话,“其实这些日子以来我也有想过,该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一边是我爱的男人,一边是我最疼爱的妹妹,我不想伤害你们任何一个人。虽然我并非你口中的江湖人,也不懂你们江湖的事,但是,既然我做了你的女人,就已经是江湖人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不反对你们在一起。”

    秦彦愣了愣,愕然的看着她,心知沈沉鱼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下了多么大的决心。哪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老公?也许,她只是想守护这份爱情吧。虽然沈沉鱼的爱往往表面上看上去十分的平淡,却也只是因为她不善于表达而已,内心的那份炙热却不比任何热恋中的女人少。

    “别胡思乱想了,我现在只想如何解决天谴的事情,其他的也没有多少的心思。落雁的心意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懂,不过,有些事情……,唉,真的说不好,随缘吧。不管将来如何,你都是我最爱的女人。”秦彦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应答,说的话也有些凌乱。

    他从小跟随在老家伙墨离的身边,被灌输的思想也绝非常人的礼教束缚,身上多是江湖气。而对爱情,他也比较的茫然。沈沉鱼是他第一个女人,在他生命中的意义也绝非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