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崔元昊挣扎着起身,面色苍白,体内真气紊乱,五脏六腑受损严重,再无一战之力。崔元昊看向秦彦的眼神多了一丝惊骇,再也不似刚才那般的狂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以往在韩国时,崔元昊自认乃是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除了其师父外,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底。可如今,刚到华夏就遭受如此重创,精神萎靡不振。他又哪里知晓,一直以来他之所以事事顺利,多是别人给他师父傅书颜面而已。

    “竖子无礼,今日我就杀了你,也好以示威严。”秦彦冷哼一声,浑身杀意迸射。

    他也知晓崔元昊是傅书的徒弟,一旦杀了他,势必会引来傅书的报复,或许会麻烦重重。然而,如果不以杀之杀,树立威信,日后保不准还有什么人来挑事。他哪里有那么多的精神应付这些?又不能将段南等人时刻留在身边,只有如此,才可断绝以后来挑事之人。

    “你敢杀我?我师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崔元昊一愣,面露惊恐之色。

    秦彦冷笑一声,根本不予理会,身形一闪,到了崔元昊的身边,挥手一拳砸了下去。出手没有任何留情,虽然是惶惶白日,秦彦倒也并不惧怕会招惹什么麻烦。毕竟有龙王和段家的人作为体制内的约束,又用天门的庞大关系网,解决这些小事不过尔尔。

    “手下留情!”

    一声呼喝声传来,秦彦顿觉一股强大的剑气弥漫开来,硬生生的托着自己移开,却并未伤及自己。

    来人不是傅书还有谁?

    秦彦浑身一震,面露惊诧之色,不见傅书手上持剑,却能发出如此强大的剑气。这身修为,恐怕即使是老家伙墨离面对他,也不敢小觑吧?

    “师父!”崔元昊连忙的叫了一声。

    傅书看了他一眼,不禁一震,心中也是惊骇不已。崔元昊的功夫虽然不说出神入化,但是也绝非泛泛之辈,却被秦彦重伤如此,足见秦彦的功夫修为有多深。更难得的是,他还如此年轻,他日的造化岂非比自己还要厉害?

    当下也不言语,傅书一掌轻轻的拍在崔元昊的肩头,顿时一股强大的气息涌入他的体内,瞬间修复了他五脏六腑的伤势。崔元昊的脸色也渐渐变的红润起来,虽然不能在瞬间恢复如常,却也好了大半。

    秦彦暗暗吃惊不已,这等疗伤手段就连自己如今修炼的无名真气也无法做到,看来终究还是自己功夫太弱啊。

    “元昊不识礼数,冒犯了你,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傅书淡淡的说道。

    虽说是道歉之语,然而态度却依旧有些高高在上。毕竟以他的身份,实难跟秦彦低头。

    “既然傅老前辈求情,此事就此作罢。不过,他日若是他再来寻衅滋事,傅老前辈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秦彦态度柔中带强,丝毫不弱自己的威风。

    傅书微微一震,有些惊愕的看了他一眼,想不到他面对自己依旧如此从容。转头瞥了崔元昊一眼,傅书说道:“你马上回国,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再来华夏。”声音不大,却是充满了威严。

    “是!”崔元昊应了一声,不敢反对,转身离去。

    “不请我进去坐坐?”傅书微微一笑,说道。

    “请!”秦彦也不好拒绝。

    坐下之后,秦彦难得的毫不吝啬的拿出那珍贵的茶叶沏了杯茶递给傅书。骤问茶香,傅书不禁浑身一震,连忙的抿了一口,顿觉四肢百骸舒畅不以,连连的叫道:“好茶,好茶。此茶恐怕世上绝无仅有啊。”

    “不过是山野野茶而已。”秦彦没有过多的解释。

    傅书淡淡一笑,也未继续追问。“武术协会的人找你是不是希望你出面应战?”傅书开门见山。

    “嗯,他们的确是这个意思,不过被我拒绝了。”秦彦说道。

    “也是,他们的功夫不过尔尔,根本不入流,我也料想你不会掺和。”傅书说道。

    “那傅老前辈又为何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在你的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就算赢了他们,也没什么稀奇。”秦彦问道。

    呵呵的笑了笑,傅书说道:“我对武术协会的事情自然没什么兴趣,他们的确也不值得我出手。上次见到你的时候,原本倒也希望你能出手,也好试试你的功夫。不过,现在看到你弹指间就打败我那个不成器的徒弟,我也没这个意思了。”

    秦彦心知,傅书是自诩身份,不跟自己交手是怕丢了他的身份,胜之不武。

    “我这次到华夏本是想看看华夏那些隐世的高人,所以逼迫武术协会,试图引他们出手。可是,似乎功亏一篑,他们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啊。既然这样,我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跟武术协会纠缠下去的理由。”傅书接着说道。

    “在他们眼中,武术协会的人不过蝼蚁,怎会顾他们的死活?若非民族却是限于危难,或有巨大的利益推动,否则,他们哪里会那么轻易的出手。”秦彦说道。

    “这话倒是不假。”傅书说道。

    顿了顿,傅书转而说道:“我看你的功夫倒是十分奇特,先前我虽然收敛自己的剑气,但是一般人却也很难抵御。可是,你却丝毫无损,当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才。不知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秦彦却是笑而不语。

    傅书微微一愣,说道:“倒是我唐突了。我修炼的是奕剑术,乃是通过博弈而变化出来的剑道。”

    “傅老前辈手中无剑,却依旧剑气纵横,可见修为以趋化境。”秦彦赞赏道,“我练的是无名真气。”

    “无名真气?”傅书浑身一震,惊愕的看着秦彦,“墨离是你什么人?”

    “正是家师。”秦彦说道。

    “难怪,难怪,也只有他能培养出如此经天纬地之材。这么说来,你如今也是天门门主了?”傅书感叹道,“幸好我刚才未对你动手啊,否则就等于是得罪了天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