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这回事?”秦彦愣了一下,惊愕非常。

    “这事就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墨离说道,“一直以来,无名真气也好,天罡正气也罢,又或者浩然之气,皆是天门门主修炼的功法。只不过,在后来慢慢的演变当中,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逐渐的遗失,最后只剩下无名真气。直到我师父,在天门珍藏的典籍记载中,加上自己的无上智慧,终于重新的练成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这三者之气属于佛道儒三家,互相牵引,却又互相排斥。如果只是修炼其中两者之气倒是不会有什么事情,可是,如果三气一同修炼的话,一个不慎可能就会全功尽弃。甚至,因为体内三气的紊乱而导致修为尽失,身体也会因为承受不住而五脏俱损,一命呜呼。”

    “我师父当时也曾遭遇到这样的情况,而在他的研究中逐渐的发现,只要能以其他的功法中和化解其中的戾气就可以完美的将三者糅合。无名真气和天罡正气的中和可以由朱雀和麒麟完成,可是浩然之气的中和却是没有办法。直到我师父遇到杨家的后人,机缘巧合之下,不但中和了浩然之气的戾气,而且大大的提升了浩然之气的威力,完美的将三者糅合到一起。这才成就了他的无上功力。”

    “端木文皓相信已熟练的掌握了无名真气、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所以,势必对杨家的功法觊觎。只有杨家的功法配合,他才可以完美的将三者糅合到一起,直到达到我师父的境界。”

    秦彦倒吸一口冷气,难怪天谴对杨家志在必得。如果真的让端木文皓完美的糅合三气的话,天门真的岌岌可危。

    “这么说起来,这趟燕京之行我是躲也躲不了啊。”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算不这样,你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杨家那丫头不管不是?你小子心里那点个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这也是一个机缘。如果你能把杨家的那门功法找到,不让天谴得到的话,那对他们就是一个打击。”墨离说道。

    顿了顿,墨离又接着说道:“如今古柏鸿将他的天罡正气也传授给你,虽说天罡正气和无名真气同时修炼不会出现严重的排斥现象,一阴一阳的确有助于你提升功力。可是,却也会因为两者之间互相的对立使得你进度变慢。除非你可以真正的将这二者糅合到一起。无名真气有朱雀帮你中和戾气,怎么样?什么时候把麒麟那丫头也收了?我看她倒是挺不错的,反正按照天门的规矩她迟早都是你的人。”

    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秦彦啐道:“我可没你们风流。那丫头我一直拿她当妹妹看待,不愿意把关系变得那么复杂。况且,如果只是为了中和天罡正气的戾气就跟她发生关系,岂不是有点亵渎了感情。”

    “天门门主身系整个天门的安危,有时候要抛开个人的生死荣辱,甚至抛开所有一切的感情。这也是为什么天门历代门主都不能成亲的原因。在天门门主的眼中,天下所有人皆为蝼蚁,皆可利用。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这点?”墨离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扭断还是感情,我做不到那么冷酷无情。天门的安危我会尽力承担,却也不会因此放弃我的底线。”秦彦坚持的说道。

    无奈的摇了摇头,墨离说道:“随你吧。如今你是天门的门主,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有些规矩也不是不能改。就像你废除长老会,就做的很好。如今天门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必须要加强统一,不能因为内部的矛盾而导致天门分裂被别人有机可乘。前路困难重重,不过,或许这对你也是一个很好的挑战,可以磨练你的心性。没有困难,一条平坦大道只会培养出废人,希望你将来的成就可以超越我。”

    撇了撇嘴,秦彦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更希望回到以前那种简单的生活。”

    “人的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墨离说道,“燕京城风云际会,龙虎成群,也隐藏着很多的门派家族。你这次去一切都要万分小心,有什么事情的话也别找我,自己解决。”

    “你这样很不负责任哎。”秦彦苦笑一声。

    “你现在可是天门的门主,应该独当一面,总不能处处要我做你的后盾吧?对了,这次去燕京,也许有可能遇到你的亲人。你不是一直问我你的父母是谁吗?”墨离说道。

    “是啊,你一直都不肯跟我说。”秦彦浑身一震,心里有些微微的颤抖。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你父母到底是谁。不过,你是我在燕京街头偶尔救下的,当时有一群人追杀你。当时抱着你的是一个老人,我救下你们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可惜他是个聋哑人,临死前比划着我也不是很明白,大概的意思是让我收留你,永远别回燕京,别让人知道你的身份。我猜想,你家族在燕京应该不小。这次你要去燕京,我觉得有责任告诉你这些,免得到时候你不知所措。总之,你一切小心就是。”墨离嘱咐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平复自己的心情,说道:“我明白。不过这始终是我心头的一个结,如果不解决的话,就好像是一股执念的障碍,对我将来的修为进步也很不利。如果有可能遇到,希望可以破开这个心结,或许对我反而是一件利事。”

    “你能这么想倒也不错。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好好准备准备,尽快赶过去吧。”墨离说完挂断了电话,没有再给秦彦更多闻讯的机会。

    听着手机传来的嘟嘟的声音,秦彦的眉头紧蹙,久久回不过神。一下子涌入这么多的信息,他有些难以消化。最重要的是,牵扯到他的身份问题。他又怎么能不想知道自己父母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