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秒记住【69书吧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跟水炎两家有过节?”段北好奇的问道。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倒没什么过节。不过,却是为两家的事情而来,希望可以化解他们之间的冲突。”

    段正阳和段北愣了愣,好奇的看着他,一脸茫然。水炎两家的矛盾干嘛需要他来化解?他跟水炎两家又有什么关系?

    “很多事情我知道不该问,可是,却也不得不问。水炎两家的矛盾如今十分的激烈,各自为利益争夺不休,很难调解。可是,他们跟你有什么关系?竟然需要你来调解?”段正阳好奇的问道。

    “水炎两家久居燕京,相信你们对他们的底蕴也应该知道一二。他们都是江湖门派,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虽说如今法律森严,律法严明,然则,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江湖上的人去解决。”秦彦说道。

    简简单单的话语,却似乎蕴含了很多的讯息。段正阳和段北父子都是聪明人,隐隐约约的从秦彦的话语中似乎猜想出一些东西。

    “行,既然你是为此而来,那我们自当协助。段北,你稍后联络一下水炎两家的人,就是我约他们吃饭。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坐下来谈一谈,也许可以不动干戈的化解。”段正阳没有追问,爽快的应承下来。

    “不不不!”秦彦连忙拒绝,“水炎两家的事情我会处理,你们不需要牵扯其中。我到这里来的目的,一是拜访拜访您,二是打听一下关于水炎两家的事情。至于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就好。”

    秦彦尚且需要借助水炎两家的事情立威,如果让段正阳插手进来的话,似乎有些不太妥当。而且,自古以来江湖上的人都不喜欢与官府打交道。虽说如今不再是那种快意恩仇的江湖,然而,江湖人物的骨子里还是要些许的排斥。如果秦彦依靠段家化解水炎两家的矛盾,无疑反而会让天门威严尽丧。

    “这次他们似乎是铁了心要将对方打垮,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调解,相信他们的冲突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段北掌管国安局,也有责任维护燕京的秩序,有他出面帮忙的话,也许会减少许多麻烦。”段正阳说道。

    “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让我自己解决吧,我自有主意。”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从怀中掏出两个木制的锦盒递了过去,说道:“只想麻烦你们把这两个盒子送到水炎两家就行。”

    盒子里装的是天王令,代表着天门至高无上的权利。江湖门派家族,凡见此令者,必须听从命令。江湖中人,稍微有些历史的门派家族看到天王令都能认的出来。

    “是什么?”段北好奇的问道。

    “一点小玩意而已,他们看到自然明白。”秦彦淡淡的笑着说道。也不怕段北会打开锦盒,以段北的身份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行,明天我就让人把东西送过去。”段北虽然好奇锦盒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却也没有追问。

    “谢谢!”

    “就这些事情?”段正阳问道。

    “还有其他的一些小事,应该不难解决。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跟你们联系。”秦彦没有详细的说太多,始终,段家并非江湖家族,很多事情不能细说。

    “既然这样,我也不问太多。有什么需要你就跟段北说,他会全力协助你。”段正阳是在积极的表明一种态度,那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段家都会支持他秦彦。这是一种示好,也是一种拉拢,只有把秦彦拉到他们的阵营,那段家才有更多地资本。

    “好!”秦彦应了一声。

    顿了顿,段正阳转而问道:“今天宴会上的人你都见了,说说你对他们都有什么看法。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秦彦愣了愣,微微一笑,说道:“初次见面而已,了解不深,实在不好评价。我只知道自古无情帝王家,段家如今的情况似乎并非表面上那么的和睦。”

    至于对林栋的奇怪表现,秦彦并没有说出来。再说,本质上而言,林栋也不算是段家的人。

    段正阳眉头深蹙,若有所思,却没再言语。他心中自然知晓这些,否则也不会问秦彦。段家后继无人,仅仅依靠段婉儿一个,有些独木难支。一旦他和段北下台的话,段家的前途就彻底丧尽。

    楼下!

    林诗和段婉儿母女依偎在一起看着电视,也只有在林诗的面前,段婉儿才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撒撒娇。

    “那个秦彦真的是医生?”林诗问道。

    “是啊。他在滨海开了一家诊所,叫墨子诊所。”段婉儿应道。

    “那只是一个掩饰吧?我看得出来,那小子绝不简单。再说,你爷爷是何等目光?如果他仅仅只是医生的话,哪里会是那种态度。而且,你爷爷和父亲对他似乎很尊敬,这就有些意味深长了。”林诗说道。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他的身份,总是很神秘,也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前些日子,他就协助龙王在东北短短几日的事件就除掉了雄霸东北十几年的凌云霄,而且,更是深入E国,铲除了龙腾组织。”段婉儿说道。

    “哦?”林诗不由的愣了愣,若有所思,“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小子的确不简单啊,也难怪你爷爷那么看重他。”

    顿了顿,林诗又接着问道:“你是不是已经跟他……,那个了?”

    “哪个?”段婉儿假装糊涂。

    “别装糊涂,你知道我什么意思。”林诗瞪了她一眼,斥道。

    “妈,哪有你这么问的啊。”段婉儿娇羞的说道,丝毫不像她见到秦彦时的作风。

    “不是妈多事,这女人啊,婚姻可是一辈子的事情,绝对不能含糊。不管他多么优秀也好,有多少能耐也好,最关键的是他要能对你好。不然的话,又有什么用?”林诗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就是妈妈当初选择爸爸的原因吗?”段婉儿促狭的问道,刻意的岔开话题。

    “别想转移话题。”林诗嗔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