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水炎两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百多年前,当时清朝统治者**无能,导致很多志士反清。水炎两家本属同门,合力抗清。然而,后来水家的后人背叛,不仅不反清,反而安清,矛盾就此结下。

    虽然之后清朝土崩瓦解,在天门的引导之下,又一起合力抗击日本侵略,矛盾也算是缓和下来。之后华夏成立,时代变迁,两家也就没再有多少交往,各自做各自的生意,倒也相安无事。

    可是最近,水家忽然之间在炎家饭店门口开设分店,摆明了就是抢生意。炎家对水家本就心有不满,如今这么一闹,双方更是势如水火。

    “麻烦通知一声,段家段婉儿特来拜会水老爷子。”段婉儿携带锦盒,赶赴水家。

    “段家?”守卫愣了愣,连忙的用对讲机通知。

    片刻!

    “老爷有请!”

    段婉儿道了声谢,举步入内。

    段家虽然并非什么武林世家,可是,在段正阳的刻苦经营之下,在燕京城也颇有分量。纵然是水家,也不敢怠慢。

    屋内,水建业端坐在沙发上,瞥了一眼段婉儿,淡淡的说道:“我们水家跟段家从来没有来往,不知道段小姐此来所谓何事?如果是为了我们跟炎家的冲突而来,那么,还请段小姐免开尊口。”

    “水老爷子误会了,水炎两家的矛盾还轮不到国安局来管。我这次来只是替人送样东西给您。”一边说,段婉儿一边掏出锦盒递了过去。

    水建业愣了愣,接过锦盒,打开。取出锦盒内的玉牌,不进浑身一震。天王令他怎么会不认识呢?当年抗日战争时期,天门就曾经发出过天王令,勒令天下武林门派家族齐心合力抗击日本侵略。只是,之后许久再不见天门有何动静。而如今,天王令重出江湖,似乎意味着有大事发生。

    “你……,你是天门的人?”水建业惊愕的看着段婉儿。

    也是,段家能够在燕京站稳脚跟,发展到如今这般规模。如果是天门在背后支持,那就不足为奇了。

    “天门?”段婉儿浑身一颤。心中暗暗的想道,“臭小子,原来是天门的人,难怪那么厉害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一笑,说道:“水老爷子误会了,我并非天门的人,只是代人送东西过来罢了。”

    “好,你回去转告他,就说东西我收到了,他的意思我也明白。可是,想让我跟炎家的人和谈,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再说,这是商业竞争上的事情,似乎还轮不到天门插手。如今可不再是以前,我们也没必要听从天门的调遣。”水建业的态度十分的坚定。

    “我会转告的。水老爷子,那我先告辞了!”道了声别,段婉儿起身离去。

    紧接着,段婉儿马不停蹄的赶到炎家!

    同样递上锦盒,看到天王令,炎平南也是震惊非常,也问出和水建业一样的话。

    段婉儿只好再次的解释。

    “水家的老东西也收到了?”炎平南问道。

    “收到了。”段婉儿回答道。

    “他是什么意思?”炎平南倒是没有急于表态。

    “水老爷子的意思是你们两家之间的竞争属于合理的商业竞争,天门无权插手,他也不会听从天门的撮合。”段婉儿直言道。

    “哼!”炎平南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合理的商业竞争?他分明就是成心挑事。两家曾有协议,不在对方饭店的附近开设分店,他这么做分明就是挑衅。他水家向来言而无信,当年就反水背叛炎家,我们反清,他们却安清。对于这样言而无信之徒,我们也不想与他善罢甘休。不过,既然天门出面,我炎家一切听从吩咐就是。麻烦你回去转告一声,就说我炎平南恭候大驾,一切听凭吩咐。”

    “好,我会如实的转告。”

    说完,段婉儿道了声别,起身离去。

    看着段婉儿离去的背影,炎平南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愤愤的说道:“好你个水建业,竟然敢公然违背天门的旨意,我倒是想看看你会有什么后果。虽然天门多年未出世,可是随便动一动指头,那也可以轻易的将你们水家给抹掉。”

    回到酒店,段婉儿将两家的话如实的转告给秦彦。

    秦彦的眉头微微一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天门的威严,岂容亵渎?只是那水建业应该清楚天门的实力,竟然敢公然挑衅,只怕是他的背后有人支持吧?若非如此,断然不会忽然跟炎家发生冲突。会是谁呢?天谴?

    不过,不管水家的背后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势力在支持,秦彦都必须拿出实际行动出来,振兴天门威严。

    “你瞒的我好苦哦,原来你是天门的人。如果不是他们说,我还真不知道呢。”段婉儿剜了他一眼,埋怨的说道。

    “这些本是江湖的事情,我不希望你牵涉其中,所以没告诉你。”秦彦的理由有些牵强。

    段婉儿却有些明白,毕竟,她段家是政府的人,而天门终究是江湖组织。江湖上的人,多多少少都还是忌讳这些,谁能保证将来有一天华夏高层不会对天门动手呢?

    “那……,你在天门是什么职位?”段婉儿问道。

    “最高的那个。”秦彦淡淡的说道。

    段婉儿浑身一震,“天门门主?你……,你是天门门主?”

    “是啊。”秦彦应了一声。

    “没想到哦,原来我男人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天门的门主。我本来还担心你搞不定水炎两家的事情呢,现在我就放心了。你打算怎么做?”段婉儿问道。

    “水家态度既然如此强横,那就有必要让他们知道天门的威严不容挑衅。我有安排,你放心吧。不过,我是天门门主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告诉别人。”

    顿了顿,秦彦摆了摆手,说道:“算了,说就说吧,反正迟早别人也会知道。天门也是该出山的时候了,否则,江湖上的人都已经忘记还有天门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