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

    第一场雪飘然落下。开始时,是滴滴雪点,最后慢慢变成鹅毛!不久,燕京笼罩在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分外迷人!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门主!”白虎刑天如约而至!

    “到了?”秦彦挥挥手,示意刑天坐下。

    “水炎两家的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刑天开门见山。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将水建业和炎平南的话如实的转告给他,然而问道:“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眉头微微一蹙,刑天冷声说道:“水建业狂妄自大,竟然敢公然挑衅天门,必须要施以严惩,否则难树我天门威严。不过,这水建业敢这么做,我猜想他的背后应该是有人支持。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否跟天谴有关!”

    “我们的想法一致。水建业当年也参与过抗日战争,应该知晓天门的实力,若然他的背后无人支持的话,决计不敢如此猖狂。不过,不管是与不是也好,咱们必须要展现实力,也好让他们知道天门的威严不容挑衅。”秦彦眼神冷峻,迸射出阵阵寒意。

    “水家如今的家主水建业,倒算是有点能耐,在这几十年的时间内,将水家从一个三四流的家族发展到如今这般规模,不容小觑。水家后人倒是没什么人才,水建业的两个儿子都是纨绔子弟,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长子水文,没有子嗣。次子水武,育有一儿一女。儿子水华,才能平平,为人狂妄自大。女儿水雯,倒是颇有些手段。这些年水家的家业基本上都是水雯在打理,做得有声有色。此女阴冷手辣,做事干净利落,颇有些巾帼不让须眉。”刑天简单的将水家的情况介绍一遍。

    “你的想法咱们应该怎么做?”秦彦问道。

    “咱们此行的目的,调解水炎两家的矛盾是其次,展示我天门的威严为重。因此,咱们必须以雷霆万钧之势,瞬间的震慑水家,让他们知道咱天门的手段。既然是立威,那就必须要狠。我的想法是,咱们将水家的人拿下,然后约水建业见面,逼他就范。这件事情必然会很快在江湖上传开,他们也就知晓天门还是天门,依旧是他们不容挑衅的存在。”刑天说道。

    “我们不谋而合。行,就按这个方法去做。”秦彦点了点头,说道,“你有多大把握?”

    “除了那个水雯有些能耐之外,其余的人武功平平,想拿下他们应该不难。只要门主一声令下,今晚就可以行动。明天一早,门主就可以召见水建业,宣布他的罪行,以示威严。”刑天说道。

    “好,就按你的办法去做。今晚就行动。”秦彦一言而决。

    顿了顿,秦彦转而说道:“让你调派人手暗中保护杨嫣,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虽然已经将白雪派到杨嫣的身边,可是,面对天谴的高手,秦彦也不敢怠慢。所以,暗中也吩咐了刑天调派人手潜伏在杨嫣的身边,随时保护她。

    “还没有发现天谴的人的踪迹。不过,既然墨老门主说了,相信天谴的人不会善罢甘休。我会继续暗中监视,一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门主。”刑天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尽量不要跟天谴的人动手。咱们的目的只是保护杨嫣,不让天谴的人抓到她,得到杨家的那门功法。如果可以不动手,最好不要正面交锋,我不想兄弟们有什么损伤。”

    “我明白,我会吩咐下去。”刑天说道。

    刑天曾秦彦见识过皇擎天和封不平的功夫,自然对天谴的人多少有些了解,他自己都没有把握可以胜过他们,更别说自己手下的那些人。如果是正面交手,自己下面的那些人无疑是去送死。

    “这次天谴派来的人会不会是皇擎天?他对咱们天门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是他的话,倒是很难办。他必然会知道咱们此来调解水炎两家矛盾的事情,只怕也会从中作梗。”刑天说道,“我真不明白,像皇擎天那样的人,为什么当初要叛出天门,假如天谴。”

    “我也不明白,虽然老门主跟我说了当初的情形,但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秦彦紧蹙着眉头说道,“我想这次天谴应该派来的人不是皇擎天。毕竟,杨家的事情皇擎天办砸了,这次应该会派其他的人过来。最好是能摸清楚来人是谁,有机会的话,我想试试他的功夫,也好心中有数。”

    “我会尽力调查。”刑天应道。

    “还有。刚到燕京的时候我总感觉好像有人在暗中监视我,你也暗中调查调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燕京自古就是龙虎风云交汇之地,切不可掉以轻心。一步错,很有可能就会满盘皆输。”秦彦的眉头紧蹙,总觉得隐隐之中似乎有一张无形的网将自己笼罩其中。

    凌云霄也好,龙腾也好,对天门而言那都不过只是不入流的角色。可是这一次天门所面对的,乃是真正的江湖,甚至是更为强大的天谴,秦彦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一个不慎,天门千年的基业将毁于一旦。

    “门主的身份一直都很神秘,竟然会有人暗中监视?他们怎么会知晓门主的身份?”刑天眉头微微一蹙。

    “对有些人来说或许的确如此,可是,如果是有心人却并不难发现我是天门门主的身份。现在也不清楚那个人的目的,暂时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咱们还是先处理好眼下的事情再说。也可以顺便摸清楚他们的目的。”秦彦说道。

    “水家的人虽然武功平平,可是他们毕竟在燕京这么久,错综复杂的关系或许不少,你不能掉以轻心,多多小心,可别阴沟里翻了船。”秦彦嘱咐道。

    “门主放心,我有分寸。”刑天应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也没再多言。对于刑天的办事能力,他还是十分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