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春风得意马蹄疾!

    二十多年来,一直都被水雯压在自己头上,如今好不容易翻了身,水华心里的那份喜悦可想而知。

    酒吧!

    水华领着两个狐朋狗友放肆的嗨着,吹嘘着自己如今的地位。却不知,水家已是强弩之末,他所面对的困难要比以前大很多。

    “华少,炎嘉伟在那边。”其中一人说道。

    水华愣了愣,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冷冷的哼了一声,鄙夷的说道:“以为攀上天门就很了不起吗?走,咱们过去。”

    话音落去,水华起身朝炎嘉伟的位置走了过去。那两个狐朋狗友自然是紧跟其后,他们很清楚水华的德行,只要不停的拍着他的马屁,好处就会源源不断而来。

    “炎少,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水华语带嘲讽的说道。

    炎嘉伟微微一愣,目光从水华身上扫过,不屑的说道:“我当时谁,原来是华少啊。你水家现在情况难堪,你还有心情出来寻欢作乐?”

    水华眉头微蹙,冷声的说道:“炎嘉伟,你不要得意,我如今已经掌握水家的大权,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们炎家踩在脚底。”

    “说说谁不会?就凭你?还没有那个能耐。你水家也就你妹妹还算是个人物,至于你嘛,根本就不入流。哦,对了,记得赶紧把你们的店面全部关了,否则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哦。这可是天门的命令,我想你不敢不听吧?听说你好像被天门的人擒住,像狗一样跪在地上是吧?我们的水大少爷不是一向都很高傲的嘛,怎么这口气也能咽得下去?”炎嘉伟嘲讽的说道。

    水华的嘴角不停的抽动,眼神迸射出阵阵寒意。“你炎家也不过是天门的一条狗而已,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颐指气使?如果不是天门的话,你炎家根本就不够咱们水家玩的。”

    “我们这是守江湖道义,不像你们水家,只会出叛徒。当年背叛我们炎家,如今又背叛天门。落得今天这般下场,那是你们咎由自取。”炎嘉伟丝毫不示弱。

    论斗嘴,水华显然不是炎嘉伟的对手。

    “有种你再说一遍?”水华歇斯底里的吼道。

    炎嘉伟轻蔑的笑了笑,说道:“别说是一遍,就算是一万遍我也照样说。你水家就是言而无信之徒。”

    “草!”水华愤怒的吼了一声,一拳狠狠的砸向炎嘉伟。

    说不过,那只好动手了。

    “找死!”炎嘉伟冷哼一声,一拳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双拳对接,水华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道朝自己涌来,踉跄着后退。

    “你们两个也要跟他一起上吗?”炎嘉伟瞥了水华身旁的两人一眼,冷声的问道。

    这两个狐朋狗友哪里敢得罪炎嘉伟?不说炎家的实力可以分分钟碾平他们,就是炎嘉伟本人,也可以轻松的摆平他们。他们跟随在水华身后,不过只是溜须拍马,捞点好处而已。听到炎嘉伟的问话,两人慌忙的后退,连连摆手。

    冷冷的扫了水华一眼,炎嘉伟说道:“可是你先动手的,那就怨不得我了。你也别说我欺负你,咱俩单挑,若是你能赢了我,我跪下给你磕头认错。你输了,也同样给我乖乖的跪下,叫我一声爷爷。”

    “谁怕谁啊。”水华傲然的应了一声,再次挥拳攻了过去。

    炎嘉伟却是神情淡然,水华有几斤几两他很清楚。若是水雯,他还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可是水华,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面对水华的进攻,炎嘉伟身形微微一闪,便轻易的避开,回手一拳打了过去。

    炎家的拳法至刚至猛,水家的拳法则至阴至柔。

    倒是并非谁比谁更胜一筹,关键还是看个人的修为。若论花天酒地,水华要胜过炎嘉伟万分;可是论真功夫,水华就比炎嘉伟差的太多。

    面对炎嘉伟攻来的一拳,水华试图卸去力道。然而,他们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炎嘉伟一拳狠狠的砸在水华的胸口,顿时,一声哀嚎,水华喷出一口鲜血,踉跄着往后退去。

    炎嘉伟紧跟而上,双拳犹如浪花一般,一浪接一浪的接踵而至。水华狼狈的应付着,完全被压制在下风。最后,炎嘉伟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水华的膝盖处,水华双腿一麻,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你输了。”炎嘉伟傲然的说道,“来吧,赶紧给我磕头。”

    “我磕你妈!”水华愤怒的吼道。

    “磕不磕?”炎嘉伟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的鼻梁上,顿时,血流如注。

    “有种你弄死老子。”水华捂住鼻子,面色狰狞的吼道。

    炎嘉伟不禁愣了愣,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水炎两家势如水火,也发生过几次争斗;但是,谁也不敢真的杀了对方的人。如果炎嘉伟杀了水华,那事情就闹大了,水家势必不会善罢甘休。而且,也不知道天门是什么意思,炎嘉伟不敢乱来。

    深深的吸了口气,炎嘉伟冷声的说道:“今天就放你一马,以后见到我就躲远点,否则,下次可就没有这么便宜了。”

    话音落去,炎嘉伟挥了挥手,领着朋友浩浩荡荡的走了出去,别提有多意气风发。

    看着炎嘉伟的背影,水华的脸色难堪至极,冷冷的哼了一声,喃喃的说道:“炎嘉伟,总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求我。”

    “华少,你没事吧?”两个狐朋狗要眼见炎嘉伟离去,连忙的上前扶起他。

    水华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斥道:“枉我一直拿你们当兄弟,你们却这么贪生怕死。滚,都给我滚,以后我再也不认识你们。”

    二人哪里还敢多言,狼狈的逃去。

    不远处,一名年轻男子将刚才发生的一幕尽收眼底,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笑意。“难怪水家斗不过炎家,就凭水华这样的废物,就算水家的家业再大,也会给他败掉。也好,就当是我做件好事,反正你活着也是累赘,倒不如死了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