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深夜!

    水华醉醺醺的走出酒吧,踉跄着朝停车场走去。

    本来,今天是他春风得意的时候,却没想到被炎嘉伟狠揍一顿,丢尽颜面。他能如何?只能买醉,发泄心中的愤懑。

    他,完全遗传了他父亲的无能,遗传了他父亲的花天酒地,遗传了他父亲的自傲。如果他能有水雯一半的能力,也不至于会像今天这般。

    跌跌撞撞的走到车子旁边,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时,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过来。

    “水大少爷,你好啊。”

    来人不是苏秋还能是谁?那嘴角微微扬起的笑意,充满了嘲讽和杀意。

    水华却是茫然不知,愣愣的看了他一眼,口齿不清的问道:“你……,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你不认识我没有关系,我认识你就行。”苏秋淡淡的笑着。

    “你……,你认识我?你也是来嘲笑我的?我告诉你,我现在是水家唯一的继承人,水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你敢笑我?信不信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水华身躯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

    “你?你连炎嘉伟都打不过,有什么能耐对付我?”苏秋冷冷的笑了一声。

    “妈的,找死!”水华挥舞着拳头冲了上去。

    然而,醉酒的情况之下,他的拳头丝毫无力。就算是一个没有练过功夫的人,此时也可以轻易的将他摆平,更别说是苏秋了。

    冷笑一声,苏秋右手探出,一把掐住他的咽喉。

    水华抓住他的手腕,口中呜呜的说不出话来。似乎也清醒了许多,眼神中露出一丝惊恐之色。

    “你安安分分的做自己的废物少爷不是挺好吗?明明没有能力,却还妄想着掌权,这就是你咎由自取了。”

    话音落去,苏秋用力一拧,只听得“咔嚓”一声,水华的颈骨折断,脑袋耷拉到一边。苏秋松开手,顿时,水华犹如烂泥似得倒在了地上。他临死都没有想到,这么开心的日子里,不但被人侮辱,甚至连性命都丢掉了。

    看来看水华的尸体,苏秋的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虽然跟水雯的协议是先对付炎家,可是,苏秋又岂会听凭她的摆布?他就是要断去水雯的退路,让她不得不依靠自己。如此一来,才能将水雯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掌心。至于炎家,对苏秋来说只是件小事而已,收拾他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翌日!

    清晨!

    警局传来消息,说是在酒吧附近的停车场发现水华的尸体。

    水建业浑身一震,愤怒不已,叱问道:“谁干的?”

    水华可是他唯一的孙子,是水家将来的继承人啊。如今水华被杀,岂不是断了他水家的根?水建业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根据酒吧的目击者说,昨晚水少爷在酒吧跟炎嘉伟发生过冲突。之后炎嘉伟就离开了,再然后水少爷的尸体就被发现倒卧在停车场。”警局的人说道。

    “炎嘉伟?”水建业的面容扭曲,愤愤的说道:“你们仗着天门的庇护,抢走我们的生意也就罢了,竟然还杀了华华,这是断我水家的根啊。炎平南,我绝对不与你善罢甘休。”

    “啪”的一声,水建业挂断了电话。

    水雯的表情微微愣了一下,心中了然。恐怕这件事情并非是炎嘉伟所为,她熟知炎嘉伟的为人,绝对不会冒冒失失的做出这样的事情。虽然两家多有冲突,但炎嘉伟绝对不敢杀害水华。那么,就只能是苏秋所为了。水雯心中也瞬间明白苏秋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让自己没有退路,不得不依靠他。

    表情一闪即逝,水雯装着毫不知情的模样。

    “你大伯和爸爸呢?”水建业厉声问道。

    “应该还在他们的别墅吧。”水雯回答道。

    水文和水武在水家算是游手好闲之辈,整日里除了流连夜场之外,就是泡那些明星*。他们也不住在这里,都在其他的地方买了别墅。住在这里有水建业看着,多有不便,哪有在外面逍遥自在?水建业也知道管不住他们,所以也就任由他们胡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水华的身上。只可惜,水华虽然比他们好一些,却也是平庸之辈。

    “混账东西,都已经被人家骑到头上了,竟然还不知死活。”水建业愤愤的喝道,“马上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给我滚回来。”

    水雯自然是“言听计从”,连忙的给大伯和父亲拨了一个电话出去。没有说水华被杀的事情,只说是水建业让他们马上过来。

    对面的应话含含糊糊,显然没有放在心上。他们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哪里还在乎水建业的责骂?

    讪讪的笑了笑,水雯说道:“他们说一会过来。”

    “一会过来,一会过来,我看他们现在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水建业恨铁不成钢的痛斥,却又无可奈何。

    转头看了水雯一眼,水建业问道:“你说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既然是炎嘉伟做的,那我们也必须要拿出态度出来,否则,日后更加抬不起头。我的意思是,爷爷马上去炎家,让炎平南把儿子交出来。”事到如今,水雯也只能顺水推舟。

    “如果他不交呢?”水建业问道。

    “如果炎平南一定要袒护他儿子的话,那咱们也只能开战了。”水雯说道。

    眉头紧蹙,水建业说道:“炎家投靠了天门,咱们拿什么跟他们斗?如果天门的人出手的话,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

    “难道咱们就哑巴吃黄连吗?如果咽下这口气的话,以后咱们水家在燕京还有立足之地吗?再说,这次的事情是炎家的不是,我们找炎家讨回一个公道那也是理所当然,天门也没有理由袒护他们。天门是维护江湖秩序,就算是咱们水家得罪过他,但是这件事情上是炎家理亏。如果他偏心袒护的话,必然会引起江湖上其他门派的不满,到时候天门也再没任何的信誉和威严。”水雯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水建业说道:“你说的有理,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