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炎家!

    水华被杀的消息也很快的传到了炎平南的耳中,不由的也是浑身一震,眉头紧蹙。

    “水华昨晚被杀了,你知道吗?”炎平南看着面前的炎嘉伟,问道。

    微微一愣,炎嘉伟诧异的说道:“不会吧?谁做的?”

    “你昨晚不是跟水华在酒吧发生了冲突嘛,究竟是不是你做的?”炎平南问道。

    “爷爷,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会杀水华呢?不错,我是瞧不上他,昨晚在酒吧也的确狠揍了他一顿;但是,我怎么会杀他呢?”炎嘉伟说道。

    “不是你做的那自然最好。咱们两家虽然一直都很不对盘,但是,无论怎样咱炎家也绝对不能先动手,不能理亏在先。更何况,如今的形势本来就很复杂。虽说天门现在站在了咱们这边,但是,如果是咱们理亏的话,天门也就没有理由偏袒我们。”炎平南为人处事颇有些大将之风。

    炎嘉伟眉头微微一蹙,说道:“虽然水华并非我所杀,但是,只怕水家得人不会善罢甘休。昨晚我跟水华在酒吧又发生了冲突,他们一定会把责任怪罪到我身上。只怕这件事情没有这么容易解决。”

    “你说的有道理,水建业那老东西向来都不讲理,一直都跟咱们过不去。如今在天门的主持下,他水家被迫要将所有的饭店关门歇业,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不管水华是不是你杀的,恐怕水建业都会将责任推到你的身上,然后借机刁难。只是……。”水建业顿了顿,说道,“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的。”

    “水华为人向来张狂,得罪了不少人,想杀他的人不在少数。我听说水建业罢免了水雯的职务,将水家的一切都交给了水华打理。爷爷,你说会不会是水雯做的手脚?”炎嘉伟说道。

    炎平南愣了愣,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水建业真是个老糊涂,他水家能支撑大局的也就水雯那丫头。虽然她性格有些个孤僻乖张,但是能力却是很强。把水家交给她,或许将来还能有一番成就,可是,水建业却偏偏交给那个无能的水华,想必水雯的心里肯定不舒服。我也在想,或许真的是水雯做的也不一定,正好有可以把罪名嫁祸到你的身上,然后置身事外。水华一死,水建业就不得不依靠水雯,水家的一切她也就可以唾手可得。”

    顿了顿,炎平南问道:“你父亲呢?什么时候回来?”

    “他去了羊城处理新店开张的事情,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爷爷,是不是要急招父亲回来?咱们跟水家的这场仗,只怕是避免不了了。”炎嘉伟说道。

    沉吟片刻,炎平南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水家也没什么人,水文和水武两兄弟都是废物,不足为患,也就水建业和水雯两个人而已,咱们足以应付。况且,这件事情稍后我会亲自拜访一下秦门主,询问一下他的态度。咱们要做到滴水不漏,不能让别人有把柄,只有这样,天门才会支持我们。有天门作为依靠,水家副药翻不起什么浪。”

    “我倒是很想见见他。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如同传说中的那么厉害?”炎嘉伟问道。

    “你说呢?”炎平南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天门历代门主,都是绝世高手,江湖上无人能敌,而且,智慧超群。若非如此,天门又岂能存活至今?那么多的门派家族都淹没在历史的车轮中,可唯独天门屹立不倒。单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天门的强大。可笑水建业还以为天门久不出江湖,是没什么能耐,我反倒觉得他们是韬光养晦,等待更好的机会再次崛起。”

    停顿片刻,炎平南又接着说道:“上次在水家,我就亲眼见识过他的功夫。他一个人对战水家十几人,简直势如破竹,眨眼间就将所有人放倒在地。那些可都是水家得精英啊,可是在他的面前却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你能做到吗?”

    炎嘉伟摇了摇头,说道:“对付两三个或许没有问题,可是要秒杀十几个,我肯定不行。就算是弟弟,也只能应付七八个吧。”

    “嘉轩的功夫在咱们炎家是最厉害的一个,假以时日必然可以超过我,只可惜,他对家族的生意没什么兴趣。这样也好,你们一文一武,以后水家交给你们,我也可以放心。咱们水家也一定能够更加的辉煌。不过你们一定要记住,绝对要搞好跟天门的关系,只有这样,咱们炎家才能更加的兴旺。”炎平南嘱咐道。

    “放心吧,爷爷,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炎嘉伟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迟早也是要见秦门主的,也好,下次我去拜访他的时候你跟我一起过去,介绍你认识一下。熟悉熟悉。”炎平南说道。

    “嗯!”炎嘉伟有些激动的点点头。

    想着很快就能跟传说中的天门门主见面,炎嘉伟就难以抑制心底的激动。如果能得到他指点一二的话,自己必然受益匪浅。

    “爷爷,咱们是不是把嘉轩叫回来?有他在的话,咱们的胜算就更大了。”炎嘉伟问道。

    沉吟片刻,炎嘉伟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让他专心的练他的功夫吧,这些事情咱们自己解决。他离开家也快三年了,相信过不了多久也该回来了,咱们就耐心再等等吧。”

    想起另外一个孙子,炎平南的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欣慰的笑容。对他而言,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培养出两个这么优秀的孙子吧?如果他们都像水华一样的话,那自己可真的要气的吐血。

    说话间,门外传来阵阵的吵嚷声。

    片刻,只见水建业和水雯冲了进来,怒气冲冲。

    管家紧跟着走进屋内,歉意的看着炎平南,说道:“老爷,我不让他们进来,可是他们却……。”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炎平南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