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请坐!”炎平南招了招手!

    接着转头看了炎嘉伟一眼,吩咐道:“去泡两杯茶!”

    “不用了,你炎家的茶我可不敢喝,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在里面下毒。”水建业阴阳怪气的说道。

    微微一笑,炎平南说道:“水家主,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

    “哼,我们还是开门见山吧。炎平南,你准备怎么解决?”水建业冷哼一声,说道。

    “我不明白水家主什么意思,什么准备怎么解决?”炎平南明知故问。

    “炎平南,你不用跟我装糊涂。我孙子水华昨晚在停车场被人暗杀,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水建业愤怒的说道。

    “交代?”炎平南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你孙子被杀,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需要给你什么交代?”

    “事到如今你还装不知道?以为这样就可以把事情盖过去吗?我告诉你,就算你炎家投靠了天门,可是这件事情你不给我一个交代的话,我水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大不了,鱼死网破。”水建业怒道。

    眉头微微一蹙,炎平南说道:“水建业,什么叫投靠天门?天门是江湖公推的盟主,听从天门的安排那是分内之事。咱们江湖人,讲的就是一个道义,我从老没有绝对需要天门给我撑腰,也不会借着天门耀武扬威。我炎家也并非贪生怕死之徒,我以礼相待,你却咄咄逼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身为一家之主,炎平南也不能太过的摆低姿态,否则,岂非是落了炎家的威风?

    “有什么话你就明说好了,不用拐弯抹角。”炎平南的语气也有些愤怒之意。

    对水家,他原本就没有多少的好感。不说当年水家如何不顾江湖道义,背叛炎家,反清变成安清。单单只说近来,两家本有协议,和平共处。可是,水家再次背信弃义,挑起两家的争斗。如今,水建业又如此咄咄逼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那我就直说。昨晚在酒吧,炎嘉伟打伤水华,之后水华就在停车场被杀。你敢说,这件事情不是你孙子所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必须要把炎嘉伟交给我处理。”水建业气焰嚣张,处处不留余地。

    冷哼一声,炎平南说道:“嘉伟的确跟水华在酒吧发生过冲突,那不过只是小孩子闹着玩而已,怎么能把水华的死推到嘉伟身上?这未免有些强词夺理吧?你说是嘉伟杀了你孙子,你有什么证据?”

    水建业愣了一下,证据?他哪里有什么证据?一时有些哑口无言。

    “炎家主,炎嘉伟跟我哥在酒吧发生冲突,大打出手,这是很多人都亲眼目睹的事情。之后我哥就在停车场被杀,除了炎嘉伟,还会有什么人会这么做?本来我们两家一直以来就有嫌隙,炎嘉伟想杀我哥那也是可以想到的事情。炎家主如此袒护他,分明就是想推卸责任。”水雯煽风点火的说道。

    轻蔑的笑了笑,炎平南说道:“雯丫头,我老头子倒是对你刮目相看啊,你的确是个人物。只可惜,你没好好的利用自己的能力。你刚才所说的都只是推测而已,根本没有实质的证据,所谓捉贼捉赃,捉奸捉双,你说嘉伟杀了你哥哥,就凭你这些推测就想我把人交给你,这是欺负我炎家无人吗?我炎平南做事向来公正,俯仰无愧于天地,如果你能拿出证据证明是嘉伟杀了你哥哥,我二话不说,马上把人交给你。”

    “老东西,你这是摆明袒护你孙子,不想负责了是吧?”水建业愤怒的吼道。

    “你怎么想是你的事,但是,想要诬陷嘉伟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炎平南怒目而对,气势丝毫不弱。

    水雯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说道:“炎家主,你想要证据是吧?行,我给你证据。”

    话音落去,水雯拍了拍手。片刻,手下押着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炎平南愣了愣,暗暗地想,该不会真的有什么证据,水华真的是炎嘉伟杀的吧?不过,转而想想又觉得不可能。自己的孙子自己还不了解吗?他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就算真的做了,那也绝对不会隐瞒自己。

    看到那名年轻男子,炎嘉伟的眉头微微蹙了蹙,“李杰?”

    “炎少爷应该不会不认识他吧?”水雯冷笑着问道。

    水建业也是一头雾水,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孙女,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当然认识,他是我朋友。你这是什么意思?”炎嘉伟紧蹙着眉头,问道。

    “到你说话了。说吧,把你昨晚看到的事情全部说出来。”水雯看了李杰一眼,冷声斥道。

    “昨……,昨晚炎少爷带我们几个朋友去酒吧消遣,顺便商量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刚好在酒吧碰到了水……水少爷。然后两人一言不合发生了冲突,炎……炎少爷仗着人多势众狠狠的打了水少爷,还让水少爷当中下跪认错。之后我们就离开了,一直在外面等到水少爷出来,炎少爷就趁水少爷喝醉,杀了他。当……当时我也劝过他,可……可是他说现在炎家有天门撑腰,根本不怕水家。还说,如果水家敢来找麻烦的话,正好趁机将水家连根铲除。”李杰结结巴巴,支支吾吾的说道。

    炎嘉伟一愣,斥道:“李杰,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接触到炎嘉伟的目光,李杰慌忙的垂下头去,面露羞愧之色。

    水建业顿时底气十足,不管这个人说的真也好,假也好,反正他是准备借此机会跟炎家彻底翻脸,也好发泄一下这段时间的憋屈。

    “炎老儿,你还有什么话说?他是你孙子的朋友,总不会无缘无故的诬陷他吧?现在证据确凿,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水建业嚣张的说道。

    炎平南的眉头微微蹙了蹙,冷冷的笑了一声,瞥了水雯一眼,说道:“雯丫头,果然好手段啊,我老头子不佩服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