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杨家!

    天谴的人一直没有任何的行动,这反倒让秦彦的心里越发的感觉到不安,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为什么至今未对杨嫣动手。是在酝酿着什么阴谋?还是在计划着什么?

    地下室内,秦彦一边研制着丹药,一边转头看了身旁的刑天一眼,问道:“这么急着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点点头,刑天说道:“水华昨晚在停车场被人杀了。”

    “水华?”秦彦愣了愣,问道,“水建业的孙子?”

    “嗯。根据当晚的情形,事情很有可能是炎平南的孙子炎嘉伟所为。当晚,水华在酒吧内跟炎嘉伟发生了冲突,两人大打出手,之后水华就被人所杀。现在所有的目标都指向炎嘉伟,恐怕水炎两家的冲突会越来越严重。”刑天说道。

    “你怎么看这件事情?”秦彦淡然自若的问道。

    “根据当晚的情形来看,炎嘉伟的嫌疑自然最大。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另有蹊跷,水华并非是炎嘉伟所杀。”刑天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秦彦问道。

    “依我掌握的资料,炎嘉伟做事颇有他爷爷炎平南之风,为人处事很有分寸。水炎两家的矛盾本就很深,可是,双方都很清楚,谁也不敢先动手。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杀了对方的人,两家的矛盾会更加激化,事情也会越闹越大,不可收拾。炎嘉伟很清楚这一点,绝对不会这么做。”刑天说道。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很少听到你这么赞赏一个人哦,看来你对炎嘉伟很有好感啊。”

    “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如果真要说起来的话,炎家能让我看上眼的就只有一个炎嘉轩。比其他,炎嘉伟还差了许多,无论是智慧还是武功,炎嘉轩都超过炎嘉伟许多。”刑天说道。

    “炎嘉轩?炎嘉伟的兄弟?”秦彦愣了愣,说道,“想不到炎家倒是人才济济啊。炎平南倒是教出两个好孙子。”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水建业就那副德行,又怎么能教出好的孙子?炎平南则不同,处事颇有大将之风,子孙自然也都效仿。”刑天说道,“不过,炎嘉轩很少参与炎家的事情,三年前他就离开了家,拜入霸刀门学习武功。听说他的功夫已经超过了炎平南,深不可测。”

    “霸刀门?”秦彦愣了愣,说道,“就是那个抗日战争时期助纣为虐,帮助日本侵华的门派?”

    “这件事情其实有很大的误会。那时候霸刀门收了几个岛国的徒弟,抗日战争爆发之后,那几个人就加入岛国军部,犯下了不少的罪孽。因为他们所使用的功夫都是霸刀门的功夫,因而,江湖上的人都误以为是霸刀门投靠了岛国。而霸刀门的门主性格孤僻,也不喜欢解释,于是这个误会就越来越深。其实,暗地里霸刀门做了不少对华夏有利的事情,门下弟子很多假意投靠岛国,收集了不少有用的情报,无形中保护了不少爱国人士。而那几个霸刀门的岛国弟子,之后也都被霸刀门门主清理门户。”

    “抗日战争结束之后,华夏政府准备论功行赏,加封霸刀门的人。可是,霸刀门拒不接受,并且避世不出。”刑天娓娓道来,简单的说明情况。

    “这么说起来霸刀门倒是值得尊敬。当年参与抗日战争的门派家族不少,建国后都论功行赏,能有多少能抗拒诱惑?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很想会会霸刀门的门主。”秦彦说道。

    “他已经过世了,现在的门主是他儿子。”刑天说道。

    秦彦微微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做人,最难的不是在国家民族遇到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而是,在功成名就之后,能否抗的住诱惑。无疑,霸刀门的门主倒是高风亮节,超然物外。反观其他的门派家族,多多少少都接受了华夏政府的奖励。

    “门主,我已经查到天谴这次派来燕京的人。他叫苏秋,原是霸刀门的弟子,霸刀门的上任门主就是被他所杀。之后就加入了天谴,躲避霸刀门的追杀。根据我调查的结果,苏秋似乎已经跟水雯联络上,或许,水华的死是他所为。目的就是为了挑起水炎两家的矛盾,帮助水雯掌控水家的大权。”刑天接着说道。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停下手,掏出一根香烟点燃。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一抹烟雾,“看来天谴这次的目的绝非紧紧只是抢夺杨嫣的那门功法啊,也是想拉拢更多的人为他们所用。如果水华的死真是他所为的话,那水雯就等于没有了退路,被牢牢的掌控在天谴的手里。”

    “是的,我看他们下一步就会对炎家动手。现在水家将水华的死推到炎家的身上,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不好插手。因为江湖上的人会以为是炎家理亏在先,如果咱们天门插手,必然会被江湖上的人耻笑处事不公。”刑天说道,“如果天谴的人出手,恐怕炎家根本没有胜算。不然的话,水家根本不够炎家打得。”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公道自在人心,做事又岂能尽如人意?如果事事都要考虑别人的看法,那只会限制自己的未来。这件事情既然跟天谴有关,咱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不过,也不用着急,我想炎家的人很快会来找我。”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你也尽力去查一下苏秋的落脚点。”

    “门主是准备对天谴动手?”刑天问道。

    微微摇了摇头,秦彦说道:“咱们现在跟天谴的较量还没有正式的摆在台面上,咱们现在也不适宜公然挑衅天谴。查到他的落脚点,盯紧一些,起码可以防患于未然,不至于太过的被动。这是咱们跟天谴的一场较量,就看谁更胜一筹吧。”

    刑天愣了愣,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会尽力去查。”

    此时,“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