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进来!”

    话音落去,门被推开,是杨家的保姆。

    “秦先生,外面有一位姓炎的先生找你。”保姆说道。

    “炎平南?还真说说曹操曹操就到。”秦彦微微一笑,说道,“好,我马上上去!”

    保姆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客厅内,炎平南和炎嘉伟端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拘谨,面前两杯茶水腾腾的冒着热气。

    同在燕京,炎平南对杨家自然不陌生,曾经在生意上多多少少跟杨家也有些来往。虽然没有多少的交集,但是生意场上的人脉广,有时候你认识我,我认识你,大家便都知晓一二。炎平南没想到的是秦彦竟然跟杨家也有关系,而且,似乎关系还不简单;否则,秦彦又怎么会住在杨家呢?

    看到秦彦出来,炎平南连忙的起身。炎嘉伟也紧跟而起,目光偷偷的看向秦彦,不敢太过的明目张胆而显得自己没有礼貌。毕竟,这个年轻人可是天门的门主,是连他爷爷也畏惧三分的人物。

    “秦门主,打扰了!”炎平南赔着笑脸。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我知道你会过来,没想到会这么急,看样子事情有些麻烦哦。”

    话音落去,秦彦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坐下。接着目光从炎嘉伟的身上扫过,说道:“这位应该就是令孙炎嘉伟吧?你的名字我可是听过不少次了哦,炎家的生意被你打理的很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秦门主的赞誉,晚辈愧不敢当。”炎嘉伟说道。

    按照辈分来算,老家伙墨离的辈分比炎平南要高上一辈。自然,炎嘉伟也就比秦彦低一辈,自称晚辈倒也正常。

    “这位是我们天门白虎堂的堂主,刑天。”秦彦简单的介绍道。

    炎平南微微一愣,目光不由的转向刑天。这可是负责掌管着天门执法堂的人物,论权利,不比很多江湖门派的一门之主要差。寒暄过后,炎平南说道:“准备了一件小礼物送给秦门主,也不知秦门主是否喜欢。”

    说完,炎平南转头看了炎嘉伟一眼,点头示意。

    炎嘉伟连忙起身,将身旁的锦盒递了过去,“一点小小意思,还望秦门主笑纳。”

    秦彦接过,打开看了一眼,不禁浑身一震。“灵翼?这是传说中的十大魔刀之一?传说中这把刀铸就之后,杀死了很多黑帮和恐怖组织的成员,因而被称为上帝的翅膀。可是后来就连一些基督教的神职人员也死在这把刀之下,让它频添了几分神秘。传说这把刀被一个年轻女孩在拍卖会上拍走,也就彻底的失踪,没想到会在你炎家的手中。”

    “说起来也巧,当年我偶然间救过一个人,她为了报答我把这把刀送给了我。本来男子汉大丈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分内之事,也没想过她的报答。可是,她执意要送,丢下这把刀一声不响就走了,我也就只好留了下来。刚好今天借花献佛,送给秦门主。”炎平南说道。

    “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怎么能收?炎家主的心意我领了,东西还是拿回去吧。”秦彦连忙的回绝。

    “哎,所谓宝剑赠英雄。这把刀留在我这里也是暴殄天物,不如跟随秦门主才能大放异彩。秦门主就不要拒绝了。”炎平南推让道。

    沉吟片刻,秦彦说道:“好吧,既然炎家主一番心意,我也就却之不恭了。”

    顿了顿,秦彦转而问道:“炎家主此来是为了水华被人所杀的事情吧?”

    “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秦先生,的确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昨晚嘉伟跟水华在酒吧发生冲突,大打出手,之后水华就在停车场被人杀害。水家的人现在认定了是嘉伟所为,一早,水建业就闯进我家,逼我把嘉伟交出来。嘉伟是我孙子,我对他很了解,虽然不成器,但是绝对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炎平南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我也相信不是他做的,其中必然另有隐情。”

    “是啊,这根本就是水家诬陷之词。水建业放话说,如果我不把嘉伟交给他的话,他们就会宣战。真要是打起来,我炎家自然也不惧怕他,只是,此事非同小可,我不敢擅做决定。因此,特地过来请教秦门主,希望秦门主能够主持公道。”炎平南说道。

    微微一笑,秦彦转头看向炎嘉伟,问道:“你认为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炎嘉伟愣了愣,连忙的说道:“这件事情最大的嫌疑就是我,我也的确是百口莫辩。水家借此机会大做文章,显然是不想让秦门主插手。因为表面证据都指向我,如果秦门主插手这件事情,必然会被江湖上的人说秦门主偏袒我炎家。所以,我觉得如果能够找到那个凶手的话,那事情自然好办。当然,水家这次摆明了是要跟我们拼个鱼死网破,只怕也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如果水家真的要打,那我们也只好应战。不过,这一切还得听秦门主的意思。”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炎家主,你有个好孙子啊。”

    “秦门主过誉了,他还差得远,还有许多要跟秦门主学习的地方。”炎平南谦逊的说道。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炎家主就不必太过谦虚了。”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说道:“男子汉大丈夫为人处事,只求无愧于心,岂能事事尽如人意?若然事事都要顾忌别人的看法,那岂不是会束手束脚,一事无成?这件事情我相信不是炎家所为,如果水家挑衅的话,我必然会全力支持。而且,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一个叫苏秋的人所为。”

    “苏秋?”炎平南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水华?”

    “他是想挑起水炎两家的冲突,坐收渔人之利?”炎嘉伟眉头微微一蹙。

    这件本是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似乎变得越发的复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