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苏秋原本是霸刀门的弟子,他杀了霸刀门的上一任门主,之后就逃出霸刀门。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苏秋跟水雯见过面,很有可能这件事情是苏秋所为,一方面是为了帮助水雯夺取水家的权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挑起水炎两家的矛盾,让水雯彻底的投靠他。”秦彦简单的说道。

    他并未将天谴的事情告知炎平南,主要还是担心炎平南听到天谴之后过于害怕。面对天谴这样的组织,秦彦都不敢掉以轻心,更何况是炎平南?

    “霸刀门?”炎平南眉头不由紧蹙。

    “炎家主的另一个孙子炎嘉轩好像就是在霸刀门学艺吧?想必他应该知晓苏秋的身份。”秦彦说道。

    “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秦门主啊。是啊,嘉轩三年前离开家,拜入霸刀门学艺,至今未回。我们也只是偶尔电话联系一下,也很少对他提及炎家的事情。其实,我本以为这件事情的背后会是万剑门的人在搞鬼,没想到却是这个霸刀门的叛徒。”炎平南说道。

    “万剑门?”秦彦愣了一下,问道,“炎家主怎么会这么想?”

    “水家的那丫头水雯跟万剑门的少门主定了亲。水家想借此攀附万剑门,而万剑门也不过是想借此机会吞掉水家,互相利用而已。如果水雯真的想夺权,势必会借助万剑门的势力,所以,我才以为是万剑门的人在背后指使,没想到却是苏秋。只是,我炎家跟他没有任何的过节,即使他想帮水雯夺权,拉拢水雯投靠他,也不至于如此啊。”炎平南心中疑惑万分。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这个苏秋的背景很不简单,的确十分的麻烦。”秦彦说道。

    “那……,秦门主,我们应该怎么做?”炎平南问道。

    “苏秋的事情你不用理会,我们会处理这件事情。至于水家的事情,我相信你可以应付的来。如果水家真的挑起争斗的话,你也不必有任何的顾忌,放手而为就是,我一定会支持你。”秦彦说道。

    放手而为?这句话说的似乎有些个意思。炎平南自然理会,这是秦彦摆明了态度,如果水家真的挑起战争,秦彦不介意炎家灭了水家。

    “有秦门主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炎平南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炎家的家传功夫应该是怒拳吧?此拳至刚至猛,出手犹如泰山压顶之势,势不可挡。”

    “秦门主明见,正是怒拳。只可惜,我炎家后辈无能,无法重现先祖辉煌。”炎平南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

    当年,炎家的先祖乃是反清志士,凭借一手怒拳重创清廷走狗,可谓是威震江湖。然而,之后炎家的后辈再也无法将怒拳练至绝顶,一门本是厉害的功夫,最后也变得平平无奇。

    “据我所知,炎家的先祖曾是少林俗家弟子,这怒拳也是他根据少林功夫自创而来,因而以刚猛见长。拳法虽名为怒拳,其实却并非以怒易拳,此拳法乃是从少林功夫衍生而来,因而也夹杂着少林功夫很多的心法。施展此拳法时,必须心若冰清,即使天塌也不惊,如此才可以发挥怒拳的真正威力。”秦彦淡淡的说道。

    炎平南和炎嘉伟浑身一震,顿时犹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原来一直以来他们都错了,以为要发挥怒拳的威力必须要以怒火催动,怒火越深,拳法威力越强。殊不知,这样反而走上了一个误区,没有办法将怒拳真正的威力发挥出来。

    “秦门主见多识广,一席话宛如醍醐灌顶,让我豁然开朗。难怪我们总是无法发挥出怒拳真正的威力,原来竟然是走进了误区。多谢秦门主提醒,大恩大德,没齿难忘。”炎平南激动的说道。

    既然知道错在哪里,只要更正,日后必然可以将怒拳再次发扬光大。炎平南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我也只是看过一些炎家的历史记载而已。只可惜,当年炎家并未将这门功夫的典籍存在天门,所以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无法给你们提供更加详细的心法,一切还要靠你们自己摸索。”秦彦说道。

    “有秦门主这句醍醐灌顶之言,我们已是受益良多。”炎平南说道。

    微微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也是客居人家,就不留炎家主吃饭了。你们也早些回去安排,放手而为就是,我会全力的支持你们。”

    “好,那我们就先告辞了。”炎平南起身,跟秦彦告了声辞,转身离去。

    炎嘉伟紧跟其后,大步离开。

    看到炎平南和炎嘉伟爷孙离去之后,刑天说道:“看来水炎两家的战争是不可避免了。”

    “这样也好,我想炎平南也很想灭掉水家,只是因为这样那样的顾忌,一直不敢放手而为。如今有这个机会,炎平南必然不会错过。以炎家的实力而言,对付水家应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我担心的是苏秋会暗中作梗。如果他出手的话,炎家就岌岌可危了。”秦彦紧蹙着眉头说道。

    “放心吧,门主,我会派人盯紧炎家。如果苏秋真的对炎家动手的话,就由我们来应付,绝对不会让他的阴谋得逞。”刑天说道。

    “好!”秦彦满意的点了点头。

    “晚上留下一起吃饭吧。看时间,差不多杨嫣和白雪该回来了。”秦彦挽留道。

    “不了,我还是抓紧时间去调查苏秋的事情,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门主。”刑天道了声别,起身离去。秦彦知晓他的脾气,也没有多做挽留。

    离开杨家,炎平南转头看了看炎嘉伟,问道:“怎么样?有什么看法?”

    “不愧是天门的门主,气度不凡。就凭他一言就可以点破怒拳的关键所在,便知他功夫深不可测。而且,做事有进有退,从容有序,跟他一比,我简直差的太多太多了。”炎嘉伟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炎平南说道:“你也不要气馁,天门历代门主都是万中无一,哪能跟他们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