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水炎两家的矛盾,倪凡自然是清楚,也知道水炎两家如今水火不容,大战一触即发。如今炎嘉轩过来闹事,这摆明了就是宣战,倪凡岂能示弱?若是不然,传了出去,只当是水家怕了炎家,他以后也再难被水建业器重。

    深深的吸了口气,倪凡说道:“我早就听说炎家有个炎嘉轩,功夫一流,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不如,咱俩过两招如何?”

    “乐意奉陪。”炎嘉轩淡淡的说道。

    倪凡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退开一旁,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怵。单单是炎嘉轩的名声就足以震慑到他,更何况,刚才亲眼目睹炎嘉轩一人单挑这么多拳手,功夫了得。他自认自己做不到,怎能没有畏惧?只是,身在其位,就要谋其政,想要退缩也不可能。

    “喝!”

    倪凡大喝一声,朝炎嘉轩冲了过去。

    年轻时,倪凡拜访过名师,得到不少的指点。后来跟了水建业,对他也十分的器重,倒也指点了他不少。他虽然没有参加过拳赛,但是,身手可不比这些拳手差。他的功夫,也是真正的功夫,而不是为了比赛或者表演,而是杀人技。

    倪凡的功夫有不少十字拳的影子,拳法刚猛,出手间霍霍生风,气势迫人。

    面对倪凡的进攻,炎嘉轩却是淡定自若,见招拆招,没有丝毫的慌乱。他炎家的怒拳本就以刚猛见长,后拜入霸刀门学习,功夫自是更上一层楼。炎平南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炎嘉轩是炎家百年来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

    炎嘉轩没有着急着进攻,仿佛是在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有意的戏耍倪凡。拳怕少壮,本就是至理名言,在年龄上,炎嘉轩无疑要比倪凡年轻许多,占了不少的便宜。而倪凡的功夫又以刚猛见长,一顿猛攻下来,顿时有些后力不继,大口大口的喘气。

    看准时机,炎嘉轩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快如闪电一般,眨眼间就到了眼前。倪凡避无可避,连忙的挥拳迎了上去。

    “砰”!

    倪凡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道涌来,手臂顿时脱臼,“蹭蹭蹭”的后退几步,摇摇晃晃的方才站稳。

    炎嘉轩怎肯错过如此机会,紧跟而上,双拳犹如雨点般落了下去。倪凡狼狈的应着,却是力不从心,接连中了几拳,肋骨断了好几根,一下子瘫坐在地。

    炎嘉轩停下手来,鄙夷的笑了笑,说道:“水家的奴才也不过如此嘛。回去转告水老儿一声,今天我砸他的振兴武馆,下次我就要了他的命。”

    话音落去,炎嘉轩大步离去,头也不回。

    看着炎嘉轩的背影,倪凡面色难堪至极,自己也算是老江湖,没想到今天阴沟里翻了船,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离开振兴武馆,炎嘉轩拦下一辆的士,径直的回到炎家。

    刚一进屋,炎平南和炎嘉伟正坐在客厅里商谈着事情,看到炎嘉轩,二人不禁一愣。

    “嘉轩?你回来了?”炎嘉伟连忙的上前,紧紧的一个拥抱。

    “哥!”炎嘉轩亲切的叫了一声。

    接着上前,恭恭敬敬的给炎平南行了个礼,叫道:“爷爷!”

    炎平南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说道:“看来这三年功夫进步不少,好,很好。来来来,到爷爷身边坐!”

    “好嘞!”炎嘉轩微微一笑,紧挨着炎平南坐下。

    “你说你这小子,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也好让你哥去机场接你啊。”炎平南责备道,语气中却满是疼爱之意。

    “我这不是想给您一个惊喜嘛。”炎嘉轩嘿嘿一笑,说道,“爷爷,刚刚我去了振兴武馆一趟。”

    “振兴武馆?你去那干什么?”炎平南愣了一下,问道。

    “我刚下飞机就听说了水家跟咱家的事情,水老儿将他孙子的死嫁祸到大哥身上,摆明了就是挑衅。既然如此,咱水家也不能怂,所以我就去教训教训他们,也好让他们知道咱炎家不是他们能得罪的。”炎嘉轩说道。

    “你啊你,你这不是成心给我找事嘛。哎,本来事情是水家的不是,被你这么一闹,岂不是变成咱的不是了?”炎平南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炎嘉轩愣了愣,说道:“这些年咱们一直处处让着他们,这个时候咱们可不能再让了。”

    “理是这么个理,但是你这件事情办的可是有点糟心啊。”炎平南说道。

    “嘉轩,你可能刚回来,很多事情还不清楚,我给你详细说说吧。”紧接着,炎嘉伟将近来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听完,炎嘉轩眉头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爷爷,我也不知道这些,我……。”

    “好了,既然都已经做了,后悔也没用了。还好,秦门主已经说了,咱们可以放手而为。现在你回来了,我也就更放心了,咱们这次就跟水家好好的大干一场。”炎平南说道。

    “爷爷,你放心,水家没什么能人。咱什么时候动手?”炎嘉轩问道。

    “不急。今天你砸了振兴武馆,水家的人肯定不会罢休,肯定会有动作,咱们就静观其变。你大哥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了,只要水家的人动手,咱们就趁机将水家连根铲除。”炎平南说道,“而且,秦门主也说好了,他会全力支持咱们。”

    顿了顿,炎平南接着说道:“对了,你听说过苏秋这个人吗?”

    “苏秋?”炎嘉轩愣了愣,愤怒的说道,“当然知道。他是霸刀门的叛徒,杀了霸刀门的老门主,之后就逃了出去。霸刀门至今还在找他呢,可惜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就好像在世界上消失了似得。爷爷,你怎么忽然问起他?”

    “我们收到消息,水华的死可能是他做的,是为了帮水雯夺取水家的大权。”炎平南说道。

    “正好,如果让我碰到他,我就杀了这个叛徒,也算是替老门主报仇雪恨。”炎嘉轩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