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几乎是同一时间,炎家的餐厅遭遇到无数人“客人”的刻意找茬,不是挑剔菜的味道不好,就是说菜里不干不净。

    作为服务行业来说,即使客人有时候是无理取闹,也不能仗着自己的势力去刁难客人。因而面对这些客人的挑衅,餐厅的经理都是不断的赔着笑脸,希望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然而,这些所谓的“客人”本就是水家派来闹事的人,怎会善罢甘休?一时间,炎家的许多餐厅被砸,真正的客人也都吓的纷纷逃了出去。

    再然后,紧接着又是工商部门卫生部门税务部门过来调查,查封了不少的餐厅。几乎是刹那间,仿佛炎家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从这一方面,也不难看出水雯的能力,一环套一环,井井有条,瞬间将炎家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这场水炎两家的争斗,也变得越发的激烈,不死不休。

    夜!

    万锦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回到万剑门。水炎两家矛盾激化,对万剑门来说那也是一个很好的机遇,万锦不得不赶紧的布置,试图趁着这绝好的机会将水炎两家的餐饮集团彻底的吞并。

    “回来了?”万龙涛捧着本书,悠然自得的靠在沙发上看着。

    “嗯!”万锦应了一声,走到万龙涛的身旁坐下。“公司近来的业绩非常好,股东们也都非常的开心。”

    满意的点了点头,万龙涛放下书,抿了口茶,说道:“今天水雯那丫头过来了。”

    “水雯?”万锦愣了愣,“为了水炎两家的事情?”

    他跟水雯之间的亲事,本就是一场商业利益的结合。万锦对水雯没有多少的感觉,更别说爱了。水雯也同样如此,他们之间虽然现在算是准夫妻,可是彼此之间却显得十分的陌生,双方也都互不管束。

    往往越是这样的家族,婚姻反而往往只是一场表演。对于他们而言,婚姻不过只是互相利用的筹码而已,反倒不如一些平凡家庭里吃糠咽菜、彼此依靠的幸福。

    “她的意思是让咱们出手帮她们对付炎家,之后会将炎家所有的一切都给我们。你怎么看?”万龙涛阴沉着脸,完全不像白日里面对水雯时那种亲切的宛如慈父一般的模样。

    “哼,她会那么好?恐怕是想利用完咱们就一脚踢开吧?”万锦冷哼一声,说道。

    “水家当初要把水雯嫁入咱万家,目的无非就是想攀附咱万家这棵大树,希望借助咱们的力量帮他们对付炎家。我们双方本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水雯我很了解,城府很深,怎会轻易的将到手的好处统统让给咱们?这其中必然有诈。”万锦接着说道。

    “听水雯说天门的人也到了燕京,而且站在了炎家一方,似乎是有意支持炎家对付水家。”万龙涛说道。

    “天门?”万锦愣了一下,眉头紧紧一蹙,说道,“这么看起来,水家是想让咱们跟天门正面交锋,利用咱们对付天门啊。我也收到消息,前几天天门的人曾亲自去过水家,因为水家抗拒天王令,因此当时将水文水武两兄弟和水华统统都绑了,逼迫水家的人就范。如果我没料错的话,水家已经彻底的激怒了天门。天门这次显然是有意栽培炎家,将水家彻底的铲除。在这样的形式之下,水雯只能寄望咱们。如今江湖上,能跟天门一拼的也就只有咱万剑门。当年太爷爷就曾抗拒天门的天王令,而天门却拿我万剑门没有办法,这足以说明天门也已经开始没落。而且,天门内部一直都是矛盾重重,门主和长老会互相敌对,恐怕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那你的意思是咱们拒绝水雯?”万龙涛问道。

    “拒绝那肯定是不行的,表面上的工作咱们肯定要做,否则,岂不是会让水家说闲话?咱们可以先答应他们,并且说会全力支持水家。不过,咱们不必那么着急着动手,等水炎两家的人打个两败俱伤之后,咱们再出手,坐收渔人之利。不但可以将炎家的产业统统的纳入咱们旗下,就连水家的产业,咱们也可以顺势夺过来。到时候,水家根本没有实力跟咱们争,只能乖乖听话。”万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那天门呢?如果炎家真的有天门撑腰的话,必然是胜券在握,恐怕水家根本无法撼动炎家一丝一毫。”万龙涛说道。

    “炎家的炎嘉伟杀了水华,水家以此为借口对炎家动手,本就是师出有名。天门向来自诩为江湖上的公义,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根本没有借口支持炎家。否则,必然会被江湖上的人诟病,影响到天门的权威。我想,天门的人不会那么傻。况且,这水炎两家的事情本就是小事,在天门的眼里炎家根本算不了什么,也不会全心全意的帮他们的。这点咱们完全不必担忧。”万锦分析的头头是道,却不知他从未见过秦彦,也根本不了解秦彦的为人和做事的风格。

    微微的点了点头,万龙涛说道:“万锦,你真的长大了,也成熟很多。以后把万剑门交给你,我也放心。你好好干,以后万剑门的大权就交给你,我也落得个清闲。正好最近我也要闭关,参研万剑归宗最后一式。”

    “万剑归宗最后一式?”万锦浑身一震,说道,“如果爸真的能够练成的话,咱们万剑门在江湖上的地位也就更高,取代天门也是指日可待。”

    “希望吧。毕竟,从你太爷爷那一代开始,咱们万家就没有人练成过万剑归宗最后一式。有时候,这种事情也是需要讲究机遇的,可遇而不可求。”万龙涛似乎对自己并没有多少的信心。

    顿了顿,万龙涛又接着说道:“水炎两家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处理了,你放手而为就是。从今天开始,万剑门就交给你全权负责。对了,明天是你姑姑的忌日,你记得去上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