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忙忙碌碌的一天工作完成,杨嫣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一下疲乏,公司每天那么多的事情,的确让她有些焦头烂额。最苦恼的是,现在还找不到一个可以帮忙的人,手底下的那些个股东没有一个信得过,他们不但不帮自己出谋划策,甚至想尽办法阻挠自己的政策实施,企图剥夺自己的经营权。

    以前杨天还在的时候,那些个股东还不敢太过分。可如今杨天过世,他们终于找到了机会,趁机发难,试图夺取杨嫣的经营权。

    看了看时间,杨嫣起身走出办公室,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玩着手机,百无聊赖的白雪,歉意的笑了笑,说道:“很无聊吧?真不好意思,每天要你在这无聊的陪着我。”

    “没关系,你是大哥哥的女人,我可不敢怠慢哦。”白雪促狭的笑着。

    跟杨嫣之间的相处,可能是较之其他女孩最好的一个。这可能也跟杨嫣的性格有关,加上她身上有一股无形的魅力,即使是女人,也无法对她生气。

    “他可看不上我哦。”杨嫣微微笑了笑,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失落。

    这些日子以来,她看似跟秦彦相处的十分融洽,秦彦也对她十分的关心。然而,他们之间却始终都好像还是差了一些什么。每次面对杨嫣有些清晰的表白,秦彦都是顾左右而言他,这不得不让杨嫣感觉到秦彦并不喜欢自己。

    “怎么可能?如果大哥哥不喜欢你,又怎么会一听到你有事就亟不可待的从滨海飞过来?”白雪想想就愈发的气愤,为什么那混蛋就不能把自己收了呢?

    “不说这些了。下班了,走吧,咱们回家。”杨嫣微微笑了笑,说道。

    一路上,二人有一桩没一桩的闲聊着,话题也始终都是围绕着秦彦。杨嫣也看得出白雪对秦彦的意思,不过,却也没当真,只当是小女孩青春叛逆时期的一种对异性的好奇而已。只是,当听到白雪说出天门的规矩,历代门主都不能结婚时,杨嫣微微一怔。随即释怀,她跟秦彦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很清楚他的个性,也清楚的知道秦彦绝对不会为了其他的女人而抛弃沈沉鱼。结婚,她想都没有想过,她只想可以陪伴在秦彦的身边。

    刚进入停车场,白雪的神情一怔,眉头微微一蹙,连忙的拦在了杨嫣的身前。“小心,有杀气!”

    杨嫣愣了愣,却十分的淡定,没有丝毫的惊惧之色。

    “出来吧。”白雪冷声的说道。

    “想不到杨小姐的身边还有这样的高手,佩服,佩服!”伴随着一阵话音落下,一名男子缓缓走了过来。

    白雪眉头紧蹙,眼神中满是戒备之色,“你是谁?”

    “我?小人物,说出来你可能也不知道。”男子微微的笑道,“我姓郭,单名一个冬字,冬天的冬。因为我是冬天出生的,所以父母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郭冬的神情哪里像是来找事的?反倒更像是跟朋友见面聊天似得,态度从容而亲切。只是,那身上森冷的杀意却是丝毫也掩盖不住。

    “郭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应该素不相识吧?不知道郭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杨嫣神情从容淡定。

    “冒昧的过来叨扰杨小姐,只是想请杨小姐帮个忙。”郭冬始终面带笑意。

    “帮忙?帮什么忙?”杨嫣问道。

    “希望杨小姐可以跟我走一趟。我尊重杨小姐是位女性,所以不想动手,也希望杨小姐不要为难我。只要你乖乖的跟我走,我保证不会碰你一根头发。”即使是绑架的事情,郭冬也说的这么从容而绅士。

    白雪冷哼一声,说道:“你是天谴的人?”

    郭冬微微一愣,重新打量了白雪一眼,说道:“想不到你竟然认识我,看来我倒是有些小看你了啊。”

    “岂止是小看,别以为你摆出一副很绅士的样子就真的是绅士了。乞丐穿上龙袍也不像皇上,癞蛤蟆披上一层人皮也还终究是癞蛤蟆。想带他走,那也要问过我。”白雪损人的功夫可不小,经常揶揄的秦彦也说不出话。

    郭冬的眉头微微一蹙,冷哼一声,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反抗。”

    “那也要试过才知道。”白雪冷声说道。

    “嫣姐姐,你先退开一旁,有机会你就先走。”白雪小声的嘱咐道。

    话音落去,白雪径直冲了上去。

    身为天门麒麟堂的堂主,白雪的年纪虽然不大,功夫却是不弱。天门哪个堂主不是万里挑一的天才?又都经过上一任堂主的细心栽培,手里的功夫那都是相当的了得。

    出手快如闪电,一拳径直的砸向郭冬的胸口。

    白雪的身法较为的飘逸灵动,这也在一定的程度上让她占了不少的便宜。若是硬拼,她哪里会是郭冬的对手?她也清楚对手的强大,因而也只是想拖延时间,好让杨嫣有机会可以逃走。

    可是,杨嫣又岂能丢下白雪不管?

    “咦?”郭冬微微愣了愣,显然是没料到白雪的功夫这么好。

    不过,郭冬却也并未在意,见招拆招,白雪根本无法近身。

    刚一交手,白雪就心知不是郭冬的对手,连忙的喝道:“嫣姐姐,你快走,我拖住他。”

    “不行,我怎么能丢下你不管。”杨嫣说道。

    “你不走,我们就谁也走不了,你走了,我就有办法。”白雪说道。

    杨嫣愣了愣,沉吟片刻,咬了咬牙,转身朝车子的方向奔去。她知道,自己留下来只能是累赘,只有自己安全的逃走,白雪才可以不必跟他硬拼,才有机会逃走。

    郭冬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说道:“想走?没那么容易。若是让你们两个女孩子从我手上逃走,我以后还怎么见人?”

    “你本来就见不得人。”白雪不忘挖苦道。

    “找死!”郭冬冷哼一声,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正中白雪的胸口。

    顿时,白雪禁不住“蹭蹭蹭”的后退几步,口中吐出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