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水文的死,彻底的激怒了水建业,也让他变得更加的疯狂。

    虽然水文是个废物,不成器,整日里除了花天酒地没有干过一件像样的事情;但是,他始终是水家的人,始终是自己的儿子。如今惨死在家中,水建业又岂能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在水建业的命令之下,炎家的各个餐厅到遭遇到前所未有的疯狂报复。餐厅内被投掷*,造成了很大的伤亡,餐厅也被炸的粉碎。

    水炎两家的矛盾也彻底的变得更加激化,到达不死不休的地步。然而,这件事情所造成的影响也越发的恶劣。

    这件事情本轮不到国安局插手,可是,水家的做法无疑已经涉及到社会的安定。这简直就是*的行为,国安局岂能坐视?而且,段婉儿也清楚对于水炎两家的矛盾秦彦的态度,有心要帮他。

    因而,在得知事情后的第一时间,段婉儿就亲率国安局的人奔赴水家。

    因为段婉儿的靖武院刚刚成立,人手不足,因而,只有从国安局借调人马。所谓的靖武院,是国家新成立的一个部门,专职用来监督和管辖江湖上的这些门派和家族。一直以来,考虑到抗日战争时期,这些江湖门派对于国家和民族的贡献很大,华夏高层对他们也一直都十分的容忍。可是,近些年来,有些门派的做法越来越过火,已然超出了底线。因此,华夏高层也无法熟视无睹,所以成立靖武院,专门负责针对这些江湖门派。

    水家!

    听闻到前线传来的消息,水建业得意不已,心中暗暗的想道:“炎平南,跟我斗?哼,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一旁的水雯一言不发,心中却是暗暗的冷笑。江湖终究是江湖,就算有再大的纷争矛盾,那也绝对不能影响到国家和民族的安定。然而,水建业的做法却显然已经超出了这条底线,这也让水雯意识到事情的不妙。

    而且,华夏高层也有意以这件事情为起点,彻底的打响靖武院的名声。无疑,水家首当其冲。

    段婉儿率人直闯水家大厅,水家的人也不敢阻拦。

    看到她,水建业愣了愣,诧异的问道:“段小姐又来做什么?该不会是又是替天门传递消息吧?”

    “水老先生,最近燕京境内多家餐厅发生*袭击事件,根据我们的调查,事情跟水家有关。所以,我们特地请水老先生跟我们回去调查。这是拘捕令,水老先生,请!”段婉儿表情严肃,不似上一次到水家来时那般的客气。

    水建业眉头微微一蹙,冷声说道:“你们有什么证据吗?没有证据可不要乱说,什么时候国安局也成了炎家的狗了?”

    “水老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我们是来请你回去调查,至于有没有证据,你跟我们回去后就知道了。希望水老先生配合,不要让我为难。”段婉儿说道。

    “哼,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水家,你说带我走就带我走?你才是什么级别?你们领导见到我都要礼让三分。”水建业愤怒的斥道,“马上给我滚出去。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

    “水老先生,靖武院不属于任何部门管辖,而是直接听命于中央领导。所以,你也不用想用关系把事情压下去。我们已经拘捕了多名涉嫌*袭击事件的嫌疑人,正在紧张的审讯当中,根据他们的口供,这次*袭击事件的幕后指使就是水老先生您。所以还是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段婉儿不卑不亢。

    “混账!你们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哼,你们跑到水家就凭一张破纸就想带我回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我看看你们谁敢动。”水建业也意识到事情闹大了,心里有些发怵。但是,却很清楚绝对不能跟他们回去,否则,只怕就再也走不出来了。只要人在外面,那就还可以走动走动,或许可以把事情压下去。

    “既然水老先生不愿意跟我们走,那我们只好动手了。来人,抓起来!”段婉儿一挥手,几人走上前去。

    “谁敢?”水建业一声叱喝,“呼”的一下站了起来,一拳狠狠地砸在其中一人的脸上。顿时,那名国安局成员一头栽到在地,昏死过去。

    段婉儿眉头一蹙,冷声道:“水建业,我们敬重你是个人物,本想好好跟你说话。可是,你竟然敢袭击执法人员,简直就是目无王法。来人,给我把他铐起来。”

    水建业愤怒不已,正欲动手,一旁的水雯连忙的拉住他。摇了摇头,水雯说道:“爷爷,不要。你这一动手,那就再也说不清了,事情也会越闹越大。你跟他们回去,我会在外面想办法,会没事的。”

    水建业深深的吸了口气,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刚才他也只是一时气愤而已,就算水家的家业再大,那也得罪不起国安局。公然袭击国安局人员,那就等于是危害国家安全,这个罪名足以让他永无翻身之地。

    “我跟你们回去。”水建业愤愤的哼了一声。

    “水老先生,请!”段婉儿态度进退有度,让人丝毫找不到问题。

    “记住,赶紧把事情摆平。”水建业嘱咐了水雯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看到水建业离去的背影,水雯的嘴角勾出一抹冷笑,喃喃的说道:“你就好好的在里面待着吧,水家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命令,是水建业下的,执行的人却是水雯。而具体实施的那些人,都是水雯安排的,有些甚至是已经被水雯收买的所谓衷心于水建业的人。无他,水雯就是为了防止有这样的一天。果不其然。

    也好,她顺水推舟,将所有的责任都嫁祸到水建业的身上,自己置身事外。没有了水建业坐镇,水家的大权她就可以牢牢的握在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