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回到家,秦彦立刻拿出纸笔将杨嫣太爷爷棺材盖上所记载的那些蝌蚪文翻译出中文写了下来。过目不忘对秦彦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这一切都要多亏老家伙墨离从小到大对他近乎变态的教育。

    有些事情是天生的,也有些事情是后天努力可以换来的,关键看你是否有心。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这就是你太爷爷棺材盖上记载的功夫,我已经翻译出中文,你看看。”秦彦边说边将东西递了过去。

    杨嫣接过看了一眼,问道:“我应该怎么处置?我太爷爷吩咐我们今日开棺,显然就是希望后辈的子孙可以看到这门功夫,然后好好练习,壮大我杨家的家业。可是,如今天谴的人也盯着这门功夫。如果让他们知道在我手里,又或者我练成了,他们不知道会做出怎样的事情。”

    “我猜想你太爷爷应该也是知道天门有叛徒,而且需要这门功夫帮助提升实力,因而才没有将功夫传下来。而他又担心杨家先祖好不容易创出的功夫就此失传,所以吩咐今天开棺,也是认定了事隔这么多年,天门的叛徒应该已死。我相信冥冥之中必有注定,即使你不学习这门功夫,天谴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与其如此,为什么不去学?至少,万一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能有自保的能力。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因为别人的想法而左右自己的决定,任何事情都是一样,否则,我们只能是一事无成。因为无论你做什么事情,总是会有人反对,会有人有意见。所以,我们只要做好自己就行。”秦彦说道。

    “你是希望我学了?”杨嫣问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我不可能时时刻刻在你身边,而天谴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解决的事情,终究还是需要你自己去面对。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给自己增加一些机会呢?我刚刚简单的看过这门功夫,的确很神奇。华夏的功夫多讲究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就拿我练的无名真气来说,十几年的功夫,我也就练到这样的地步。而这门功夫却反其道而行,可以在短时间内就将自己变成一等一的高手。也只有这样,我才可以真正的放心。”

    沉吟片刻,杨嫣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对,我们不能因为别人的想法而左右自己的决定,如果因为担心天谴觊觎这门功夫就放弃不练的话,这也会辜负我太爷爷的一番心血。我决定了,我练。正好这段时间也不用去公司,就利用这段时间将这门功夫练好。”

    “嗯!”秦彦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果杨嫣可以练成这门功夫,即使不能说是无人能敌,起码,在面对天谴的人时有更大的把握可以保存自己的性命。

    吃过晚饭,秦彦跟杨嫣道了声别,起身离去。

    杨嫣没有追问秦彦去做什么,毕竟,秦彦的身份是天门的门主,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而她,终究不是天门中人,很多事情秦彦也不方便说。如果她不停的追问,只会让秦彦难做。因而,只是嘱咐了他一声“小心”。

    秦彦不在,研制丹药的事情就落在了白雪的身上。这丫头最近倒是十分的乖,尽心尽力,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让秦彦刮目相看,然后对自己产生爱慕之意。

    白金汉宫!

    燕京有名的娱乐会所!

    有赖于华夏政府对黄色产业的严厉打击,如今的娱乐会所也不再像以前那般污秽不堪,多数只是一些商务场。燕京,作为天下脚下,自然管理的更为严格。

    3333号包厢内,杨氏集团的三大股东齐聚一堂,喝得尽兴,玩的忘乎所以。

    “高总,你想怎么做我们两个个人都支持你,放心。”张元拍了拍胸脯,一副义盖云天的模样。

    “哼,杨家那小丫头也想跟我斗?简直是不知死活。杨天那老头子在的时候我还顾忌三分,现在杨天死了,公司哪里轮到她做主?只要咱们几个抱成团,将她赶下马那是迟早的事情。你们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天,我保证你们的利益要比现在大。那个小丫头,毛都没长齐呢,她知道怎么经营公司吗?简直就是笑话。”高瑞得意的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那丫头毕竟掌握着公司百分之三十七的股份,也是最大的股东。想要把她罢免,恐怕有不小的问题。而且,那丫头是杨天最疼爱的孙女,一直都对她栽培有加,咱们不能掉以轻心。”乐祥祺担忧的说道。

    “咱们三个人的股份加在一起有百分之四十二,只要咱们三个人抱成一团,那丫头就折腾不出什么花样。那丫头继承了她爷爷杨天的狡猾,所以,咱们一定要互相信任,绝对不能中了她的离间计,让她能个个击破。”高瑞说道。

    “高总放心,这个我们很清楚,那丫头不会是您的对手。”张元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高瑞说道:“好,有你们两这句话就行了。总之,杨氏集团也该是换换名字的时候了,也是该由咱们当家做主的时候了。来,干杯!”

    高瑞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想起自己很快就能坐上董事长的位置,高瑞的心里就止不住的开心。

    “砰”的一声,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踹来,一名年轻男子缓步走了进来。跟随在他的身后,还有约莫四五个人,个个面无表情,冷冷的充满了杀气。

    高瑞愣了愣,上下的打量了来人一眼,说道:“你们走错门了吧?”

    “你就是高瑞?杨氏集团的股东?”年轻男子淡淡的说道。

    “我就是,你又是什么人?”高瑞愣了一下,眉头微蹙。

    像他这样级别的人,可不怕什么小混混。这年头,就算是那些真的出来混的人,也不敢自称黑社会,也不敢得罪他。像高瑞这样的级别,黑白两道怎么会没点认识的人?难道还会被眼前几个人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