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炎平南陷入一阵沉思之中,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似乎在做着一个艰难的决定。

    这是一场赌博,一场关乎到炎家生死存亡的赌博。可是,这场百家乐他只能选择买闲,秦彦永远是庄。他答应秦彦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如果不答应,炎家百年的基业将会付诸一炬。不知不觉之中,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深深的吸了口气,炎平南说道:“好,我一切都听你的,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水家也好,万剑门也罢,他们看中的无非是你炎家手中的餐饮集团。这个,就是最大的诱饵。你放出话去,要将公司卖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水雯和万剑门一定会派陌生人跟你们接触,谈买卖的事宜。只要你把公司卖给水家,那就行了。”秦彦说道。

    “卖给水家?为什么不是卖给万剑门?”炎平南愣了一下,问道。

    “万剑门的实力要强过水家许多,如果把你的餐饮集团卖给了他,到时候水雯即使心中不服,只怕也很难做什么。可是,如果你把公司卖给水家,那就完全不同了。万剑门出钱出力帮助他们打垮了你们炎家,可是最后什么好处也没有捞到,你觉得他们会甘心吗?”秦彦微微的笑着,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可是,如果水雯受不住万剑门的逼迫,把利益分给万剑门呢?”炎嘉伟好奇的问道。

    “第一,水雯的为人我很清楚,她绝对不甘心将到手的东西白白的便宜万剑门。若非如此,她也不会不惜陷害自己的爷爷,害他至今还在国安局,无非就是想掌控水家。而且,他的身后还有一个苏秋在支持,她一定会认为不怕万剑门。第二,他们之所以找陌生人买你们的产业,一是怕你们知道是他们的人而不肯卖给他,二来就是想万一对方问责的时候可以推卸的一干二净。所以,即使万剑门到时候兴师问罪,水雯也会假装不知。你想想,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万剑门会善罢甘休?那万剑门跟水家一定会打起来。”秦彦分析道。

    炎平南和炎嘉伟听完,不禁重重点了点头。

    “秦门主果然不愧为天门的门主,简直就是神机妙算,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佩服,佩服!”炎平南由衷的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就坐等事情的结果出来就好。不过,为了迷惑他们,炎家主你们也必须马上离开燕京,让他们觉得少了炎家这个威胁而肆无忌惮。当然,你们可以再偷偷的回来,不要露面就好。万剑门的人向来高傲,一直以为当年他们违背天王令,天门没有动他是因为惧怕他们的实力,殊不知我师父只是念在他有功于国家民族所以才未追究。所以,他们也肯定不会在意我。你们炎家垮了,他们肯定会认为我天门不方便出手,也根本对我天门不屑一顾,就会肆无忌惮。等万剑门和水家拼个你死我活,咱们再坐收渔人之利。”

    “好,我回去之后立刻就安排。”炎平南说道。

    秦彦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秦彦做事有自己的原则,谁是我的朋友我就一定会尽力帮他,谁是我的敌人我也不会心慈手软。这些年江湖上太平静,却仅仅只是表面,背地里却是暗流涌动。我天门也在江湖上沉寂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出山重整江湖秩序了。”

    “有秦门主这句话,我炎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炎平南坚定的说道。

    顿了顿,炎平南又转而说道:“对了,上次嘉轩的事情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嘉轩都跟我说了,如果当时不是你的话,他可能已经死在那个霸刀门叛徒的手里了。”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苏秋也是我的敌人,这是我分内的事情,你不用谢我。”

    “话虽如此,但是,这份恩情我炎家会铭记在心的。秦门主,既然事情已经商量好,我也就不多打扰了,先告辞了!”炎平南边说边起身站了起来。

    “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将炎平南和炎嘉伟送出门外。

    看到炎平南和炎嘉伟爷孙离去,秦彦心里也暗暗的松了口气。如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他也很庆幸当初选择了炎家作为合作伙伴,至少,炎家的人从目前来看的确要比水家的人更加的忠诚。

    “成功了,成功了!”

    白雪兴冲冲的从地下室跑了上来,手中拿着研制好的一枚暗红色的丹药。“大哥哥,你看,这就是我们研制出来的丹药。”

    秦彦接过看了一眼,“就是不知道效果到底怎么样。我们习武者讲究的是胸中一口气,以气发力,才能发挥功夫最大的威力。真气游走是通过我们的经脉运行,而经脉之中有无数的穴道,以至于限制真气流动的速度和量。这枚丹药的作用就类似于银针刺穴的效果,可以扩宽人体内的经脉,让真气流动的速度和量更为庞大,如此就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现在就看是不是有这个效果了。”

    “嗯……!”沉吟片刻,秦彦接着说道:“我在想,应该找谁来试试这丹药的效果。”

    “我来吧!”白雪说道。

    “你?”秦彦愣了愣。

    “天门那么多堂主之中,以我的修为最差,用我来做试验室最好不过的了。”白雪口中这么说,自然是将独孤白辰抛出再外,毕竟,他才刚刚加入天门。

    “不行,怎么能让你冒险?万一没效果呢?”秦彦摇了摇头,拒绝道。

    “就算没效果也没什么损失,这丹药对身体也没有任何的坏处。”白雪说道。

    “不行,还是让我来实验吧。就算真有什么事情,我也能治好。”秦彦说道。

    “能医难自医。反倒是我来实验,如果有事你才更能够帮我治疗。如果你有事,我可没那个信心能治好你。”白雪坚持道。

    沉吟片刻,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好吧,听你的。”

    白雪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的将丹药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