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万剑门!

    参悟出万剑归宗最后一式的万龙涛终于出关,脸上洋溢着志得意满的笑容。百年来,万剑门没有人能够练成这万剑归宗最后一式,想不到他万龙涛终于成功的习成,这对他来说意味深长。

    有了这万剑归宗最后一式,万龙涛自信就算是天门,他也无所畏惧。万剑门驰骋江湖,领先于江湖门派之上那也是指日可待。

    “恭喜父亲出关!”万锦拱手弯腰行礼。

    微微点了点头,万龙涛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随即说道:“有了这万剑归宗最后一式,日后我万剑门必然可以更上一层楼。”

    顿了顿,万龙涛转而问道:“怎么样?这些日子水家和炎家的事情怎么样了?”

    “炎家已经彻底的败下阵来,炎家父子全部去了南方,燕京所有的产业也都变卖。这次咱们联合水家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成功。”万锦说道。

    “哦?”万龙涛愣了愣,诧异的说道:“天门没有插手吗?他们不是说坚决支持炎家吗?怎么会任由炎家一败涂地?”

    得意的笑了笑,万锦说道:“看来炎家不过只是天门的一枚棋子而已,当他失去价值,天门也就不再护着他了。而且,正如我们预期所设想的一样,在这件事情上炎家处于理亏的一方,天门很难偏袒,有失公允。为了自己的名誉,天门只能舍弃炎家这枚棋子。”

    满意点点头,万龙涛说道:“这天门也并非像江湖传闻的那么可怕嘛。当年我万剑门就不鸟他天门的什么狗屁天王令,天门也没耐我们何。如今我又练成万剑归宗最后一式,如果他天门敢惹事的话,我不介意将天门给灭了。”

    “炎家的产业呢?那可是块肥肉,咱们万剑门拿到手没?”万龙涛接着问道。

    万锦愣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也曾找陌生的人去谈购买炎家旗下餐饮公司的事情,可是,却被人抢先一步,炎家的餐饮公司全部卖个了其他人。我查过,那个购买炎家餐饮公司的人是水雯的人。”

    “什么?”万龙涛一怔,愤怒的喝道,“那就是说咱们出钱出力,结果什么也没有捞到,反而是为他人做嫁衣了?”

    万锦讪讪的笑着说道:“爸,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她水雯竟然敢利用咱们万剑门,独自吞掉炎家的产业,简直就是不把我万剑门放在眼里。我正准备去拜会她,让她将所有的东西交出来,如果不然的话,那就别怪咱万剑门不客气了。”

    “你觉得水雯会把到手的利益吐出来吗?那丫头可不简单,城府深着呢。我甚至怀疑水建业被国安局带走调查,也是她从中作梗。如今她又吞了炎家的产业,可谓是实力大增,只怕没那么容易将嘴里的肉给吐出来。”万龙涛说道。

    “哼,还轮不到她说不愿意。”万锦愤愤的说道,“如果她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也就罢了,如果她不听得话,我不介意将水家从江湖上抹掉,反正我们本来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且,炎家虽然败了,可是炎家父子都还活着,炎家在南方还有不少的产业。如果炎家父子重回燕京找她算账,没我们万剑门支持,她能抵挡的住?爸,你放心吧,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一定会处理好。”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总之,炎家那么多的产业,咱们绝对不能全部便宜了水雯那丫头。如果她真的不识趣的话,不妨给她点颜色看看,也好让她知道谁是庄谁是闲。”万龙涛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练成了万剑归宗最后一式,万龙涛更是信心十足,连天门都不放在眼中,更何况是区区一个水家?

    顿了顿,万锦转而说道:“对了,爸,那天我去给姑姑拜祭的时候见到一个人,他自称是姑姑的朋友,是从韩国来的。”

    “韩国?傅书?”万龙涛愣了愣,浑身一冷,杀意弥漫。

    “你认识他?”万锦愣了愣,问道,“爸,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那个傅书似乎跟姑姑的关系很不一般。姑姑的事情我问过你们很多次,可是,你们都不愿意告诉我。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微微叹了口气,万龙涛说道:“这件事情是咱们万剑门的耻辱,所以我和你爷爷一直都不愿意提起。当年傅书作为交换生到燕京大学读书,当时你姑姑万柔也刚好在学校内,两个人相处的时间长了就发展成恋人关系。你姑姑甚至为了他不惜将万剑门的奕剑术偷偷的传给他,你爷爷知道后大火,一边派人追杀傅书,一边将你姑姑软禁在家中禁止他们来往。傅书当时为了保命,只好逃回韩国,而事后我们才发现你姑姑竟然怀了他的孩子。那时候你爷爷已经跟霸刀门的门主商量好,跟霸刀门联姻,将你姑姑嫁给霸刀门门主的儿子。可结果却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到霸刀门的耳中,势必会引起霸刀门的不满,很有可能就是一场流血事件。你爷爷于是勒令你姑姑把孩子打掉,可是你姑姑抵死不从,最后你爷爷也只好作罢。想着等你姑姑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再把她嫁到霸刀门。”

    “后来,你姑姑生下了孩子,你爷爷就用孩子逼迫你姑姑嫁给霸刀门门主之子。结果,你姑姑竟然割腕自杀。这件事情是万剑门的耻辱,而且,也考虑到霸刀门那边的态度,因而一直未曾对外提及。”

    “那……,那个孩子呢?”万锦愣了愣,问道。

    万龙涛一怔,有些紧张的说道:“孩……,孩子后来也夭折了。”

    “想不到事隔这么多年,傅书竟然找上门来。哼,若不是他,你姑姑又怎么会死?万剑门又怎么会颜面丢尽?而且,他还偷学了咱们万剑门的奕剑术,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既然他来找死,那也就怪不得我了,正好让他试试我万剑归宗最后一式。”万龙涛阴冷的说着,岔开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