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皇擎天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样的地步,秦彦也不清楚。这个被古柏鸿称赞不绝的人必然有其出色的一面,至少,秦彦自认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看到严卓涛袭来,皇擎天嘴角淡淡一笑,看似很不经意的挥出一拳。拳势很慢,却又仿佛有着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面对着看似破绽百出毫不起眼的一拳,严卓涛竟忽然感觉到好像根本无路可逃似得,迫使的他不得不硬接这一拳。

    “砰!”

    一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宛如巨浪般涌来,严卓涛踉跄着后退,体内血气翻滚。心中不禁暗暗的惊骇不已,想不到对方的实力竟然强大到如斯地步,恐怕就算是自己倾尽全力,也不是对方的对手吧?

    严卓涛没有再贸贸然的冲上前去,他心知即使再冲过去,也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严门主,得罪了。”皇擎天微微一笑。接着转头看向秦彦,说道:“人我带走了,多谢!”

    话音落去,皇擎天过去将苏秋搀扶起来,大摇大摆的离去。

    看着苏秋离去的背影,严卓涛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想不到手到擒来的人如今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去。

    “苏秋,霸刀门是不会放过你的。”严卓涛愤愤的说道。

    苏秋回头看了严卓涛一眼,冷笑一声,说道:“如果你不是趁人之危,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想抓我回霸刀门,可以,我等着你。我能杀了你父亲,也一样可以杀了你。”

    严卓涛愤怒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心中那股憋屈甭提有多难受。等到皇擎天和苏秋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严卓涛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可见刚才皇擎天那看似不经意的一拳究竟有多么厉害。

    “你没事吧?”秦彦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

    “没事。”严卓涛摇了摇头,擦了擦嘴角的血渍。

    转头看向秦彦,严卓涛问道:“刚才那个人说你们是师兄弟,他究竟是谁?”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他叫皇擎天,是我师父收的第一个弟子,原本也是天门门主的继承人选。”

    严卓涛愣了愣,说道:“你说他是墨老门主的徒弟?那他为什么会跟苏秋搅合在一起?”

    “十几年前,他就离开了天门,加入一个叫天谴的组织,之后我师父才收我入门。如果他不离开的话,天门的门主之位也轮不到我,甚至我师父也不会收我为徒。他天资聪颖,武功出神入化,连我也不是他的对手。”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

    “既然他是你们天门的叛徒,为什么你们天门不将他捉拿回去处置?”严卓涛厉声问道,语气中有种责备的味道。

    “我师父也曾下令让我看到他的时候杀了他,但是,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贸贸然的行动,只是去送死而已。而且,他加入了天谴,我不得不更加有顾忌。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我不会贸贸然的动手。”秦彦说道。

    “天谴?”严卓涛愣了愣,问道,“天谴是什么组织?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我对他们知道的也很少,不过,从皇擎天和苏秋的功夫就可以看得出来,天谴的人身手相当了得。就算是倾我天门之力,也未必可以拿下他们。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在没有详尽的资料前,我暂时不会动手。”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严门主暂时也不要轻举妄动。天谴的实力深不可测,暂时不宜与其硬拼。”

    “多谢提醒。不过,苏秋是我霸刀门的叛徒,我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若是再遇到他,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严卓涛愤愤的说道。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再言语。这是霸刀门的私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该说的也都说了,至于严卓涛要怎么做他也无法阻止。

    “听嘉轩说秦门主最近跟万剑门闹得很僵,是不是?有没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如果有需要的话,尽管直说。”严卓涛说道。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严门主似乎跟万剑门仇隙不小吧?”

    严卓涛愣了愣,说道:“岂止是仇隙。万剑门的人简直是目中无人,当年的事情我至今也不会忘记的。”

    “哦?究竟是怎么回事?”秦彦诧异的问道。

    “当年,万剑门准备将万柔许配给我,我们也定了亲。可是,没想到后来万柔死了,万剑门的人说她是突发疾病。当时我们也没有深究,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万柔跟一个韩国人谈恋爱,并且私定终身,而且还怀上了那个人的孩子。如果万剑门的人如实的跟我说,我也并非不可以成全他们。可是,万剑门一方面隐瞒着这件事情,一方面又虚与委蛇的继续跟我们谈乱婚事的具体安排。直到我们结婚前一个多星期,万柔在万剑门自杀身亡,临死前生下了孩子。这完全就是万剑门的人对我霸刀门的羞辱,此仇不报,我霸刀门颜面无存。”严卓涛说道。

    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个严卓涛心眼太小,实在是难成大器。动不动就是颜面无存,未免有失大家风范。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万剑门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严门主的好意我心领了。日后若是有需要的话,我会再跟严门主说。”

    严卓涛愣了愣,说道:“既然秦门主这么说了,我也不再多说什么。秦门主,我就先告辞了。”

    “好!”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道了声别之后,严卓涛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这严卓涛一心要对付万剑门恐怕也并非只是为了当年的那个仇吧?若是如此,为何要等到今天?想必,也是想打垮万剑门之后从中分一杯羹。

    不过,秦彦的脑海中不禁浮想起先前那个跟严卓涛交手的年轻人。赫连家的人,跟万剑门又有什么过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