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万家!

    狼狈逃窜回来的万龙涛面色沉重,眉头紧蹙。练成万剑归宗最后一式,万龙涛自认江湖上再难逢敌手,却不想面对并不完全掌握奕剑术的傅书也仅仅只是险胜。更重要的是,竟然遇到赫连家的人,而自己却根本奈何对方不得。

    万剑归宗,说到底终究只是一种点穴的手法。可是,面对赫连家的武学,万剑归宗完全无用武之地。

    赫连家人的这么多年未曾出世,为何会刻意的针对自己?万龙涛好奇不已,自认跟赫连家没有任何的冲突,为什么赫连家的人要置自己于死地?

    “爸,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似乎有心事,出什么事情了?”万锦好奇的问道。

    默默的叹了口气,万龙涛说道:“我练成万剑归宗最后一式,本以为江湖上难逢敌手,可是,却没想到今天败在赫连家一个不知名的小子手上。我们万剑门跟赫连家向来无冤无仇,我不明白赫连家的人为什么要对我下杀手。”

    “赫连家?”万锦愣了愣,诧异的说道,“不可能,万剑归宗是我万剑门最厉害的武功,怎么可能会输给别人?赫连家是什么家族?”

    “赫连家的历史远比我万剑门悠长。传闻赫连家的先祖是清朝康熙皇帝身边的第一高手,负责掌管大内禁军,虽非江湖中人,却在江湖中有很高的地位。而,据说赫连家最高深的武学是一门类似于金钟罩的功夫,可以将身体练至如钢似铁,就连兵器也很难伤其毫发。也正因为如此,赫连的家的功夫也是咱们万剑门的克星。”

    “康熙某年,九子夺嫡,雍正皇帝继位,赫连家业因此失宠。不过,赫连家选择了退出关外,回到满洲八旗的发源地,从此不再过问朝廷之事。之后,赫连家也渐渐地变成了江湖上的门派,不过,赫连家始终是皇亲贵胄,瞧不上江湖上,因而很少跟江湖上的人来往。”

    “自从清朝灭亡之后,赫连家也失去了消息,仿佛忽然间从江湖上消失一样。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赫连家的人竟然再次出世,而且,目标竟然是我。”

    万龙涛缓缓的说道。

    “我万剑门跟赫连家有什么恩怨吗?”万锦问道。

    摇了摇头,万龙涛说道:“据我所知,万剑门跟赫连家素无来往,更别说是恩怨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赫连家的人会要杀我,而且,看他当时的表情似乎对我充满了恨意,这就更加让我不解了。”

    “爸,难道我万剑门的万剑归宗就真的打不过赫连家的人吗?”万锦问道。

    “这倒也不尽然。任何一门功夫都有其破绽,赫连家的功夫也不例外。而且,华夏的武学讲究的是个人修为,如果是我万剑门的先祖,完全可以将万剑归宗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未必不能破开赫连家的罩门。只是,想不到赫连家一个年轻人竟然会有这样的身手,着实让我吃惊。”万龙涛说道。

    顿了顿,万龙涛接着说道:“你吩咐下去,要加强防备,赫连家这次失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想他们一定会卷土重来,咱们不可以掉以轻心。”

    “我这就调集长老们前来,一起商讨这件事情。”万锦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万龙涛说道:“那些家伙也应该出山做点事情呢,不能总是什么也不做。万剑门不是我万家一个人的,他们也应该为万剑门出一份力。你马上派人出去调查,摸清楚那个赫连家的人的底细。”

    “是!”万锦点头应了一声。

    “水家的事情怎么样了?水雯那丫头怎么说?”万龙涛转而问道。

    “我已经去过水家跟水雯谈过,不过,她坚持不承认。看她的态度似乎有恃无恐,恐怕在她的背后另有人支持。我已经下了最后的命令,限她三天之内将炎家所有的产业交出来,若是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万剑门心狠手辣。”万锦说道。

    “那丫头可是你的未婚妻,身材相貌也是上上之选,你舍得放弃她?”万龙涛问道。

    不屑的笑了笑,万锦说道:“女人多的是,怎么能为了区区一个女人而放弃大业?更何况,水雯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工于心计,这样的女人我对她没有丝毫的眷恋。”

    满意的点了点头,万龙涛说道:“很好,你能这样想我很开心。记住,男人要以事业为重,只要你有权有势,还担心没有女人吗?如今是最好的时机,水炎两家实力大伤,正是我们万剑门将他们一举消灭的时候。不用等三天,马上动手,把水家给我彻底在江湖上抹掉。没有了水家和炎家,我万剑门在燕京的势力将会更上一层楼。”

    “那……,天门呢?他们会不会插手?”万锦问道。

    “炎家的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天门应该不会干涉这件事情。而且,我万剑门也不惧怕他们天门。虽然我的万剑归宗打不过赫连家的高手,但是,天门的人却未必胜得了我。你放手去做就是,不要有太多的顾虑。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当断则断,不要犹犹豫豫。”万龙涛说道。

    “是,我这就去安排。”万锦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看到万锦离去之后,万龙涛的眉头再次紧蹙在一起。赫连家忽然出现的人让他心中依旧很是不安,只是,无论他如何的回想也始终想不出为何赫连家的人要置自己于死地。

    难道是她?

    万龙涛忽然一震,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不会,怎么会是她呢?她虽然也姓赫连,可是也许只是个巧合,她不会是赫连家的人。

    可是,除了她,万龙涛又实在想不出自己还跟哪个姓赫连的人有过节。如果真是他,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摆平。

    想到这里,万龙涛不由默默的叹了口气。

    想不到自己苦苦钻研的万剑归宗最后一式,好不容易练成,结果刚出关就一败涂地。这个打击真的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