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没有查出赫连沁跟万龙涛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秦彦接着问道。

    “这事情说起来真的很狗血。”刑天说道,“当年万龙涛在读书时认识了赫连沁,两人很快的坠入爱河。可是,后来万龙涛的父亲为了利益,逼迫万龙涛和他分手。并且,让万龙涛跟李家的人联姻。李家在燕京财力雄厚,相信万龙涛的父亲就是为了万剑门的势力能够更大,所以选择这么做。而当时,万龙涛还有一个弟弟深得万剑门长辈的喜爱,如果他想继承这门主之位就必须要跟李家联姻,借助李家的财力。”

    “之后,万龙涛抛弃了赫连沁,跟李家的人联姻,顺利的坐上万剑门门主之位。他坐上门主之位不久,他的弟弟就在一次意外中死亡。当时也有不少的人怀疑是万龙涛暗中做的手脚,可是没有实质的证据,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

    无奈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似乎万剑门的人很喜欢这样啊。万龙涛是这样,万柔也是这样。只不过,万龙涛选择了屈服,而万柔却选择以身殉情。不过,赫连家的实力要比李家强大许多,万龙涛如果跟赫连沁结合的话,万剑门的势力岂非更加的庞大?为什么万龙涛要选择抛弃赫连沁呢?”

    “应该是万龙涛当时并不知道赫连沁的真正身份。自从清朝灭亡之后,赫连家就一直盘踞在东北,几乎不问江湖是非。江湖上甚至都已经忘记赫连家的存在,万龙涛又怎么会想到赫连沁就是赫连家的人?如果他知道的话,以他的城府绝对会娶赫连沁为妻。有了赫连家的支持,万剑门的势力就会更大。”刑天说道。

    “应该是这样,否则,根本解释不了万龙涛这样的人会抛弃她。”秦彦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你说这个赫连彦光会不会是万龙涛的儿子?”

    刑天愣了愣,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当初万龙涛抛弃赫连沁跟李家的女儿结婚,在婚礼上的时候,赫连沁还曾经大闹过一场。而当时,万龙涛为了表达自己对妻子的爱当场甩了赫连沁两个耳光。之后赫连沁就消失不见,也没有回赫连家,一直在外流浪。事情毕竟相隔二十多年,很难再查赫连沁是否跟其他男人生过孩子。如果赫连彦光真是万龙涛的儿子的话,只能说赫连沁这个女人太心狠,竟然想着让自己的儿子去杀自己的亲生父亲。”

    “女人疯狂起来的话是非常可怕的事情。”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照目前的情形来看,万龙涛应该是非常的头疼,赫连彦光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他。这倒是对咱们非常的有利,完全可以什么都不用做,静观其变,坐收渔人之利。如果赫连彦光杀了万龙涛,那咱们就省去很多的麻烦。如果是万剑门的人杀了他,我想,赫连家的人一旦知道也一定不会放过万剑门。”刑天说道。

    “现在来看的确是这样。我想,万剑门的人应该不会是他的对手。那天我亲眼目睹万龙涛跟他之间的较量,万龙涛的万剑归宗根本就奈何他不得,似乎他的功夫是万剑门的克星。”秦彦说道,“我曾看过一些记载关于赫连家的书籍,上面说赫连家有一门功夫练至化境,浑身犹如铜墙铁壁,任何武器都奈何不得。当年,赫连家的先祖就是凭借着这门功夫保护康熙皇帝屡屡化险为夷。而万剑门最厉害的功夫万剑归宗,究其根本也不过是一门高深的点穴手法,碰到赫连家的这种功夫,还真是丝毫也奈何不得。”

    顿了顿,秦彦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再坐一会。”

    刑天应了一声,起身告辞离去。

    “我可以坐下吗?”秦彦走到赫连彦光的身旁,问道。

    “随便,这又不是我家。”赫连彦光冷冷的应了一声,自顾自的喝酒。

    秦彦淡淡笑了笑,大马金刀的坐下。

    “我叫秦彦,秦始皇的秦。”秦彦介绍道。

    “哦!”赫连彦光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理睬,表情也十分的冷漠。

    “第一次来?”秦彦没有介意赫连彦光的冷漠,像赫连彦光这样,在不正常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心里多少对外人都怀有很强的排斥感。

    赫连彦光没有说话,眼神也未看他,仿佛当秦彦是透明的一般。

    “看你的样子好像有心事啊。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喜欢到这里来吗?嘈杂的音乐、肆意散发的荷尔蒙和喝不完的酒可以让人暂时的忘记心中的烦恼。”秦彦极力的想套近乎,可是赫连彦光显然并不领情,依旧是沉默不言。

    无奈的耸了耸肩,秦彦起身说道:“不打扰了,再见!”

    说完,秦彦转身离开,重新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像赫连彦光这样的人,从小生活在一种仇恨的笼罩之下,对陌生人必然有着很强的戒备之心。想要靠近他,那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如果表现得太过急切,反而更容易引起他的敌视。

    来也好,去也好,赫连彦光似乎都没有任何的感觉,依旧不停的灌着酒。不知道是成心买醉,还是不胜酒力,没多久,赫连彦光已经醉了,起身摇摇晃晃的离开酒吧。

    凌晨的寒风更加的刺骨,赫连彦光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裹紧衣服。酒意也下去不少,清醒许多。

    忽然,几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赫连彦光扫了他们一眼,转身就欲离开。

    “我们门主请你回去,走吧!”其中一人说道。

    “滚开!”赫连彦光口齿不清,用力的推了过去。也许是因为喝了太多的酒,对方稍微一让,赫连彦光顿时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就这个醉鬼?门主会败在他手里?”另一人诧异的嘟囔着,脸上满是不屑的神情。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别怪我们无礼了。”先前那人话音落去,伸手朝赫连彦光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