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彦直勾勾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秦梓南,不禁让他有些尴尬。

    一旁的萧薇看到他的神情,微微愣了愣,心中诧异,不明白秦彦怎么会是这样的表情。该不会是看美女看多了,想换换口味吧?

    “秦总,我……,我是不是说错话了?”秦梓南尴尬的问道。

    “没……,没有。”秦彦讪讪的笑了笑,说道。

    “秦总既然来了那更好,咱们可以谈谈接下来合作的事情。其实,我对咱们合作的事情一直很期待,如果这次能跟天衡集团达成合作意向的话,我想,这对我们双方都是互利的事情。”秦梓南说道。

    “这些事情你跟萧总谈就好,这边的事情由她全权负责,我相信她。”秦彦说道。

    这种商业谈判的事情秦彦可是一窍不通,哪里比得上萧薇的游刃有余啊。况且,秦彦现在也没什么心思,秦梓南的忽然出现让他内心燃起一股希望,迫切的想赶紧弄清楚秦朝集团的底细,看看是不是真的跟自己有关系。

    “我就是路过顺便过来看看,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谈吧。”秦彦说完,就欲离开。

    “秦先生,要不明天我去你们公司,咱们再详细的谈谈合作的事情,如何?”萧薇显然是想尽快的支走秦梓南,留下秦彦。

    “也好。那我明天再公司恭候萧总大驾。秦总、萧总,那我就先告辞了。”秦梓南十分的知趣,道了声别之后便离开。

    萧薇送他出门,随即关门,微微笑着看了看秦彦,说道:“你是不是吃醋了?”

    秦彦一愣,慌张的说道:“什么?什么吃醋?我不明白你说什么。”语气紧张而慌乱,有些欲盖弥彰之嫌。

    微微一笑,萧薇说道:“你看到秦梓南跟我一起进酒店,肯定是猜想我们之间有什么,所以就急急忙忙的跟了上来,对吗?”

    “没有。这是你的私事,我不会管。再说,我已经废除天门那些破旧的规矩,天门的门徒可以恋爱,只要不透露自己的身份就好。”秦彦装出一副很是淡定的神色,说道。

    “其实我和秦梓南没什么,只是我正好住在附近,吃完饭就过来顺便谈谈接下来合作的事情。”萧薇没有揭穿秦彦的谎言,心里却是有些甜滋滋的幸福。原来秦彦并非不喜欢自己,至少他看到自己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会吃醋,那就说明他心里其实是有自己的。

    “呃!”秦彦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做过多的问询。

    “刚才你看秦梓南的眼神很奇怪,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萧薇也没有继续追根究底的逼问秦彦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店。聪明的女人懂得给男人台阶下,懂得什么时候该收敛。

    “你刚才说秦梓南是秦朝集团的,你对秦朝集团知道多少?”秦彦问道。

    “我们也有专门负责收集情报的部门。做生意的,有时候跟打仗差不多,商场如战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所以,我们有人专门负责收集我们对手以及合作公司的资料,方便我们制定每一个策略。秦朝集团的资料在来燕京之前就已经收集过,这也是我找他们合作的原因。”

    “秦朝集团的创始人叫秦峰,也是秦家资格最老辈分最大的。不过,秦峰如今很少过问公司的事情,基本上都交给自己的子女再打理。秦峰育有两子一女,长子秦豪,担任秦朝集团的副总裁,公司的事情基本也是由他打理。次子秦翔,负责掌管公司的业务部。*秦敏听说有些疯疯癫癫,一直在家养病。”

    “秦豪只有一个儿子,就是刚才你见的秦梓南,毕业后就一直在秦朝集团帮助打理家族生意,算是年轻有为,跟其他的富二代富三代不同。秦翔也有一子一女,儿子秦梓轩在部队退役后也回到秦朝集团帮忙,负责掌管秦朝集团的保安部。女儿秦梓然倒是个女强人,在秦朝集团旗下的一家化妆品公司担任总经理的职务。”

    萧薇简直就是一台行走的超级电脑,对秦朝集团的事情如数家珍,随口说来,详详细细,一丝不落。

    “秦家有没有遗失过孩子?”秦彦问道。

    萧薇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你是想知道秦家是不是你的家人?”

    “嗯!”秦彦点了点头,说道:“我师父跟我说他是在燕京街头把我捡回去的,当时跟我一起的还有一位长者,受了重伤。他临死前告诉我师父我姓秦,而我的名字却是我师父取得。这次来燕京之前,我师父也曾嘱咐过我让我打探打探,或许可以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所以,刚才看到秦梓南的时候表现有些有失分寸。”

    “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秦家并没有遗失过任何小孩。可能这仅仅只是巧合吧,燕京这么大,姓秦的人家也不少,门主也未必就跟他们有关系。不过,明天我会去探探秦梓南的口风,再详细的了解一下。”萧薇说道。

    “嗯。”秦彦点了点头。

    “收购万剑门产业的事情进行的如何了?”秦彦转而问道。

    “等跟秦朝集团的合作意向达成之后,由秦朝集团出面负责搞定这些事情,我们不需要直接插手。毕竟,秦朝集团是这边的地头蛇,由他们出面的话很多事情都容易摆平。万剑门旗下的产业很多,想要一次性将他们全部囊归旗下,还需要一些时间。不过,门主放心,我一定会摆平的。”萧薇说道。

    “商业上的事情我就不过问,你自己处理就好,我相信你。”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起身站了起来,接着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萧薇愣了愣,说道:“门主,要……,要不要留下来?”

    秦彦一怔,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接下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以后再说吧。”

    面对萧薇*裸的表白,秦彦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萧薇撇了撇嘴,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