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

    刺骨的寒风凌厉如刀!

    一个高档的小区的其中一栋房间内,无数的赌客挥金如土。

    这是万剑门旗下的一个地下赌场,每天的客人络绎不绝,而且,都是一些富豪巨贾,有身份有地位。这里每天的流动资金不下千万,很多商界的老板在这里肆意的挥洒着金钱,更有甚者,克扣工人的工资在这里却是挥金如土。

    因为都是熟客,采取的也是会员制,外人很难能够进来。因而,一直都相安无事,没有被查封。

    这也是万剑门其中一位长老负责的业务。

    吕逸,万剑门资格最老的长老,在万剑门的地位仅次于万龙涛之下。他也负责掌管着万剑门的娱乐场所以及类似于这样的地下赌场。

    万剑门经营这么多年,如果仅仅是依靠他旗下的餐饮集团实在是很难养活那么多人。这些违法乱纪的生意都是交给他们在打理,万龙涛从不插手。这也是为了防止事情爆发之后自己可以置身事外。

    所有的非法生意无非就是黄赌毒。

    赌场内很多年前的小姑娘一身兔女郎的打扮穿梭在人群中。她们是这里的服务员,也陪伴客人一起赌钱。作为赌场的福利,凡是输钱超过百万的,赌场都会额外的赠送一个兔女郎让客人带走。可谓是一条龙服务,丝毫不亚于澳门赌场。

    而负责管理这些女孩的,是万剑门另一位长老。包括万剑门旗下所有娱乐场所的女孩,也都由他提供。换句话说,他是万剑门最大的马王。

    “我收到风声,赫连彦光已经联系上水雯,应该是准备对付万剑门。他们今晚的目标就是吕逸。”刑天小声的在秦彦耳边说道。

    秦彦一边漫不经心的下注,一边说道:“有赫连彦光帮忙,水家或许真的可以扭转乾坤。这场斗争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刑天虽然负责掌管天门的执法堂,但是,为了能够准确的对天门每一个成员的资料了如指掌,他们当然也有自己独立的情报部门。虽然无法跟薛冰的情报部门相比,但是,应付一些小事却也完全足够。

    弄两张会员卡进入这个地下赌场自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每天晚上十二点,吕逸会准时过来带走一部分独资。根据初步的估计,这里每天流动的资金不下千万,有时候更多。每晚,这个小小的赌场盈利起码在五六百万左右。听说万剑门的人跟澳门那边的关系也很熟,所以他们会将这些赌资转到澳门赌场的账户,洗干净之后再转到万剑门的账户上。”刑天说道。

    一天五六百万,一个月就是一亿多,这样的生意谁能比得了?

    秦彦也不得不感叹华夏的有钱人真是越来越多,在这里挥金如土,简直不拿钱当钱啊。如今东南亚的赌场也好,澳门的赌场也好,基本上都是来自华夏的客人,他们每年所带去的营业收入几乎占据了赌场的四成。

    “你说,这些算不算是不义之财?”秦彦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弧度,问道。

    刑天愣了愣,说道:“门主是想趁机把这些钱弄走?”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这点钱哪行啊,我在意的是万剑门账户里的那些。这些不义之财必然是一个单独的账户,相信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如果咱们拿走这笔钱的话,万剑门的人肯定会气得吐血。而且,对萧薇收购万剑门产业的计划也有很大的帮助。”

    沉吟片刻,刑天说道:“这账户应该一直掌管在吕逸的手中。他是万剑门资格最老的长老,跟万家的关系也十分的紧密,万龙涛十分信任他。只是,想从他手里拿到账户的钱恐怕没那么容易。”

    “你有办法的。”秦彦笑了笑,“咱们天门家大业大,开支也大,这不偶尔弄点外快不行啊。”

    “我想想办法。”刑天愣了一下,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将面前的注码全部押了上去。

    别说,这种挥金如土的感觉的确蛮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刑天也不知从哪里转了一圈,重新走到秦彦身旁坐下。掏出一个U盘在桌子底下晃了晃,说道:“这是一种病毒,只要吕逸打开他的账户,我就可以趁机黑进他的电脑,将他账户里的钱全部转出来。”

    秦彦愣了愣,说道:“你还懂这些?”

    “我不懂,不过,我手下有个小子是国际有名的黑客,连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电脑都黑进去过。他帮过我不少忙,很多珍贵的资料也都是他帮我拿到的。”刑天说道。

    “他也来了?”秦彦问道。

    “把东西送给我之后就走了。”刑天说道。

    微微点点头,秦彦说道:“这样的人才你可要好好的运用。现在最麻烦的就是怎么才能让吕逸打开他的账户。”

    “这个简单。你让国安局的人马上去万剑门一趟,就说吕逸跟一些恐怖活动有关,需要他们的账户资料以备调查。万龙涛情急之下,必然会吩咐吕逸将账户的钱转走。只要吕逸在这边打开电脑,我就可以通过手机将病毒远程植如他的电脑,然后将账户的钱全部转走。”刑天说道。

    “好,就这么办。”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兴奋的笑容。

    随即,秦彦起身进了洗手间。掏出手机拨通了段婉儿的电话,简单的将事情讲了一遍。跟段婉儿沟通起来自然要方便许多,所以秦彦选择给她打电话而非是段北。

    段婉儿毫不犹豫的一口应承下来,接着说道:“我帮你做这么多事情,总不能让我白干一场吧?”说完,段婉儿嘿嘿的笑着,一副奸商的嘴脸。

    秦彦哑然失笑,说道:“你不做生意真是委屈了你,这么抠门。行,钱到手之后一成归你,行吧?”

    “一成?万剑门地下赌场每天的利润可不小,他们账户里的钱恐怕也是笔天文数字,一成是不是有点太少了?”段婉儿讨价还价道。

    “得,一口价,三成。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就另外想起他办法。”秦彦说道。

    “成交!”段婉儿连忙的答应,生怕秦彦会反悔似得。

    “其实咱们都是一家人,我的以后不也都是你的嘛。”段婉儿暧昧的笑了笑,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