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跟赫连彦光道了声别,秦彦举步离开。

    “门主,你似乎很看重那个赫连彦光。”刑天说道。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他虽然不是赫连家的人,但是能够练成金刚不坏神功,如果能够把他也拉到咱们的阵营,日后对付天谴必然是一个很大的帮助。而且,如果能够通过他跟赫连家族搭上关系的话,咱们对付天谴不是更有把握了吗?”

    刑天愣了愣,说道:“可是已经证实他并不是赫连家的人。”

    “现在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你和我,只要我们不说,赫连家的人又怎么会知道?赫连家族一直很少过问江湖的是非,抗日战争时期师父也曾经给他们发过天王令,不过赫连家族并未理会。赫连家族曾经是满清贵胄,当初日本人也曾经不止一次的联系他们,希望他们可以出山辅佐,不过也都被赫连家族拒绝。可以看得出来,赫连家族至少还是有爱国心的,并非十恶不赦之徒。赫连家族经营这么多年,在东北的势力不容小觑,如果能得到赫连家族的帮忙,咱们势必如虎添翼。”秦彦说道。

    “东北虎凌云霄纵横东北那么多年,赫连家的人似乎也未曾出面干涉过,他们似乎对这些江湖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刑天说道。

    “也许,暗中他们有什么协议或者什么也说不清楚。总之,我还是希望能够拉拢赫连家族,不过,这种事情也急不得,一切还是要看缘分。”想起刚才逃走的那个蒙面男子,秦彦的眉头不由紧紧一蹙。如果他真的是赫连家的人,那么,只怕自己跟他们的梁子已经结下,想要跟赫连家族合作恐怕没那么容易。

    “只可惜,赫连彦光似乎对门主的好意根本就不领情。”刑天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他从小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对人的防备心很重,想要突破他的防备没有那么容易。慢慢来吧,刚才他已经接下我的名片没有丢掉,说明已经是个好的开始。”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你多留意留意他,刚才那个蒙面男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知道。”刑天应了一声。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也没再多言。

    万剑门的万龙涛父子和六大长老全部毙命,水家的水雯也死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炎家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两家彻底的铲平。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秦彦的巧妙安排,虽然中间也多是巧合机遇,但是,炎平南深知若非是秦彦的支持,炎家恐怕也不会这么容易摆平他们,甚至可能面临灭门之危。

    而如今,没有了水家和万剑门这个竞争对手,炎家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番。

    与此同时,没有人主持大局的情况之下,水家和万剑门的产业也顺利的被萧薇收购。当然,前提当然是以秦朝集团的名义。

    虽然天衡集团也全球前二十强的企业,然而,他们更多的业务还是在海外。在燕京,虽然天衡集团也有分部,可是毕竟不如秦朝集团这样的地头蛇,由他们出面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就算万一后续有什么麻烦的话,矛头也不会对上天衡集团。

    回到杨家!

    杨嫣和白雪坐在客厅里等候着,聊得很亲热,看得出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们之间的关系有很大的改变。

    如果这丫头能对沈沉鱼和段婉儿也这么亲热,那就可以省去更多地麻烦。可是,这丫头似乎对沈沉鱼和段婉儿的抵触比较深。是因为秦彦跟她们已经有了亲密关系吗?也许,这丫头觉得秦彦不该只宠幸他们而忽略自己。

    已是岁末,不用多久就是除夕新年。一年的时间就这么一晃就过去了,中间发生太多的事情,也让秦彦是疲于应付。

    “回来了?”看到秦彦,杨嫣起身站了起来,微微一笑。

    “嗯!”秦彦点点头。

    “我们正等你呢,吃饭吧。”杨嫣笑了笑,上前亲热的拉起秦彦的手,到餐厅坐下。

    秦彦也未挣扎,握着杨嫣的手,柔若无骨,禁不住心头荡漾。

    “今天保姆请假,饭菜是我做的,你尝尝好不好吃。”杨嫣温柔的替秦彦夹菜,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尝了一口,秦彦忍不住赞道:“想不到你不但人长的漂亮,还能做的一手好饭菜,当真是出的厅堂入得厨房的好女人啊。”

    “那你还不赶紧把嫣姐姐收回家。”白雪嘻嘻的笑道。

    杨嫣脸色微微一红,却是没有言语,任谁都能看得出她心里是十分的原意。

    “小丫头,别胡说八道。”秦彦瞪了白雪一眼。

    白雪撇了撇嘴巴,沉默不言。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杨嫣岔开话题,以免大家尴尬。

    这么贴心的表现,不免让秦彦心生感动,暖暖的很舒服。

    “万剑门的万龙涛父子和六大长老以及水雯都死了,剩下的不过是乌合之众,相信炎平南足以应付,他们已不足为患。”秦彦说道。

    “想不到万剑门那么庞大的势力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被你摆平。”杨嫣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也许是想到燕京的事情已罢,秦彦可能很快就会离开的缘故吧。

    “万剑门算什么,跟我们天门比简直就不值一提。”白雪不屑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走?”杨嫣悠悠的问道,看得出她眼神中的不舍。

    沉默片刻,秦彦说道:“应该就是这几天吧。燕京的事情也处理完了,天谴的人也已经拿到你们杨家的那门功夫,相信应该也不会再为难你。况且,马上就要过年了,也该回去了。”

    “哦!”杨嫣不舍的应了一声。

    “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就到滨海跟我们一起过年呗。”秦彦邀请道。

    “是啊,嫣姐姐,你一个人在燕京过年也寂寞,不如去滨海陪我们一起过。最好呢,你把公司也搬到滨海去,那样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白雪开心的说道。

    “嗯,到时再说吧。”杨嫣应了一声,心里似乎有些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