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除夕!

    对于华夏人来说一个十分重要的日子,无论是求学异地的学子,抑或是背井离乡的工人,在这一天都会想尽办法的回家。

    张灯结彩,鞭炮作响,烟花灿烂!

    整个华夏都笼罩在一层喜庆之中。

    墨子诊所。

    今天也同样是一堆人团聚。

    沈沉鱼、沈落雁姐妹,薛冰、白雪、杨嫣齐聚一堂,秦彦当中二坐,颇有些众星环绕的感觉,有点像是皇帝一般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沈惊天已死,梅雪琴去了娘家过年,本想让沈沉鱼和沈落雁陪着一起过去,然而,她们却选择留在了滨海陪伴秦彦。

    气氛似乎有些尴尬,各怀心事。

    “来来来,今天过年,每人一个红包,祝你们年年岁岁花正红。”秦彦呵呵的笑着掏出红包散了出去,试图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不偏不倚,每人的红包里都是一张银行卡,里面存有一百万。密码,则是她们各自的生日。看得出秦彦倒是颇为有心。

    “哪有给红包给银行卡的啊。我要现金!”白雪嘟着嘴说道,只当秦彦给的是张空头支票呢。

    “你这也太夸张了吧?里面有多少?”薛冰倒是了解秦彦的作风,肯定不会小气。

    “不多,一百万而已,你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秦彦微微的笑道。

    一人一百万,那也有五百万之多。不过,这对刚刚狠赚过一笔的秦彦来说只是九牛一毛。那日从吕逸的银行账户里就套取九十多亿,出去段婉儿和刑天那份,秦彦自己收入囊中的也足足有三十多亿。

    身为天门的门主,秦彦虽然是不愁吃喝,也能调配很多的资金,然而,那终究是公家的财产,哪里比得上自己手头有钱来的自在?

    “一百万?”沈沉鱼一愣,啼笑皆非,这出手也太夸张了吧?她一个月的工资扣除七七八八也不过五千而已,一百万就相当于她十几年的工资了。当然,她也不缺钱,沈惊天旗下的惊天集团每年的营业额也非常庞大,她也是有继承权的。

    “过年嘛,大家开心开心。”秦彦咧嘴笑着。

    白雪那丫头听到银行卡里有一百万顿时咧嘴笑了起来,天门各个堂主之中,最穷的可能就是她了。虽然她这个守藏使手里掌握的那些珍贵典籍价值不可估量,但是,哪有现金来的实在?

    看到白雪的天真浪漫,众女也都不禁笑了起来,气氛顿时也缓和许多。

    “我带了几瓶波摩1957,大家尝尝。”薛冰边说,边打开酒替每人斟满。首先是秦彦,其次就是沈沉鱼。

    在这一点上薛冰十分的清楚,沈沉鱼在秦彦心目中的位置那是任何人也取代不了的。

    原本秦彦也是打算叫独孤白辰和叶峥嵘一起过来。可是,独孤白辰身在外地,不想来回折腾。至于叶峥嵘嚷嚷着要跟手下人一起过年,不想打扰秦彦,其实那家伙只是不想做电灯泡而已。然而,这却是秦彦一个男人独自面对这么多女孩,反倒是把气氛拉的有点低。好在刚才被白雪一阵胡闹,气氛缓和许多。

    年夜饭当然是秦彦亲自下厨,众女也只是打打下手而已。

    秦彦的厨艺足以堪比国际顶尖的厨艺大师,饭菜自然是色香味俱全,众人吃吃喝喝之中,气氛也越来越融洽。不过,也看得出来,除了白雪之外,其他人几乎都是以沈沉鱼为中心,频频敬酒。

    吃过年夜饭,众女涌出诊所外,拿出烟花放了起来。

    众女闹成一团,反倒是剩下秦彦一个人好像变得有些孤单。

    看着她们开心嬉闹的样子,秦彦的嘴角不禁勾勒出一抹笑容。虽然至今不知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然而,自己却也比很多人要幸福吧?为了守护这份幸福,秦彦必须更加的努力,也必须肩负起无比的重担去应对一个又一个的困难,披荆斩棘,无所畏惧。

    “婉儿怎么没来?”走到秦彦身边,沈沉鱼柔声问道。

    她只当段婉儿之所以没有过来一起过年,是怕她难堪尴尬,所以刻意的躲避。

    “她自然是留在家陪她爷爷他们,而且,段南也回去过年,她不好就这么走。”秦彦笑了笑,说道,“你留在滨海,阿姨没有说什么吧?”

    “没有。我还不是担心你一个人在滨海过年太孤单嘛,早知道你有这么多人陪,我就不留下了。”沈沉鱼挖苦的说道。

    嘿嘿的笑了笑,秦彦搂住沈沉鱼,柔声说道:“再多人陪我,那也不如你。”

    “油嘴滑舌。”沈沉鱼剜了他一眼,风情万种,眼神中荡漾着一种开心和幸福。

    不远处,杨嫣偷偷的侧目看了他们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羡慕的神色。未免沈沉鱼和秦彦发现她在偷看而尴尬,只是匆匆一瞥,杨嫣便扭过头去,继续跟其他女孩打闹成一团。

    “明天我和落雁就走了。”沈沉鱼柔声的说道,可以看出她眼神中的那丝不舍。

    秦彦愣了愣,说道:“这么急?”

    “陪你过除夕还不够?我们也要回家陪他们过新年啊。再说,我留下还能说得过去,落雁如果不回去的话,算什么?”沈沉鱼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了然。的确,沈沉鱼是以自己女朋友的身份留下,可沈落雁却是名不正言不顺,如果一直留下不走是有些不太适合。

    “傻瓜!”沈沉鱼瞪了秦彦一眼,斥道。

    秦彦茫然的看着她,心中纳闷。

    “落雁在这样的情况下不顾妈妈的反对留下,难道你还不明白她的心思?你啊,我们姐妹俩可能上辈子都欠了你的,竟然都被你这个流氓把心给偷走了。晚上我跟杨嫣一起睡,跟她好好聊聊,落雁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能欺负她。”沈沉鱼说道。

    秦彦一愣,交给我?什么意思?秦彦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讪讪的笑道:“沉鱼,这……,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得了便宜还卖乖。”沈沉鱼剜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