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青山镇!

    距离滨海约莫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当秦彦赶到时约莫是中午时分。

    这是秦彦成长的地方,也承载着他满满的回忆。从他懂事开始,每个月韩山都会定期的送药材到墨子诊所,虽然每次都没有什么话语,即使说话也只是寥寥数语;但是,秦彦看得出他对墨离很尊敬。墨离不在,他自然也算是秦彦的亲人。

    韩山跟吴婶正式住在一起,他们都已是上了年纪的人,有没有结婚证对他们而言并不重要。在韩山的帮助下,吴婶身上的负担小了许多,她的子女对韩山也没有多少的抵触。

    看到秦彦进屋,吴婶连忙的堆起笑脸相迎。说到底,这里也是秦彦的家,不过是给韩山临时居住而已。

    “吴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秦彦笑着拜年,从车里将准备好的礼物拎了进去。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吴婶呵呵的笑着,冲着屋内喊道:“老韩,秦彦回来了,快出来。”

    韩山从屋内探出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回来了?”

    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冷不热。秦彦早已习惯韩山的脾性,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拎着东西进屋放下。

    吴婶又一一的给秦彦介绍自己的子女,也许是从小生活的环境太苦,他们的性格有些内向。不过,还是礼貌的跟秦彦问声好。看到秦彦的那辆奔驰G63AMG,他们的眼神中绽放出神采,满是羡慕的神色。

    他们很礼貌的叫了声“哥哥”,秦彦这个做哥哥的自然不能小气,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包递了过去。一人一万,这在青山镇绝对算得上是大手笔。

    看到鼓囊囊的红包,吴婶可吓的不轻,连忙的说道:“不行不行,赶紧还个哥哥。”

    “过年嘛,图个吉利,拿着。”秦彦呵呵的笑着。

    三个孩子僵在那里不知所措,还也不是,不还也不是。特别是老大,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比秦彦还要大一岁。收秦彦的红包就更是不好意思了。

    “给你你们就拿着。赶紧进屋坐吧!”韩山发话,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墨老先生的身体好吗?”坐下后,韩山问道。

    “他?还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快活呢。”秦彦呵呵的笑道。

    韩山点点头,也没再多问。他跟墨离也认识了那么多年,自然也清楚墨离的性格,而且,那老家伙的身体倍棒,哪里会有问题。

    “南宫凯旋怎么样了?”顿了顿,韩山问道。

    愣了一下,秦彦说道:“本来想把他交给警察处理的,不过,皇擎天来把他带走了,想必是凶多吉少。对不起!”

    默默的叹了口气,韩山说道:“这不怪你,是他咎由自取。罢了,不说这些了。”

    “小怡,过来帮忙端菜,开饭了。”厨房里,吴婶大声的叫道。

    三个孩子应了一声,连忙的过去帮忙。

    饭菜上桌,众人坐下。

    秦彦拿出一瓶红酒打开,替他们斟满。“红酒,度数不高,你们也可以喝一点。”这话自然是对吴婶的三个子女说的。接着又转头看向韩山,说道:“我车上还有两瓶五粮液,一会给你拿过来,知道你喜欢喝几口。不过,可不能贪杯哦。”

    “秦彦啊,小怡大学也毕业了,你在外面是做大生意的,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帮小怡找个好工作啊?”吴婶期待的问道。

    “吃饭呢,说这些做什么,别烦秦彦。工作的事情不急,慢慢找就是。”韩山瞪了她一眼,吴婶顿时的垂下头去不敢说话。

    “没事,没事。这样,一会我给朋友打个电话问问,应该没什么问题。”秦彦微微的笑着。

    沈落雁也好,杨嫣也好,都有企业,安排一个人自然是没有问题。

    “谢谢,谢谢。来,吴婶敬你一杯。小怡,你也一起,敬你哥哥一杯。”吴婶慌忙的说道。

    “什么哥哥?秦彦比小怡还小一岁呢。”韩山嗔了她一眼。

    “我敬吴婶!”秦彦端起酒杯,起身。

    听到秦彦竟然比自己还小一岁,小怡的脸上不禁泛起红晕,目光偷偷的瞥向秦彦时,有种少女春心萌动。年轻多金,又帅又绅士,小怡这样的女孩哪里能阻挡秦彦的魅力?

    吴婶哪里会看不出自己女儿的心思,呵呵的笑着问道:“秦彦啊,你有女朋友了吗?”

    韩山怎么会不明白吴婶的想法?瞪了她一眼,斥道:“你怎么那么多话?”

    韩山跟墨离那么多年相交,自然清楚天门的一些规矩,别说秦彦根本看不上小怡,就算看上了,他们也不适合在一起。

    “我有女朋友,以前在青山镇担任刑警,后来调回滨海了。本来这次想带她一起过来给你们拜年,可是,她去了外婆家,所以就没一起过来。下次,下次一定带她一起回来,让吴婶给把把关。”秦彦呵呵的笑道。

    很明显的,小怡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失落。

    吴婶应了一声,也没再多问。她也知道,自己女儿跟秦彦的差距太远,刚才也只是一时兴起,想撮合撮合。

    “今天不走了吧?我一会给你准备准备,带点野物和米回去。野物都是我自己打的,腌制了,城里也吃不到。”韩山说道。

    “一会可能要回去,那边还有事情等着处理。”秦彦说道。

    “这么急?都过年了还有什么事情啊?你可别走啊,留下一起吃晚饭,晚上就在这里睡。”吴婶劝道。

    “他有事就让他回去,不用挽留他。”韩山知道秦彦的身份,也知道他的事务繁多,可不想上班族过年可以放假。

    吃过饭,两个小的跑出去找朋友玩耍,小怡则乖巧的留下来帮助吴婶洗碗。

    秦彦则坐在客厅里和韩山一边喝茶一边闲聊。如果要说唯一的遗憾,那就是高峰的死,如果他还在的话,那一切该有多好。

    韩山的话语不多,多数都是秦彦在说,询问他的情况。不顾韩山的拒绝,秦彦硬是将一张银行卡塞进他的手里,也算是帮他减轻一些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