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端木明皓话音落去,助手推门走了进来。

    “董事长,有两个警察来了,说是要找总裁。”她口中的总裁指的自然是端木婕妤。

    端木明皓近些年很少过问公司的事情,公司的业务基本上是交由他的次子端木玮处理。端木玮负责担任的是华夏集团的副董事长,而端木婕妤则是担任执行总裁的职务。不过,在日常的公司业务中,他们却多有摩擦。

    正如秦彦所说,自古无情帝王家,越是这样的豪门望族,往往越是缺乏一种骨头亲情。权利和金钱的欲望,将那股骨肉亲情死死的压制住。

    而,因为端木婕妤这次亲自参与研制的专利对公司的业绩有很重要的提高,在公司的声望也越来越高,以至于端木明皓不止一次明里暗里的暗示过要让端木婕妤继承华夏集团的意思。

    “警察?”端木明皓愣了一下,说道,“请他们进来。”

    “是!”助理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片刻,助理便领着两个警察走了进来。看他们警衔显然这是一般的警察,明显的看到端木明皓时有种激动而紧张的心情。这也难怪,以端木明皓的身份地位和关系,他们是根本就攀附不上的。

    “请问端木婕妤小姐在不在?”其中一名警察问道。

    “我就是。有什么事吗?”端木婕妤诧异的问道。

    “哦,是这样。我们在机场抓到一个小偷,在他身上搜出一个钱包,里面有端木小姐的身份证。所以,我们特意过来送给端木小姐。”一边说,那名警察一边将钱包递了过去。

    端木婕妤接过钱包看了一眼,道了声谢。

    两名警察见没什么机会套近乎,只好悻悻的告辞离去。

    看到自己的钱包,端木婕妤心里愧疚,知道自己冤枉了秦彦,尴尬的笑了一下。“爷爷,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出去做事了。”

    “嗯!”端木明皓点了点头。看到端木婕妤离开,歉意的冲秦彦一笑,说道:“秦先生,婕妤她不懂事,冒犯的地方请你多多担待,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这点小事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呢?我想,端木小姐只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么危险。”

    “这丫头从小生活的环境优越,哪里知道这些,一切都要拜托秦先生了。”端木明皓说道。

    “嗯。”秦彦微微点头,眉头却紧紧的蹙在一起。这件看似很简单的任务,实际上却十分的复杂和繁琐。别人在暗,他们在明,谁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暗中盯着,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动手,要时刻防备着这些人的确会十分的麻烦。

    回到办公室的端木婕妤越想越是气愤,真不明白自己的爷爷怎么会请那么一个人来保护自己,而且,还说什么是自己的长辈,要自己尊敬他,还要跟他同居,简直就是笑话。这要视传了出去的话,她的名声岂不是彻底的毁了?

    “总裁,你好像很不高兴,谁惹你生气了?”助理唐欣诧异的问道。

    她跟随端木婕妤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对这位上司也算是很了解,性格向来都很沉稳,遇事也向来不慌不乱。至少,在她跟随端木婕妤的这段时间从未见过她发怒,即使是公司业务上很多麻烦的事情,也从未如此。因而,实在不明白她今天怎么会有这样的表现。

    “臭流氓,哼!”端木婕妤愤愤的哼了一声。

    助理愣了愣,茫然的看了她一眼,也没有继续的追问下去。

    “对了,药物什么时候开始投产?还有经销商以及广告投放什么时候开始?”端木婕妤问道。

    “市场部和生产部本来是准备开始计划,可是,副董事长却暂时将这个计划搁置下来,说是现在工厂那边很忙,根本没有多余的机器生产。而且,说投资额巨大,成本预算没有做好,投资回报率也暂时没有计算好。”唐欣回答道。

    眉头微微一蹙,端木婕妤说道:“怎么能这样?其他的医药集团近些年也一直都在研制这些药物,我们更应该趁着现在风声最劲的时候尽快的将药物生产出来,并且投入到销售中。如果让其他的医药集团先一步研制和生产出来的话,对我们集团的利益会有很大的影响。”

    顿了顿,端木婕妤又接着说道:“行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跟副董事长说。”

    很小的时候,端木婕妤就被送到国外读书,也一直都生活在国外。在人情世故上,端木婕妤欠缺很多,在她的认知里,只要她是为了集团的利益着想那就会毫不犹豫的去做。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做事的手法上,她也不知不觉的有些强势。因而,在很多时候忽略了端木玮的感受而不自知。

    看了看时间,端木婕妤放下文件,下班。

    也许是在国外养成的习惯,又或者是她的自信和原则,自从哈佛大学毕业回到华夏集团上班后,她从来都是准时上班准时下班。在她看来,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不能把工作带入到生活中。只有一个好的生活习惯,才能有更好的状态去迎接工作。

    驱车从地下停车场出来,忽然间,一个人影拦在车前。端木婕妤吓了一跳,猛地一下踩下刹车,“哧”的一声很刺耳的刹车声传来,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车门被人打开,一个男人大模大样的坐进车内。

    “你不要命了?”端木婕妤愤愤的瞪了秦彦一眼。

    秦彦耸耸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谁让你上车的?下去!”端木婕妤板着脸孔说道。

    “别动!”秦彦忽然紧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