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没再继续刁难解龙。不管怎么说,解龙也算是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秦彦也不想把他逼迫的太紧,他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小姐,请!”秦彦摆低姿态,毕竟是在外人面前。

    端木婕妤很得意的瞥了他一眼,满是挑衅的味道,随即起身朝外走去。

    “你……,你真是gay?”出了门,芷菡直直的盯着秦彦,惋惜的问道。

    “不然你觉得端木小姐会请我做保镖吗?”秦彦说道。

    芷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一脸失望的神色。而她的表情似乎也更加验证了秦彦的想法,端木婕妤是百合,喜欢女人。

    “走吧,今晚去我那里住一晚,免得你又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端木婕妤说道。

    “不行,她不能去。”秦彦一口否决道。

    眉头微微一蹙,端木婕妤说道:“那是我家,我邀请什么人回去住是我的事情,不需要征求你的同意。”

    “你应该清楚自己的处境,如果你真拿她当朋友的话就更不应该让她跟你一起,这样只会给她增添危险。我有能力保护你,可是,却没有能力保护你们两个。你自己考虑清楚,怎么做由你自己决定。”秦彦凑到端木婕妤耳边,轻声的说道。

    端木婕妤愣了愣,无言反驳。的确,如果真有人对自己不利,到时候一旦发生危险,秦彦必然会选择保护自己,那无疑等于是置芷菡于危险之地。

    深深的吸了口气,端木婕妤说道:“对不起,芷菡,最近我这边有点麻烦,我想你还是回去比较好。别再胡思乱想,那个臭男人不值得你为他怎么样。”

    “没关系,你放心吧,我想通了。”芷菡微微笑道。

    “嗯,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端木婕妤说道。

    送芷菡上了出租车,看着她离开。

    “我有点累,你开车吧。”端木婕妤掏出钥匙准备丢给秦彦。

    “不好意思,我不会开车。”秦彦说道,“让我开拖拉机可以,开这个车嘛,不会。”

    端木婕妤愣了愣,嗔了他一眼,说道:“不会开车做什么保镖啊?到底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

    “会不会开车跟能不能做保镖是两码事,况且,理论上来说,你也不算我老板。我之所以答应你爷爷保护你,那也仅仅只是因为他和我师父的交情,否则,我才懒得理会你是生是死。不过你放心,我是有职业道德的,既然答应了你,那我就一定会做好这件事。”秦彦说道。

    端木婕妤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无奈的坐上驾驶位。

    “你说我爷爷跟你师父有交情,你师父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听我爷爷提过?”端木婕妤好奇的问道。

    “你爷爷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会跟你说的,有些事情不告诉你,那也是为了你的安全。你只要知道你爷爷是在乎你的不就足够了吗?又何必知道的太多?”秦彦淡淡的说道。

    “那你呢?我看你刚才跟那些人动手,身手了得,你应该不会是一般人。你到底是什么人?”端木婕妤问道。

    “我?我在你眼里不就是一个流氓无赖嘛。”秦彦嘿嘿的笑了笑,说道。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端木婕妤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她却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之中她对秦彦的感觉似乎并没有一开始那么的讨厌,而这一切仅仅只是在几个小时之间而已。

    忽然,秦彦眉头一蹙,说道:“小心,有人跟踪。”

    “有人跟踪?”端木婕妤愣了一下,朝后视镜看了一眼,“是谁?会不会是刚才那个什么叫解龙的?”

    “应该不是。”秦彦说道,“我本以为那些人想要绑架你的话会想办法跟当地的不法分子合作,借他们的手做事。不过,刚才试探那个解龙后,应该可以确认的是他们至少现在还没有联系他们。也就是说,跟踪的不是解龙的人。我故意激怒解龙他都可以忍,说明他不是傻瓜,他很清楚得罪你们端木家会有什么后果。他们虽然是道上的人,但是,以端木家的财力和关系,对付他们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哪怕就是随便拿个几百万出来,追杀他的人也可以让他无处可逃。”

    端木婕妤眉头微微蹙了蹙,说道:“我研制出那个药物本是想拯救这个世界,可是,为什么却偏偏有些人想用它做不法之事?”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又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这个世界上能有多少人扛得住利益的诱惑?我们伟大的马克思也说过,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资本家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两百的利润,资本家就会藐视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家就会践踏世间的一切。你想想,你研究的那项专利一旦被他们得到的话,带来的利润会有多大?无论你承认不承认也好,毒品是世界上仅次于军火和石油的第三大贸易,每年的营业额数以亿计,可以想象,为了这丰厚的利益,那些人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端木婕妤问道。

    “你不是一直都不怕吗?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相信我了?”秦彦挖苦的说道。

    “我不怕死,但是,我绝对不允许我的专利被那些人用来做非法的用途。”端木婕妤说道,“再说,你现在不是我的保镖吗?保护我是你分内的事情,不然请你回来干嘛?”

    撇了撇嘴,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说起话来还真的有时候呛得别人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把车开到一个稍微偏僻点的地方停下。既然他们想玩,那我就好好陪他们玩玩,我也想知道他们到底是谁。不摸清楚他们的底细,始终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对我们很不利。”秦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