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华夏集团!

    每天,端木婕妤都会很准时的抵达公司,这让很多员工都望尘莫及。

    在办公室坐下后,端木婕妤就开始投入一天的工作,似乎已经忘记刚才的事情。

    “我出去办点事,如果你要出去的话,打我电话。”秦彦嘱咐了一声,转身离开。

    离开公司,秦彦拨通叶峥嵘的电话,约他在公司附近的茶楼见面。

    薛冰坐镇滨海,一直在留心打探天谴的消息,龙城这边的事情,秦彦自然就需要多依靠叶峥嵘一些。而且,始终叶峥嵘算是他同门师兄弟,对他的信任也是最大的。

    片刻之后,叶峥嵘匆匆赶来,眉宇间有些睡意朦胧,想必昨晚又一定忙到很晚。

    “打扰你休息了吧?”秦彦问道。

    “没事。天天晚上不就是那些个事情,灯红酒绿,我都觉得自己快废了。”叶峥嵘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其实一直都不喜欢做什么天罚的令主,无奈这是秦彦的吩咐,他不能拒绝。作为兄弟,在秦彦有困难的时候,他自当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他。

    “老大,这么急着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叶峥嵘问道。

    点点头,秦彦问道:“知不知道下山虎这个人?”

    “下山虎?”叶峥嵘愣了一下,“庞虎嘛,知道,怎么了?”

    “你先跟我说说。”秦彦说道。

    “以前欧阳世家底下掌管东北黑道的有五虎,除了东北虎凌云霄之外,还有一个就是下山虎庞虎。据说,他以前曾经在美国海豹部队服役,授过不少的勋章,之后回到国内,跟了欧阳世家,帮忙打理欧阳世家地下势力。自从欧阳世家被东北虎凌云霄灭了之后,东北虎凌云霄掌控了东北的地下秩序,而下山虎则选择低调下来,专职负责培养刀手。他成立了一家保全公司,除了接一些正当的生意之外,也做过不少不法的勾当。当初东北虎凌云霄手下很多刀手都是下山虎庞虎的人。”叶峥嵘说道。

    “东北五虎?这倒是蛮有意思。其他三虎是谁?”秦彦问道。

    “黑虎沙昊、白虎岳凌,以及花虎喻晓。”叶峥嵘说道,“东北虎凌云霄死后,黑虎尤平迅速崛起,掌握了不少以前东北虎凌云霄的手下和地盘。下山虎庞虎依旧从事自己的行当,继续训练刀手。至于白虎岳凌和花虎喻晓倒没什么太大的作为,现在都跟随在黑虎尤平的手下做事。花虎喻晓帮助尤平打理那些个黄色事业,白虎岳凌则负责打理旗下的非法赌场。”

    “为什么东北虎凌云霄和黑虎沙昊都没有将下山虎庞虎收为手下?按照你所说,下山虎庞虎的势力应该不如他们,他们应该不会允许他独立在外的。”秦彦接着问道。

    “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同说下山虎庞虎的后台很硬,就连东北虎凌云霄也不敢动他,不得不跟他划分经纬。”叶峥嵘说道。

    顿了顿,叶峥嵘问道:“老大,你怎么忽然问起他?”

    “昨晚跟端木婕妤回去的时候路上被人跟踪,那些人就是下山虎的人。他们显然是想绑架端木婕妤。下山虎不过是道上的人而已,他应该清楚端木婕妤的身份。以端木家在东北的财力和势力,下山虎没有理由敢得罪,除非,是有人在背后指使。我在想,这个人会是谁呢?”秦彦紧蹙着眉头,问道。

    “下山虎以前在美国海豹部队服役,你说会不会是欧美那边的毒贩联系上他,让他这么做?”秦彦接着问道。

    沉默片刻,叶峥嵘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我一直都有留意,好像没有欧美和俄国那边的毒贩过来。你也知道,华夏对毒品的打击一直很严,对毒犯就更加不留情,想必他们也会有所顾忌。”

    “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他们还怕什么风险?只是,如果不是那些人,那又会是谁指使下山虎?让他可以不顾得罪端木家的威胁?”秦彦紧蹙着眉头,说道。

    顿了顿,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这样,你帮我把下山虎找出来。要想知道是谁指使,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他身上打开缺口。”

    叶峥嵘愣了愣,说道:“老大是想对付他?”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是他先动的手,那我就必须要还击,也只有这样才能知道背后的主使者是谁,如果不知道这些的话,会非常的被动。”秦彦说道。

    “好,稍后我就让人打听,有消息立刻通知你。”叶峥嵘点头说道。

    “还有,你帮我查一下一个叫唐欣的女人。”秦彦说道。

    “唐欣?她是什么人?”叶峥嵘诧异的问道。

    “她是端木婕妤的助理。我昨天检查过,端木婕妤的家里和办公室都安装了摄像头和窃听器,最有可能做到这件事情的就是她。我想知道她的底细,她的财务状况,等等。”秦彦说道,“如果唐欣也被人收买的话,那端木婕妤的处境就更加危险,我必须弄清楚这件事情。只有把背后的人给挖出来,才能真正的安心。”

    “没问题,这点小事我让人去查,很快就可以弄清楚。”叶峥嵘自信的说道。

    顿了顿,叶峥嵘又接着说道:“老大,我还是那句话。其实这些小事根本就不用你亲自出马,要不我派些人手保护她就是,你堂堂的天门门主实在不适宜做这些小事。”

    “没办法,老家伙的吩咐我不能不听。而且,我总觉得老家伙是别有所图,他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让我做一件事情,这其中说不定还有其他什么目的。再说,现在天门一切都稳,有你们几个帮忙打理我也很放心。而且,天谴那边似乎最近也没什么动作,眼下我也没什么事。不过,你们也不能松懈,必须要尽快的提升修为,我可不想将来跟天谴决战的时候会输的一败涂地。天门千年的基业,不能毁在我的手里。”秦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