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回去的路上,秦彦将叶峥嵘打探的关于唐欣的资料告诉了端木婕妤,详详细细,一丝不落。

    “以这样的情形来看,唐欣是最有可能在你家和办公室安装摄像头和窃听器的人。我想,目的也是为了拿到新药的方程式。”秦彦说道。

    端木婕妤眉头紧蹙,说道:“唐欣虽然只跟了我半年多的时间,但一直做事都是兢兢业业,我实在不敢相信她会这么做。难道钱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对你而言,可能钱只是一个数字,但是对更多地人而言,却非常的重要。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不过,就目前的事实而言,唐欣的确是最值得怀疑的对象。我相信在她的背后也是有人指使。”秦彦说道。

    “难道又是尤平?”端木婕妤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

    “这就要问过唐欣才知道了。”秦彦耸了耸肩。

    对于华夏集团的权力争斗,秦彦没有多少的兴趣,谁坐上华夏集团继承人的位置那也不是他的职责范围。他的任务是保护端木婕妤,他有兴趣知道的事唐欣的背后是不是那些国际毒贩,因为那些人才是对端木婕妤有最大威胁的人。

    深深的吸了口气,端木婕妤说道:“稍后我会问清楚。我想,她也许也只是一时走错了路,我希望她可以坦诚的跟我交代一切,这样还有挽回的余地。”

    秦彦没有言语,心里却是对端木婕妤有了很大的改观。这个一直生活在国外,从小生活优越的大小姐,似乎并非像自己一开始所认识的那般冷酷无情和不通情理,反而是一个内心较为善良的人。

    换做其他人,就是刚才小李的事情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也许,她是不通人情世故,但是,她很清楚自己内心所追求的是什么。她追求的不是权利和地位,她是一个真正的专家,追求的就是在自己的专业上作出成就。

    回到公司,端木婕妤将唐欣交到自己的办公室。

    秦彦没有留下来,这些事情还是让端木婕妤自己去处理吧,毕竟,以她们女人之间的关系,或许更容易问出一些事情。

    “你是秦彦?尤先生想见你,跟我走吧。”一个年轻人走到秦彦面前,冷冷的说道。

    秦彦愣了愣,朝大门外瞥了一眼,一辆车停在门口。

    “哪个尤先生?我好像不认识他吧?”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尤平尤先生,华夏集团董事。”年轻人说道。

    “在哪里?”秦彦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秦先生,请吧!”年轻人的话语听似客气,实则语气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感情,含有一股威胁的味道。很显然,容不得秦彦拒绝。

    秦彦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走吧!”

    无事不登三宝殿。尤平忽然来找自己必然是有所图谋,秦彦也想弄清楚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办公室内,端木婕妤端坐在位置上,目光冷冷的盯着唐欣。

    “你跟了我也有半年多时间了吧?”端木婕妤说道。

    “从您调到总部担任执行总裁,我就是您的助理,前前后后,一共七个月零十天。”唐欣记得十分清楚。她能坐上总裁助理的位置,自然是有其有能力的一面。

    “七个月零十天,也不短了。这段时间我待你如何?”端木婕妤接着问道。

    唐欣愣了愣,隐隐的意识到什么。端木婕妤向来都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忽然无端端的问出这些话,这不得不让她感觉到似乎有些奇怪。

    “您一直待我很好,从来没有任何的架子。我也一直很庆幸可以留在你的身边做事,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唐欣说道。

    “你知道这些就好。那你也应该知道,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也一定会帮你。告诉我,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我看你上班的时候有时候总是心不在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如果有什么事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端木婕妤说道。

    唐欣愣了一下,心里顿时更加的愧疚。沉默片刻,唐欣摇了摇头,说道:“一点私事而已,我自己能解决,不敢劳烦您操心。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影响到工作的。”

    默默的叹了口气,端木婕妤说道:“其实,很多事情我都知道,我只是希望你能亲口告诉我。虽然我们是上下级的关系,但是,在我心里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姐妹。如果不然的话,我又怎么会让你去我家?你又怎么有可能在我家安装窃听器和摄像头呢?”

    唐欣浑身一震,愕然的看着她。

    “不就是钱的问题吧,你告诉我,很容易解决的事情,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端木婕妤说道。

    唐欣抿了抿嘴唇,“噗通”一声跪下,说道:“对不起,是我错,是我辜负了您的期望,是我背叛了你。”

    “起来吧。”端木婕妤上前,将唐欣扶了起来。

    “是谁让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端木婕妤问道。

    “都是我不好,是我好赌,欠了高利贷。他们威胁我,如果我不还钱的话就对付我的家人。我哪里能拿得出那么多钱,他们就威胁我,让我在你家里和办公室安装窃听器和摄像头。他们说,只要我乖乖的听话就给我两百万,不但可以帮我还清高利贷的钱,也可以买房买车安定下来。”唐欣说道。

    “你没钱你可以跟我说啊,我可以帮你啊。”端木婕妤说道。

    “是……,是我好赌欠下的高利贷,我哪里敢跟你说。对不起,是我错,你惩罚我吧,是我鬼迷心窍,对不起,对不起。”唐欣愧疚不已,眼神根本不敢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