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也不认识他。是他主动找到我,并且说只要我帮他搞定这件事情就帮我摆平高利贷。我当时真的很缺钱,所以,就答应了他。他只是让我安装摄像头和窃听器,没有告诉我有什么用。不过,我想他们的目的应该也是为了新药的方程式。”唐欣说道,“我知道新药对您对华夏集团都很重要,我不应该鬼迷心窍答应他。我知道错了,我不求你能原谅我,对不起。”

    “事情已经发生,我再责备你没有用。我家里和办公室的摄像头和窃听器都已经拆除,他们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也一定会再找你。如果他们再找你的话,你马上通知我,可以吗?”端木婕妤说道。

    “可以,当然可以。不……,不过……”唐欣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们应该不是容易对付的人,我怕你会有什么危险。事情是我惹下的,我会自己解决。如果他们再找我,我就报警。我自己犯下的错,我会自己承担,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您再冒风险。”

    “傻瓜,报警有什么用?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他们做了什么,就算报警最后也只是不了了之。而且,这件事情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也解决不了。听我的,如果他们再联系你的话,就告诉我,我有办法。”端木婕妤说道。

    “好。”唐欣重重的点了点头。

    沉默片刻,唐欣说道:“我知道我犯了这么大的错,也没有资格再留下华夏集团,没有资格再留在你身边。稍后我就会辞职,对不起。”

    “辞职就能解决了吗?再说,你现在走了,我一时之间哪里找合适的助理?辞职的事情以后再说。好了,你先回去工作吧。”端木婕妤说道。

    唐欣愣了愣,道了声别,转身离开。

    得饶人处且饶人!端木婕妤总觉得凡事都不能做的太绝,留一线,他日好相见。虽然唐欣的确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是,端木婕妤还是觉得应该给她一个机会。人这一辈子,哪里会没个行差踏错的时候?只要能改过就行。

    只是,指使唐欣的不是尤平,那又会是谁?难道真的是那些国际毒贩盯上了自己的方程式?那些人可都是穷凶极恶之徒,面对他们,端木婕妤也很难可以淡定自若。她关心的倒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如果那个方程式落到那些人的手里,不知道又有多少无辜的人为此而丧命。

    ……

    上车之后的秦彦一直没有言语,约莫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家顶级的私人会所门口停下。在司机的带领下,秦彦走了进去,在一个包厢内看到尤平。身材有些瘦削矮小,双目却是炯炯有神,摄人心魄。

    这个曾经跟随端木明皓一起打天下,创建了华夏集团的元老看来并非是泛泛之辈。他的一身修为显然不低,浑身上下隐隐的散发出一股霸气。

    “来了?坐!”尤平上下打量了秦彦一眼,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

    接着,转头看了那名司机一眼,说道:“这里没你的事情了,先出去吧。”

    “是!”司机应了一声,转身退了出去。神态和动作可以看出他对尤平十分尊敬,并非是一般的司机。

    秦彦大马金刀的坐下,静静的看着对方,没有说话。

    “你叫秦彦?明皓请来的保镖?”尤平问道。

    “是的。”秦彦淡淡的应道。

    “明皓的眼光一直都很不错,他让你去保护婕妤那丫头,想必是知道婕妤新研制的那个方程式对那些国际毒贩的价值,也说明他很相信你。看来,你们的关系并不只是一般的雇主和保镖之间的关系那么简单吧?”尤平说道。

    “尤老派人请我过来,只是想跟我说这件事?”秦彦问道,“有什么事尤老不妨开门见山吧。”

    “也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而已。我跟明皓是世交,当年一起打天下,一起创立华夏集团。婕妤这丫头又是他最疼爱的孙女,我也把她当自己的孙女一样疼爱,也想关心一下。”尤平微微的笑了笑,态度淡定从容。

    “我跟端木老先生也算是有点渊源,不过,这也没什么。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嘛,既然我收了他的钱,自然就该做好自己的本分。保护端木小姐是我份内的事情。”秦彦淡淡的说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尤平说道:“我听说昨晚在街上有人试图绑架婕妤,是你摆平了他们,安全的保护了婕妤,是吗?”

    “是。当时从酒吧出来后我发现有人跟踪,于是就解决了他们。”秦彦轻描淡写的说道。

    “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吗?”尤平问道。

    “不清楚。之前在酒吧跟一些道上的人起了一些冲突,我想应该是他们找人报复吧。”秦彦撒了个谎。

    “哼,这些人简直就是目无法纪,连华夏集团的人也敢碰,简直是不知死活。”尤平愤愤的说道,“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稍后我会找人警告他们,让他们安分守己一点。都是一些个小流氓而已,竟然敢招惹到华夏集团的头上,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顿了顿,尤平又接着说道:“这件事情你做的很好,我很欣赏。这个世界什么最重要?人才最重要。你就是人才,而且,是很难的的人才。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来帮我?”

    “帮你?我不懂尤老是什么意思。我现在保护端木小姐,也算是为华夏集团办事。尤老是华夏集团的元老,也是华夏集团的董事,我这也不算是替你做事嘛。”秦彦假作糊涂。

    “我的意思是,你完全的过来帮我做事。我相信以你的才干,应该能有更多发挥的余地,我也可以保证,你帮我做事一定能够得到更多。我向来很重视人才,我是很真诚的邀请你。你觉得怎么样?”尤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