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奖金的事情不急,我相信尤老是不会骗我的。”秦彦微微笑了笑,说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我在端木小姐的办公室和家里都发现了窃听器和摄像头,对方的目的应该也是为了窃取端木小姐的方程式,这件事情也是尤老得意思吧?”

    “窃听器?”尤平愣了愣,眉头微蹙,说道:“我没有吩咐人这么做过。看来是别人也在打这个方程式的主意,也难怪,这个方程式对那些国际毒贩太过重要,有人被他们收买安装窃听器也说不定。所以,你也必须要抓紧时间,一定要在他们之前拿到那个方程式。否则,一旦落入那些人的手里,再想拿回来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秦彦一直在留心观察着尤平的表情,看样子似乎不像是在说谎。而且,尤平既然敢把那些事情都告诉自己,那也是料定了自己不敢跟他耍花样,也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藏着掖着。只可惜,尤平太过小看自己了,连端木明皓他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尤平?

    “我会尽力而为。”秦彦说道。

    “我相信你。”尤平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会留下一起吃饭吧,咱们可以再好好聊聊。”

    “不行。一会就该下班了,如果我不出现的话,端木婕妤也会怀疑的。而且,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如果让那些国际毒贩先抓到他,那咱们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我必须赶回去,只有让她更加的相信我,我才更有把握拿到那个方程式。”秦彦说道。

    “也是。行,那你先走吧,以后机会还多的是,也不急在一时。”

    秦彦的一番话,让尤平更为欣赏,这样的人,才是做事的人嘛。如果有这样的人在自己身边帮忙,将来自己必然会有更高的成就。

    起身道了声别,秦彦转身离开。

    回到公司的时候,刚好是下班的时间。

    刚到门口,端木婕妤的车从地下停车场驶了出来。看到秦彦,端木婕妤打下车窗瞥了他一眼,“上车!”

    “怎么打你电话关机?”端木婕妤瞪了他一眼,问道。

    “关机吗?”秦彦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说道:“可能是没电了吧。有事?”

    “爷爷叫你回家一起吃饭。”端木婕妤说道。

    “哦。”秦彦应了一声,心知端木明皓应该是想问一些关于端木婕妤的事情吧。

    “我问过唐欣了,她也承认摄像头和窃听器是她安装的。不过,她说不是尤平指使的。”端木婕妤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秦彦当成了心腹,也愿意将这些事情跟他一起商谈。这是一种信任,她从一开始对秦彦的厌恶到短短一两天之内对他的信任,说明她的内心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不是尤平?那会是谁?”秦彦的眉头蹙了蹙。

    “她说那个人她也不认识,是主动找到她的,说是可以帮她摆平高利贷的事情,并且可以支付她一笔酬劳。所以,她就答应下来。我想,应该是你和爷爷口中提及的那些国际毒贩所为吧。”端木婕妤说道。

    “不可能。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不会用这么委婉曲折的方式。他们如果想抢夺方程式的话,绝对会用最直接而简单的方式。只是,不是尤平那会是谁呢?”秦彦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脑海中不停的思索着。

    是端木玮吗?他的目的无非是华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不会去窃取方程式的,顶多也只是阻碍新药问世,等自己位置稳定之后,还是会将新药生产出来的。毕竟,新药一旦问世给华夏集团带来的利润将会是不可估量的,端木玮也绝对不会放弃。

    不是端木玮,不是尤平,也不是那些国际毒贩,那会是谁?难道还有其他人也在暗中盯着端木婕妤手中的方程式,也想据为己有?是华夏集团的那些商业竞争对手吗?这也并非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办公室和家里的窃听器和摄像头都已经被撤除,那些人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他们也一定会再找唐欣的。我已经跟唐欣说过,如果那些人找她的话,第一时间内通知我,只要找到那个人,一切也就明朗了。”端木婕妤说道。

    “嗯!”秦彦满意的点点头,对于端木婕妤的处理方式很是赞同。“有消息的话你立刻通知我,我也想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你刚刚去哪里了?好像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端木婕妤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转而问道。

    “没什么,出去转了转。”秦彦随口敷衍道。

    他没有把跟尤平见面的事情告诉她,担心着丫头知道后悔胡思乱想,又或者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毕竟,小李的事情已经让端木婕妤对尤平有了很大的意见,如果再加上这件事情的话,后果就更加严重。

    端木婕妤也没有继续的追问,车内的气氛瞬间变得沉默下来。

    不知不觉间,车子已经到了端木家的别墅。典型的东欧式建筑,颇有些异域的风采。龙城毗邻俄国,这样类似的建筑在龙城不少,也算是龙城别有特色的建筑风格。

    车子驶进花园,停在别墅门口。

    端木明皓听到声音已从屋内迎了出来,热情的上前握住秦彦的手,呵呵的笑道:“来了?快,屋里坐!”反倒是有些冷落了端木婕妤,这让她心里可不好受,好像秦彦才是他家人似得,自己倒成了外人。

    “本来早就该请你吃顿饭的,这两天一直忙着处理一些事情,所以就耽搁了。今天刚好有空,就让婕妤带你回来。咱们就在家吃顿家常饭,免得去外面的饭店那么麻烦。你可不要介意啊。”端木明皓说道。

    “家常饭更好。”秦彦微微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