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华旗饭店!

    龙城最好的一家酒店。

    在这里,端木明皓长期定有一间包房,偶尔会跟一些江湖大哥以及商业贵胄一起坐坐,打打牌。

    当端木明皓和秦彦赶到的时候,那些江湖大哥已经到了。黑虎沙昊、白虎岳凌、花虎喻晓和下山虎庞虎。白虎岳凌和花虎喻晓虽然都是黑虎沙昊的手下,但是,毕竟也是赫赫有名的东北五虎之一,在道上也有很大的话语权,因而,他们也陪同在列。

    至于东北新出的猛人,天罚令主叶峥嵘,因为来东北的时间尚浅,因而端木明皓并不认识,所以不在邀请之列。

    “端木老先生!”

    看到端木明皓,除了下山虎庞虎之外,其余三虎纷纷起立,看得出他们言语和神态之中对他的尊敬。端木明皓虽然不是道上的人,但是以端木明皓的关系人脉和财力,那是远远的凌驾于他们之上,并且,每年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也都会拉上他们,帮他们赚不少钱。因而,他们对端木明皓十分的尊敬。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临时有事,所以耽搁了,让大家久等了。”端木明皓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我给大家介绍,这位是我一位至交的徒弟,秦彦。”

    接着,又为秦彦一一介绍。

    端木明皓介绍的人,他们自然也都表现得极为热情,纷纷问好。虽然多是一些虚情假意的成分,不过,却还是可以看出端木明皓的江湖地位。

    “坐,坐!”端木明皓大马金刀的坐下,挥了挥手,示意众人落座。

    “想想,大家也很久没在一起坐坐了。原本早就想约大家一起坐坐,喝喝茶,聊聊天,无奈最近事情实在太多,忙得焦头烂额,所以只好是一推再推。实在是过意不去啊。”端木明皓说道。

    “端木老先生贵人事忙,不像我们这些闲人。我们理解,理解。”沙昊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端木明皓说道:“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今天约大家过来呢,其实是有点事情想要麻烦大家。想必大家也都听说了,我孙女婕妤最近研制出一种抗癌的药物,对于治疗癌症有很显著的疗效。可是,利用这种新药的方程式却是经过简单的合成加工之后,就可以制成最近流行欧美的新型毒品。因为这种新型毒品原本的制作流程很是复杂,因此产量非常低;可是,如果他们拿到这个方程式的话,那就可以实现大规模的量产,这对于那些毒贩来说是具有非常大的诱惑力的。我收到消息,有欧美和俄国的毒贩入境,目的是想要绑架我的孙女婕妤,然后盗取方程式。我端木明皓虽然不是道上的人,但是,一直都很尊敬各位道上的朋友,因为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我不得不请大家出来帮忙。”

    “端木老先生尽管放心,咱们出来行走江湖,讲的就是一个‘义’字。端木老先生帮了我们这么多,如今令孙女有事,咱们自当不会坐视不理。这件事情我们也都听说了,那帮人虽然都是亡命之徒,但我们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如果他们敢耍花样的话,那就让他们来得回不得。这毕竟是华夏,还轮不到那些个人张牙舞爪。”沙昊仗义的说道。

    “是啊,稍后我们就会吩咐下去,让下面的人把那些家伙给挖出来。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那就让他们知道咱也不是好惹的。”喻晓也附和着说道。

    “自从凌云霄死后,东北的道上的确是风波不断。当年凌云霄在世的时候,那些黑手党家族哪里敢在咱们东北耀武扬威?如今凌云霄虽然已经不再,东北道上也经过重新洗牌,但是,无论如何,也轮不到那些人在咱们的地盘逞威风。端木老先生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您尽管放心,我们一定会鼎力相助。”岳凌附和着说道。

    “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也不枉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一场。”端木明皓微微一笑,说道。

    接着,转头看向一旁一直没有言语的下山虎庞虎,问道:“庞先生,你怎么说?”

    “我?我能怎么说?我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已,有他们三个帮忙足够了,哪里还需要我啊。”庞虎阴阳怪气的说道。

    “庞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沙昊眉头微蹙,说道,“端木老先生一直待我们不薄,这些年帮我们赚了多少钱?他老人家身份尊贵,却从不嫌弃我们这些江湖草莽。所谓士为知己者死,端木老先生待我们如同兄弟,我们又怎么能在他有事的时候置身事外?”

    “我说的是实话啊。在东北,我没什么地盘没什么势力,那些国际毒贩哪个不是只手遮天?我哪有能耐跟他们去拼啊。”庞虎说道。

    “庞先生说笑了,谁不知道你在东北有绝对的权威啊,你手下的刀手那是响当当的。就连当年纵横东北道上十几年的凌云霄对你也是敬畏三分,就足见你的能力了。今天我端木明皓求助,庞先生不会不愿意帮忙吧?”端木明皓气定神闲。

    “不是我不愿意帮忙,而是我没那个能力。那些人都是国际毒贩,他们的能耐有多大你我都很清楚,我好不容易在东北有这么一点点的成就,让我去跟他们拼,这不是以卵击石嘛。我可不想把我好不容易建立的这点点基业也毁了啊,上有老下有小,还有那么多的兄弟要养活,万一我有什么事情的话,他们怎么办啊。”庞虎推诿道。

    “庞虎,你这未免太不仗义了吧?又不是让你跟他们火拼,你这都不帮忙,是不是有点太说不过去了?”岳凌怒斥道。

    “无妨,无妨,庞先生不愿意帮忙我也不强人所难。不过,我想,庞先生即使不愿意帮我,也不会帮那些人对付我吧?”端木明皓嘴角微微扬起,勾起一抹笑容。

    “这点你可以放心,我只是不想多事而已。”庞虎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