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端木明皓嘴角上扬,浮起一抹阴森的笑容。一手缔造华夏集团商业王国的强人,岂会被一个下山虎戏弄?别说是下山虎,就连当初纵横东北黑道的猛人东北虎凌云霄在他的面前也要敬让三分。

    “我听说昨天夜里有人派人试图绑架我的孙女,庞先生可知道这件事情?”端木明皓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不过,端木老先生如果想知道是谁干的,我倒是可以帮忙查一查。其他的事情我不敢保证,这件事情却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庞虎说道。

    “是吗?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端木明皓阴冷的笑了一声。“啪”的一声,一掌重重的拍在桌上,端木明皓斥道:“我端木明皓虽非江湖人,却一直都很敬重江湖儿女的豪气干云,义薄云天,所以,一直以来对各位都十分的尊敬。可是,这不代表着我就是可以任人鱼肉之辈。动我没有关系,可是,谁要是敢动我的家人,那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下山虎,我自问没有任何得罪的地方,可你却派人绑架我孙女,你说这件事情该怎么算?”

    三虎微微一怔,愕然的转头看向庞虎,震惊不已。连端木明皓的孙女也敢动,这不摆明了是挑衅端木家嘛。

    “端木老先生,你会不会是弄错了?我什么时候派人绑架过你孙女?”庞虎淡淡的说道,神情从容,没有一丝的紧张神色。

    “下山虎,你不用否认,昨晚那些人亲口说是你指使的。”秦彦说道。

    “是吗?那他们人呢?找出来对质。可别想随便的诬陷我,说是我做的,那也要拿出证据出来。”庞虎说道。

    “你明知道他们都死了,根本没有人会指证你。”秦彦说道。

    “那就是死无对证喽?既然是死无对证,那还不是任由你们说嘛。这人嘴两张皮,你们想怎么说都可以喽。但是,如果想诬陷我的话,我下山虎也不怕,大不了鱼死网破。端木老先生,您是瓷器,我是瓦片,你要真是想污蔑我,我也不怕你。”庞虎不屑的笑了笑,态度傲慢而又嚣张。

    顿了顿,庞虎转头瞥了秦彦一眼,说道:“你又是谁?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一点规矩都不懂。端木老先生,你养的狗都是这副德行吗?看来你要好好的管教管教才行啊。不然这传了出去的话,可有损你的颜面。”

    端木明皓心中一紧,暗叫一声不妙。秦彦可是连他都得罪不起的,可如今竟然被庞虎骂作是狗,那还得了?

    没等端木明皓反应过来,“砰”的一声,秦彦一脚狠狠的踹在下山虎的胸口。顿时,下山虎连人带椅子翻到在地。这一脚可不轻,直接将庞虎踹了个七荤八素,腹内一片翻江倒海,差点连黄疸都吐了出来。

    其余三虎不禁一怔,惊愕的看向秦彦。下山虎怎么说在东北道上也是赫赫有名,就连他沙昊也轻易得罪不起,没想到秦彦却是一言不发,就动了手。

    下山虎挣扎着爬了起来,怒视秦彦,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意,冷声说道:“你敢打我?老子今天不废了你,老子就跟你姓。”

    “你敢?”端木明皓“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冷声说道,“你敢动他一下试试?我保证你从今以后没有好日子过。”

    “端木老先生,现在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你不用插手。”秦彦淡淡的说道。

    缓缓的上前两步,秦彦冷冷的盯着下山虎,说道:“刚才只是对你嘴巴不干不净的一点小小的惩罚,如果你再叽歪的话,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你的人绑不绑架端木小姐跟我没关系,可是你的人却差点伤到了我,那可就跟我有关了。我没去找你的麻烦,那是给端木老先生面子,如今倒好,你反而变本加厉。”

    秦彦显是有意撇清端木明皓的关系,是不希望他为难。毕竟,端木明皓从事的是正当生意,跟那些人物关系太过密切和复杂也不好。

    而秦彦的一番话语出来后,三虎更是目瞪口呆。很明显,秦彦并非是端木明皓的手下那么简单,而且,看端木明皓的态度,似乎对秦彦很是尊敬和叶让他们越发的好奇秦彦的身份。

    “我下山虎在东北道上混了这么多年,黑白两道没有人不给我几分面子。你他妈竟然敢打我?我如果你给你点颜色看看,日后我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下山虎冷哼一声,顺手操起一把*朝秦彦劈了过去。

    下山虎一直专职训练刀手,他手底下自然有些真功夫。可是,在秦彦的面前,他无疑等同于一个三岁孩童。纵然他手持利刃,那也绝对无法撼动秦彦这座大山。

    端木明皓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淡淡的看着。虽然他没有见识过秦彦的功夫,但是却也自信下山虎不是他的对手。毕竟,秦彦可是老家伙墨离的关门弟子,天门的门主,如果连一个小小的下山虎都收拾不了的话,那还了得?

    秦彦眼神一凝,浑身迸射出阵阵罡气,身形一闪,众人还未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听得下山虎一声惨叫,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秦彦栖身而上,灵翼散发出一阵刺骨的冰冷抵在下山虎的咽喉。

    “你是想死,还是想活?”秦彦的声音冰冷,宛如来自地狱一般。

    下山虎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我下山虎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一只脚踏进棺材,一只脚踏进监狱,生死对我来说早就置之度外。有种你就杀了我,我若是皱一下眉头,那就不算是好汉。”

    “倒还有几分骨气啊。可是,你说如果我的刀慢慢刺进你的皮肉,慢慢的穿透你的心脏,你还能不能这么从容?”秦彦冷声说道。

    “不用吓唬我,有种你就动手。我担保,如果我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也不会好过。”下山虎凌然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