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端木婕妤进了屋,秦彦心也定了下来。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说道:“都说下山虎厉害,训练的刀手个个可以以一敌十,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既然你们一心要找死,那也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话音落去,秦彦再次冲入人群之中,手中的灵翼似乎感受到他的气势,发出低沉的嗡鸣声。这个传说中不祥的魔刀,此刻似乎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

    不消片刻,所有人倒在地上,无一活口。

    然而,秦彦却并没有丝毫的放松,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那股杀气依旧存在。

    “砰!”

    忽然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穿过玻璃朝秦彦射了过来。几乎是本能之下,秦彦脚步一滑,避过射来的子弹。同时,手中的灵翼飞射而出,准确无误的扎进了枪手的咽喉。

    纵身一跃,秦彦从窗户跳出,直奔枪手的位置。

    枪手倒卧在地,浑身鲜血,咽喉处的灵翼在月光下散发着森冷的寒光。枪手不是别人,正是今晚跟随比利身旁的其中一人。

    冷哼一声,秦彦拔出灵翼,刀身之上没有丝毫的血渍。月光下,灵翼散发出一阵阵森冷的寒光,透人心肺。

    “叱!”

    忽然间,一个身影闪过,手中的匕首刺向秦彦的胸口。

    这,才是那个一直隐藏在暗中的真正高手。

    当看清楚他的样子,秦彦不禁一怔,竟然也是比利身旁的其中一人。没想到一个外国人,竟然也有这般身手,而且,力气似乎出奇的打。秦彦手持灵翼跟他的匕首相碰,发出“铛”的一声,秦彦只觉整个手臂发麻,心中暗暗震惊不已。

    自己修炼无名真气十几年,又得古柏鸿将天罡正气注入体内,可以说,如今秦彦的修为也算是高手之中的高手,罕有敌手。可是,对方竟然能够一击之下让他的手臂也感觉到麻痹,足见对方的力气有多大。

    “想不到比利的身旁竟然有这样的高手,还真让我刮目相看啊。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替一个毒贩卖命?不觉得这是在为虎作伥吗?”秦彦冷笑一声,说道。

    “你又何尝不是做了端木明皓的狗?这个世界上,谁有钱谁就厉害。大家都是一样,无非就是图个钱字而已,又何必在乎主子是什么人?”男子的汉语很标准,甚至比很多华夏人的普通话都要流利。

    “很可惜,你不可能赢我。既然你不知悔改,那也就怨不得我了。”

    话音落去,秦彦栖身而上,灵翼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度,以诡异的角度刺向对方的胸口。

    男子虽有一身的力气,也练过搏击术,可是,跟精通百家拳的秦彦交手,也不免被压制在下风。

    几招之后,秦彦找准对方的破绽,以灵活的步伐配合凌厉的身手,灵翼狠狠的刺进对方的胸口。男子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犹如疯了一般,挥舞着手中的匕首朝秦彦刺去。

    秦彦不禁一怔,连忙的后退,想不到对方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竟然还有这样的爆发力。这,显然不是普通人一般人心脏中刀,哪里会有这样的力气?秦彦的眉头不禁紧蹙,脚步一滑,手中的灵翼划破对方的颈动脉,顿时,血流如注。

    片刻之后,男子这才缓缓的倒了下去,毙命。

    秦彦暗暗咂舌不已,这家伙根本不是人。

    感受不到危险的气息之后,秦彦掏出手机给叶峥嵘打了个电话,让他找人过来处理尸体。

    回到屋内,端木婕妤看到他浑身鲜血,连忙的冲上前,急切的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言语和神态间的关切之情表露无疑。

    秦彦愣了愣,错愕于她的这种关心,淡淡笑了笑,说道:“我没事。这些人都是下山虎和比利的人,这次失败,他们必然还会有下一次。我想,今晚应该没事了,你赶紧上楼休息吧,我要处理一些这些尸体。”

    端木婕妤点了点头,感激的说道:“谢谢你。”

    “不用,我既然答应了你爷爷保护你,那就一定会做好份内的事情。眼下你的安危最重要,其余的事情再说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端木婕妤也没再多说什么,跟秦彦道了声晚安,转身上楼。

    不久之后,叶峥嵘带人赶了过来。

    吩咐手下处理尸体,叶峥嵘转头看了秦彦一眼,问道:“老大,这些是什么人?”

    “下山虎的刀手。”秦彦说道。

    叶峥嵘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下山虎虽然在道上有些势力,可是,却比不过沙昊。连沙昊都要给端木家面子,下山虎竟然敢动端木小姐?”

    “因为下山虎的背后有人支持,是一个叫比利的人,你听说过吗?”秦彦问道。

    叶峥嵘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他也是为了抢夺那个方程式?看来应该是欧美那边的毒贩,我竟然没有留意到。”

    “龙城毗邻俄国,有很多外国人在这里,没有留意到也很正常。而且,有下山虎这个内应,他们想找地方躲起来也很容易。我已经让薛冰去调查比利的背景,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秦彦说道。

    “老大,这样不是办法,咱们太被动了,他们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再派人过来,我看还是多调派一些人手在附近。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也好助老大一臂之力。”叶峥嵘说道。

    “不用了,我还可以应付。你盯紧那些俄国黑手党的人就好,比利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还有,我见过沙昊,这个人还不坏,如果可以话,不妨谈谈与他合作的事情,不用拼个你死我活。”秦彦说道。

    叶峥嵘愣了愣,说道:“老大,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沙昊可不是什么好人。而且,他处处与天罚作对,如果咱们不解决他的话,天罚很难在东北建立稳固的基业。而且,据我所知,沙昊的背后似乎有一个强大的势力支持,否则,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这样的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