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有这回事?”秦彦愣了一下。本以为今天看到沙昊,觉得他还是挺有义气的一个江湖儿女,如果双方合作可以避免很多的死伤,可是,听到叶峥嵘这番话,秦彦的眉头不由蹙在一起。

    “那他背后的人是谁?”秦彦问道。

    “应该是赫连家族。”叶峥嵘说道。

    “赫连家族?”秦彦不禁一愣。这个一直不问江湖事的家族,难道真的已经开始按耐不住,准备出山了吗?还有上次重伤赫连彦光的人,是不是赫连家族的人?

    “老大应该知道赫连家族吧?他们在东北的势力根深蒂固,如果不是他们的支持,沙昊又如何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可以接受凌云霄的一切?若非是我们天罚横插一手,恐怕整个东北的地下势力都已经完全的控制在沙昊的手里。所以,沙昊一心想要赶走天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叶峥嵘说道。

    “赫连家族的历史我知道一些,只是,他们近百年不问江湖事,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这个时候出山。”秦彦眉头紧蹙。

    “根据我调查的资料显示,赫连家族一直都有参与东北的各种江湖是非。当初的欧阳家族实则就是毁在赫连家族的手中,也是他们指使凌云霄灭了欧阳家族,掌控东北黑道十几年。如果不是赫连家族的支持,凌云霄又怎么可能会那么快的崛起?又怎么可以压过其他四虎?”叶峥嵘说道。

    “如果凌云霄是赫连家族的人,为什么当初咱们对付他的时候赫连家族的人没有出手?”秦彦诧异的问道。

    “凌云霄此人的野心很大,掌控东北黑道十几年,渐渐的觉得自己羽翼丰满,已经越来越不受赫连家族的控制;因此,赫连家族对他早有不满之心,想要除掉他,另找人取而代之。刚好那时候咱们天罚出手对付凌云霄,赫连家族于是就借咱们的手除掉他,不费一兵一卒。事后,他们就立刻让沙昊接掌凌云霄的一切。只是,他们没有料到咱们天罚的动作这么快,占据了东北如今大半的江山。”叶峥嵘说道。

    秦彦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想不到赫连家族的城府竟然如此之深,原来毁灭欧阳家族的真正黑手是赫连家族。东北的一切风风雨雨,也都是赫连家族一手弄出来的。如此说来,这个赫连家族倒是不得不妨。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既然你了解的这么透彻,那我也就不再过多的追问什么,这件事情就由你决定就好,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去做,我都会支持你。还有,你帮我留意一个人,看看他是不是也到了龙城。”

    “谁?”叶峥嵘问道。

    “赫连彦光。”秦彦说道。

    “赫连彦光?赫连家族的人?”叶峥嵘愣了一下,问道。

    “确切的说,应该不算。”秦彦将赫连彦光的身份简单的说了一遍,接着说道:“在燕京和滨海的时候,似乎都有赫连家族的人想要杀他,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想要弄清楚。所以,他应该也会来龙城。有他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叶峥嵘点头应了一声。

    顿了顿,叶峥嵘依旧担心的说道:“老大,这次那些毒贩不会罢休的,他们为了拿到方程式,一定会前仆后继,我们也不可能把他们全部给杀了。你也不可能一直留在这边吧?我觉得还是找其他人保护她比较好,你是天门的门主,应该以大局为重。”

    “我知道,可是,这是老家伙的意思,我也不得不听。而且,端木明皓和天谴的关系你也知道,我也想弄清楚天谴的人是不是也搅合在其中。还有,我也想到办法到时候怎么转移那些毒贩的视线,暂时就先这样吧。我有分寸。”秦彦说道。

    叶峥嵘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再多说。既然秦彦已经有了主意,他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协助他。

    “老大,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通知我。”叶峥嵘起身道了声别,转身离去。

    “想知道什么就下来看呗,干嘛鬼鬼祟祟的。”看到叶峥嵘离去以后,秦彦朝楼上瞥了一眼,说道。

    端木婕妤一直都在留意客厅的动静,虽然没有听清楚秦彦和叶峥嵘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却还是从这些事情上看出秦彦的身份似乎很神秘。

    “你到底是什么人?刚才那个人又是谁?”端木婕妤从楼上走了下来,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不会伤害你就行。”秦彦淡淡的说道。

    “你对我的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可我对你却一无所知,这似乎有点不公平吧?”端木婕妤不满的说道。

    “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未必是好事。既然我是你爷爷请来的,那就说明你爷爷相信我,难道你不相信你爷爷?”秦彦说道。

    端木婕妤一愣,有些哑口无言。

    “虽然你不愿意说,但是我知道你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按道理来说,你不可能会抛下其他的事务来做我的保镖保护我。老实说,你答应我爷爷保护我,不仅仅只是因为我爷爷和你的关系吧?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端木婕妤说道。

    秦彦暗暗咂舌,这丫头还真是聪明的很,什么事情只要稍微的露出一点点的眉目,她都可以猜出许多。看来,以后有必要少让她知道一些。

    “不错,是还有其他的原因。不过,这跟保护你并不冲突,而且,我也不会伤害你。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如果你觉得我会对你不利的话,你可以让我走,我很乐意。”秦彦说道。

    端木婕妤愣了愣,撇了撇嘴,说道:“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你是我爷爷请来的,我哪里敢赶你走?当初赶你走的时候你死皮赖脸的不走,现在明知道我不敢,却故意这么气我。哼!”

    丢下一句话,端木婕妤转身上楼。只是,这话似乎有些口是心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