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从怀中掏出一叠资料递了过去。

    比利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拿起资料扫过。顿时,整个人怔在当场,惊愕的问道:“你……,你怎么有这些?”

    “想查你的资料又有什么难的?真是没想到啊,堂堂的中情局探员竟然跟毒贩勾结,贩卖毒品,资助中东的反政府武装。你说,如果把这些资料全部给媒体曝光的话会怎么样?一定会有很多媒体感兴趣。到时候你们政府还会支持你吗?我想,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除掉你,以维护自己的形象吧?”秦彦说道。

    比利眉头紧蹙,深知秦彦的话不假。的确,一旦这些资料曝光,自己只有死路一条。深深的吸了口气,比利问道:“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我要你马上离开龙城,而且,我不希望再有任何欧美那边的毒贩过来抢夺方程式。”秦彦说道。

    “这不可能。我只能答应你我放弃,可是,那边那么多的毒贩,我无法控制他们的决定。”比利说道。

    “这个我可管不着,而且,我也相信你有办法搞定那些人。如果我再见到那边有人过来抢夺方程式的话,对不起,这份资料马上就会曝光。到时候国际上都能看到,会有什么后果我想不用我多说吧?”秦彦说道。

    “你这摆明了就是威胁我了。”比利说道。

    “就是威胁你。”秦彦说道,“其实要杀你,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没有这么做,就是不想多一个麻烦。话,我已经说了,该怎么选择你自己决定。”

    眉头深锁,比利沉吟片刻,说道:“就算你阻止了我,还会有其他人盯着方程式。远的不说,就说俄国那边的黑手党,对方程式也是志在必得。你能阻止多少个?不如这样,我们合作,你把方程式交给我,咱们一起合作赚钱。我担保,一年之内你就可以赚取超过一百个亿。你做保镖,一年能有多少钱?那么危险,随时都可能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又何必呢?”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看来你对我了解的太少。钱对我来说不过只是个数字而已,没有多少的吸引力。所以,你也别想用钱来打动我。”

    比利愣了一下,说道:“看来我的确是小看你了你,你不是一个保镖那么简单。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如果我想要你的命,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秦彦淡淡的说道。然而,这轻描淡写的话语对比利所造成的冲击要远远的比冷酷的话语还要强烈。

    “下山虎跟我说,当初凌云霄被杀的时候你也刚好在龙城。可据我所知,当时除掉凌云霄的是华夏一个叫天罚的组织。你是天罚的首领?”比利问道。

    “你不用问我,我不会告诉你。你也别想着去查我,因为你根本就查不到。而且,如果让我知道你查我的话,对不起,我不介意送你上路。”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怎么决定?”

    苦笑一声,比利说道:“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放心,我明天就离开华夏。我也会尽量去摆平欧美那边的毒贩,让他们放弃抢夺方程式。可是,俄国黑手党那边,我可摆平不了。”

    “没关系,那边我来解决。”秦彦说道。

    怔怔的看着秦彦,比利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华夏真是藏龙卧虎之地,想不到我这次竟然会输的这么惨。也好,希望我们将来会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我也希望是这样。如果有一天我到美国去的话,还要你多多的照顾呢。”秦彦说道。

    “你来,我一定招待。”比利的话有些话中有话。不过,秦彦也未深究,他们即使不是敌人,那也绝对不会是朋友。

    “好了,我也该走了。明天我就不去送你的飞机了,一路顺风。”秦彦起身,道了声别,转身离开。

    搞定了比利的事情,秦彦的心里也松了口气。从比利的表情和语气中,秦彦可以看出他的“诚意”。虽然他可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迫于这样的压力,他不得不答应。这不仅仅只是关乎到他性命的事情,而且,还事关美国的国际形象,还有他的权利和地位。

    而且,一旦资料外泄,到时候那些高层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恐怕要的不仅仅是他的命,连他一家大小的性命也不会放过。他在这行干了这么久,深知这其中的危险和规则。

    下楼,秦彦驱车驶出小区。

    一个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秦彦不禁一愣,“赫连彦光?”

    很明显,赫连彦光是在跟踪什么人。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他。

    当下,秦彦没有任何的迟疑,驱车紧跟其后。

    在拐过一条街道之后,赫连彦光尾随一名男子进了小区。

    停好车,秦彦也紧跟着上楼。

    五楼,那名年轻男子刚刚打开门,忽然间,赫连彦光冲了过去。一脚将男子踹进屋内,自己随后进去。

    秦彦也紧跟而入!大门,“砰”的一声关上。

    看到秦彦,赫连彦光不由的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他怎么会在这里。不过,此时也没问太多,一双如刀般的眼神紧紧的盯着那名年轻男子。

    “你……,你是什么人?”年轻男子惊恐的问道。

    “告诉我,赫连家在什么地方?”赫连彦光问道。

    “什……,什么赫连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年轻男子颤颤巍巍的说道。

    “你当真不说?”赫连彦光栖身而上,顺手抓起桌上的水果刀抵在他的咽喉处。冰凉的刀刃接触到皮肤,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