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将赫连彦光送回端木婕妤的别墅,交代几句之后,秦彦驱车赶回华夏集团。

    刚到公司的楼下,端木婕妤恰好从公司出来。

    “去叶家私房菜!”端木婕妤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准备下班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你不知道自己现在多危险吗?”秦彦有些埋怨的说道。

    “爷爷在饭店等我,说是有事情。我想,也就路上这段时间,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所以就没打电话给你。”端木婕妤说道。

    “以后不允许这样。我答应了你爷爷保护你,万一你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怎么跟你爷爷交代?”秦彦语气严厉,有些斥责的味道。然而,端木婕妤却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因此反呛回去。看得出,端木婕妤对秦彦的观感好了许多。

    “干嘛不在家里吃饭要去饭店?你爷爷有没有说是什么事情?”顿了顿,秦彦好奇的问道。

    “没有。不过,听爷爷的语气好像失去很严重。”端木婕妤说道。

    秦彦愣了愣,想起今天在公司门口碰到端木明皓时他说的那番话,可能是跟这件事情有关吧。

    “你不是说你不会开车吗?”端木婕妤挖苦道。

    “没有啊,我什么时候说了?我是说我没有驾照。其实开车能有多难啊,自动挡,只要会踩刹车和油门不就行了。不过,一会要是被交警抓到的话,你可要负责帮我搞定,我可不想因为无证驾驶而去看守所待几天。”秦彦狡辩道。

    “狡辩!”端木婕妤剜了他一眼。

    叶家私房菜在龙城挺出名,有不少家分店,所有的选料都是精挑细选,还有不少的山珍野味。

    端木明皓选择的地方距离市区稍微偏远一些,虽然偏僻些,不过,风景很好。当秦彦和端木婕妤赶到时,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车,饭店内宾客盈门,可见生意之火爆。能将饭店开到这样的程度,想不赚钱都难。

    二人来到三楼的包厢,推门进去。

    屋内,端木明皓正跟一个老者聊的十分投入。听到开门声,两人停止讨论。端木明皓连忙的起身,“来了?快快,坐!”

    秦彦看到老者时,不由的愣了一下,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来介绍。这位是龙王龙先生。龙老,这位就是我孙女端木婕妤,这位是我一位至交的爱徒秦彦。”端木明皓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龙先生!”端木婕妤起身行礼,问了声好。

    “嗯!”龙王微微点头,目光转向秦彦,“好久不见。”

    “也没多久,两三个月而已。”秦彦淡淡的说道。

    端木明皓愣了愣,诧异的说道:“你们认识?”

    “认识。去年秦先生来东北的时候我们见过,也算是旧识了。”龙王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端木婕妤诧异的看了秦彦一眼,想不到连赫赫有名的龙王也认识秦彦,而且,言语之中颇为尊敬,这不得不让端木婕妤越发的好奇秦彦的身份。

    “既然大家都认识,那就更好了。”端木明皓说道,“人都到齐了,咱们开动吧。龙老,要不要喝两杯?”

    “不用了,最近事情多,一会回去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而且,中央有明文规定,工作期间不能饮酒。喝茶吧,喝茶也一样。”龙王说道。

    “行,那就听您老的。”端木明皓说道。

    闲话家常,说的多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龙王放下筷子,缓缓的抿了口茶,说道:“端木,咱们也算是旧识了,认识也有十几年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能帮忙的我一定帮忙。”

    “龙老既然说了,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这次约龙老来,的确是有些事情想让龙老帮忙。相信龙老也听说过最近龙城发生的一些事情吧?”端木明皓说道。

    龙王愣了愣,说道:“你是说孙侄女研究的那个治疗癌症的方程式?嗯,我的确收到风声,有很多国际毒贩到了龙城,准备夺取那个方程式。可惜我们掌握的资料有限,没办法将他们一网打尽。而且,恐怕阻止一批,又会有另一批过来。”

    顿了顿,龙王又接着说道:“你是希望我派人保护孙侄女吗?这个我可以安排,挑选最精英的队伍保护孙侄女,确保她的安全。”

    “这个就不麻烦你了。秦先生特意赶来龙城保护婕妤,有他在,我也放心。不过,这始终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那些毒贩是不可能会善罢甘休的,而且,据我所知,赫连家族也牵扯到其中。这也使得事情变得更加麻烦。”端木明皓说道。

    “我说呢,秦彦怎么到了龙城,还跟你们在一起,原来他是你请来保护孙侄女的啊。有他在,你放心,保证孙侄女不会有任何的损伤。”龙王说道。

    “你还真看得起我啊。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我也没办法照顾的那么全面啊。”秦彦说道。最关键的是,秦彦不可能永远的守在端木婕妤身边,而且,这样始终也是非常的被动。

    深深的吸了口气,龙王问道:“说吧,你要我怎么做?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开口我一定帮忙的。”

    “我是想把方程式交给国家,让国家生产出售。这样的话,那些毒贩也就会打消这个念头了。”端木明皓说道。

    的确,就算那些毒贩的势力再大,那也不敢跟华夏政府叫板,那无疑等于是自寻死路。

    “爷爷……!”

    端木婕妤愣了一下,正想说话的时候,却被端木明皓挥手打断。“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的目的不就是想生产出新药,造福更多地癌症患者嘛。把方程式交给国家去生产,也一样可以。”

    “端木,你知道新药一旦问世的话会有多大的利润,你这样会损失很多。”龙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