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说你摆平了欧美那边的人,真的假的?”端木明皓惊愕的问道。

    “掌握了一点他们的资料,他们不得不答应。我想,他们在龙城的接头人一直都是下山虎,我想,那边的麻烦应该可以暂时的除掉。”秦彦说道。

    虽然秦彦没有说的很清楚,也没详细的说明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但是,端木明皓觉得他一定是费力费神,心中更是感激不尽。

    “少了欧美那边的威胁的确会轻松许多,但是,俄国黑手党和赫连家族的人也不容易应付。你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妙。”端木明皓说道,“万一你有什么事情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跟墨老先生交代。”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我也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成对手。如果连这些人我都搞不定,我也就不用坐这个位置了。”

    端木明皓愣了愣,说道:“那倒是。在天……。总之,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端木明皓话说到一半,嘎然而止,连忙的岔开。秦彦的身份特殊,端木明皓也不清楚龙王是否知晓,而且,还有端木婕妤在旁,他也实在是不方便透露。只是,他这样的态度也越发让端木婕妤好奇,心中暗暗的想着,等有机会一定要找爷爷问清楚。

    话既然都已经说清楚,饭也吃完,大家也都分手各自回家。

    一路上,端木婕妤紧锁着眉头,一言不发,似乎有着很重的心事。

    “怎么了?在想什么?”秦彦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问道。

    “我在想,我钻研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研制出的治疗癌症的新药,到底是好是坏?”端木婕妤悠悠的说道。

    秦彦愣了愣,淡淡一笑,说道:“傻丫头,当然是好啊。你难道不知道你的新药一旦问世,会给多少人带来福荫吗?”

    “可是,新药的方程式也同样会是祸害无数人的根本。”端木婕妤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就好像你新药中的斑蝥素一样,你说它到底是好还是坏?它可以用来救人,却也同样可以杀人。任何东西的好坏,不在于它的本质,还在于用它的人的目的。说实话,你的胸襟很让我佩服,有多少商人能够放下利益?”秦彦说道。

    “我本来就不是商人,我只是一名医者。我学医,就是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医术救更多地人,而不是为了赚钱。”端木婕妤说道。

    “那不就行了?只要自己无愧于心,又何必在意其他呢?你放心,我答应你的条件我一定会做到。”秦彦劝慰道。

    “嗯!”端木婕妤应了一声,转头看向窗外,不再言语。

    人,难免有想岔的时候,秦彦相信端木婕妤可以想通。

    回到家!

    推开门便看见赫连彦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呆呆的看着面前关着的电视,若有所思。看他的样子,似乎这样坐了很久。

    听到开门的声响,赫连彦光方才回过神,连忙的起身站了起来。

    端木婕妤愣了愣,转头看着秦彦,问道:“他是……?”

    “我朋友,赫连彦光。他现在有点麻烦,所以我让他暂时住在这里。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不好意思。”秦彦歉意的笑了笑。

    “哦。”端木婕妤淡淡的应了一声,没再多说,举步上楼。

    看得出,端木婕妤的表情不悦,不过,她是一个比较善于控制情绪的人,没有因此而发怒。本来,她就习惯一个人住,否则也不会搬到这里,而不是跟端木家的人住在一起。秦彦的忽然闯入,已经让她有些不太习惯,如今又多了一个赫连彦光,她的确很难可以欣然接受。

    “我看我还是走吧。”赫连彦光显然看出端木婕妤的不悦,说道。

    “不用。她没什么意思,就是不习惯而已,你也别想太多,安心在这里住着。”秦彦微微笑了笑,说道。

    拉着赫连彦光坐下后,秦彦问道:“怎么样?伤势完全好了吧?”

    “好了。还要多谢你,不是你的话,恐怕我已经死了。”赫连彦光感激道。

    “兄弟之间何必说这些呢,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秦彦微微笑着。顿了顿,秦彦说道:“我很好奇,为什么赫连家族的人要杀你呢?按理说,你母亲也是赫连家族的人,他们怎么也不应该杀你啊。”

    “可你别忘了,我不是我母亲的亲生儿子。想必,赫连家族的人是不希望赫连家族的武功外传吧。”赫连彦光说道。

    “没道理。你母亲是临死前才说出这个秘密,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赫连家族的人不可能知道。他们没有理由会因为这个原因要杀你,我想,肯定是有其他原因。”秦彦紧蹙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我也想找他们的人问清楚。”赫连彦光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如果连他们为什么要杀我是因为什么原因都不知道的话,万一我真的死了,岂不是死的冤枉?可是,赫连家族太神秘,我到龙城这么久,明察暗访,好不容易锁定了一个赫连家族的人,可是,却被他自杀死了。”

    想到这里,赫连彦光就有些愤愤然。

    “赫连家族在江湖上一直都很神秘,近百年没出江湖。不过,最近他们开始在江湖上有所动作,看来也是按耐不住了。你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让人调查赫连家的消息。而且,我现在也有办法引他们出来。一有消息,我就立刻通知你。”秦彦说道。

    “好!”赫连彦光应了一声。

    “只是,如果真的碰到赫连家族的人,你怎么做?毕竟,他们也算是你的家人。”秦彦问道。

    赫连彦光愣了愣,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如果他们想杀我的话,我也绝对不会留情。纵然他们是我母亲的兄弟姐妹,也一样。”

    “也许,事情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现在说什么都没用,都是我们的猜测,等见到赫连家族的人就明白了。你也别想太多,好好休息,安心等我的消息。”秦彦劝慰道。